第 28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睁开双眼,眼皮还是沉甸甸的,翻了个身,才忽的记起来哪里仿佛不太对,登时坐了起来。

    这几日原就没来得及好生休养,又连着放了三日血,兼之昨夜里也没能好好睡上一觉,绕是铁打的身子,也不能任着折腾。

    是以我这猛一起身,便有了几分眩晕感。我往后靠了靠,扫了一眼四周。该是真没睡醒,昏昏沉沉地瞧见前头有个人影,在案前立着,背对着我,身姿挺拔,手中执着笔,不知在写画什么。

    这身影与大战前那一日清早重叠在一处,像是我做了好长一场梦,梦里黄沙埋骨,风卷旌旗动。

    我脱口而出,唤了一声“贺盛”。

    前头一声脆响,那人侧过脸来,一双桃花眸里没什么情绪,淡淡瞥了我一眼,将手上断作两截的笔随意搁下,“你这笔不太结实,稍一用力便断了。”

    我讪讪笑了一下,应和道:“天冷,笔杆脆一点也是寻常。”

    一见着太子我清醒不少,想起来昨夜里的种种,诧异了片刻缘何我是在榻上的,这诧异又迅速被对他缘何这般冷淡的诧异冲淡下去。

    我向来被誉为心大的没边儿,之所以能觉出他冷淡来,也着实是因着…他前后反差未免太大了些。

    这个昨夜还一遍又一遍唤着我名字叫我别走的人,今早眉眼便冷的能结出冰霜来,都道是桃花眼温柔多情,到了他这儿却生生多了两分戾气。

    果真,像我小时候做噩梦大哥安慰我的一般,梦都是反的。

    我头还晕着,他既摆出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我也懒得费心凑上去。坐了这一阵子,这时才觉着浑身冰凉,便将被子往上扯了扯,把手缩了进去。

    他换了笔来,将案上那纸添了最后几笔,折起来,走到我近前,“你拿这方子叫人去城里抓几副药回来,其中几味营中该是没有的。”

    我挑挑眉,颇有几分好奇,“殿下还通医术?”

    他敛着眉目,声音仍旧带着清冷气,“不通。小时候落过水,身上染了寒气,喝这方子还算有几分成效,喝多了便记下来了。”说着将药方递到了我眼前,“北疆本就极寒,你深夜清早手脚俱是冰凉,再拖下去,要落下病根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竟是想叫我喝药,立刻将手缩得更往里一些,飞快摇了摇头,“不要。”

    他将手往回收了一半,笑得有几分勉强,“也罢。孤还是直接给贺盛,叫他看着你喝的好。”

    我颇错愕地寻思着这同贺盛有什么干系,手倒是快了一步,把那方子抢了过来,“不必不必,我自个儿喝就成,他忙得很,这点小事还是不劳他费心了。”

    这话听着冠冕堂皇的,实则是想着我若自个儿喝,还能偷工减料一番,若真叫贺盛天天看着,他已清楚我是个什么德行,想蒙混过关还得费一番气力。

    太子空着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极轻极轻地笑了一声,“你倒是真为他着想。”不知怎的我听出了些嘲讽的意味。他将那手慢慢收回袖中,而后转身而去,掀开帘子那一刹,冷风灌进来,冻得我一哆嗦。

    他像是回头看了一眼,但只一瞬,帘子便被放了下来,将他同寒风一起隔绝在了外头。

    我下了榻,将规规整整放在近旁的靴子穿上。穿完了才想起来,自己素来都是将靴子往外一蹬便了事,晨起时满地找着靴子来穿,何时有脱靴好好放着的习惯了?

    再者...我昨夜里缩在那板凳上睡过去的时候,该是穿着靴子的才对。想起那双修长有力指节分明,且迟早有一日要接过传国玉玺来的手,不免有几分后怕夭寿。

    甫一下榻不免有几分冷意,我披了件外裳,往案边走了两步,冷意却更重了些。我回过头,仔细数了数榻下的炭盆。

    足足四个。不知道的还当是在摆阴阳八卦阵。

    我咋咋舌,这铺张浪费的手笔,一看便是出自太子之手。我营帐中向来至多只放三盆炭的,分置在榻边案旁――还是在顶顶隆冬的时候――既是在北疆,又是军伍之中,哪有那么多享受可言?何况如今临近开春,炭该是短了的。

    只是看在他将这些全然放在我身边的份上,还是十分良心地没打算告发他。

    至于药方...我自然是要束之高阁,好生保存起来的。

    往后几日太子殿下便再没在我眼前出现过,贺盛仍是常来逛一圈的,自这一战后,贺将军对自己这个儿子十分欣慰,大事小事扔给他一堆,也不知他是怎能在百忙之中还得此闲暇的。

    北疆的天气比太子的脸色还善变一些,不过区区几日,便是春回大地,连胡杨树都抽出了新绿来。

    开始有人奉命往我帐中送药来,还贴心地备了蜜饯,每日辰时一碗,来人看着我喝了,将空碗收了才会告退,一连七日皆是如此。

    论如何在旁人眼皮子底下耍赖不喝药的伎俩,我是熟能生巧,可每每看着那碗药汁,我便想起那日清晨他的背影,孤寂得很,堵在我心头梗得慌,不由得就含着蜜饯,乖觉喝空了。

    第七日贺盛过来的时候,捎了一封书信来。字迹清丽,有几分簪花小楷婉然若树,穆若清风的意味,却又多了三分洒脱恣意――这般变着法儿夸赞的话自然不能是我嘴里出的来的,是大哥一次无意见了贺家姊姊与我通的书信,感慨而道的。

    贺盛将信展开来,笑着说道:“好容易从她手上盼了一封家书来,拆的时候欢喜得很,比往常的足足多了两倍,还以为是她终于也会心疼心疼兄长了。”他在信纸上比划了一下,“没成想,统共只得了前三行字。剩下这些,全是写给你的。”

    我接过来细细读了一遍,无非是问道近况如何,伤势打不打紧,又嘱咐我佩上那平安符云云。可贺家姊姊文采斐然,即便是家长里短的嘘寒问暖,也能写出风花雪月的漂亮来。

    我从衣襟里将那平安符掏出来,眉眼弯了弯。自打回了北疆,每日里我都是贴身带着的。护国寺的东西果真还是灵验,小小一枚祝祷平安的符咒,自我佩上后,连梦魇都几近没了。

    贺盛轻轻叹了一口气,“当日她求这符,在护国寺足足抄了七七四十九本心经,住持才肯亲手批下,而后又祝祷了七日,方才回府。我这妹妹素日里对谁皆是淡淡的,可见你们是果真投缘。”

    我揶揄地看了他一眼,将那朱红色绣工精致的平安符在他眼前晃了一圈,“我看你是嫉妒了罢?”

    他瞥我一眼,挑挑眉,“我嫉妒这个作甚?”,他顿了顿,眉眼垂了下去,没再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他这话听着像是肺腑之言,我暗自理了理他的逻辑。兴许是我同贺家姊姊交好,又认作了姊姊,姊姊对我好,我也合该是要对她好的,而贺盛是她一向敬重的兄长,我自然也是要对贺盛好一些的。

    我哑然片刻,照这么说,贺盛这厮,也能算作我兄长?

    贺盛许是瞧着我面色怪异,不由扶了扶额,问了一声“你又在想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十分实诚地同他道:“我在想我们俩的辈分该怎么排。”这话一出口,又觉着傻气得很,他本就比我年长两岁,这番逻辑推演下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我没大没小惯了,一时疏忽。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我一眼,闷不做声地一连喝了三盏茶。我观他神色,想着他果然是觉着我这话傻气。

    我忙挑起另一个话题,从冬去春来一路说到了太子身上。

    我随口问道太子殿下最近是不是冗事缠身,已有近半月没见着他人影了。

    贺盛的脸色也跟着冬去春来,有遮不住的愉悦,附和了一句:“太子殿下初来北疆,诸多事务要交由他裁定过目,必然更费心神些。”

    我了然地点点头,想着他这般愉悦,怕是盼着如此太子殿下便可早日挑起北疆的重任,日后往一代明君的路上走得更深远些。

    待到贺盛不得不回去处理军务之时,我已给自己找了个堪称完美的由头。

    太子殿下如此日夜操劳,为的是北疆的百姓,我身为秦家人,北疆素来是责任的一部分,四舍五入,也便是为了我。

    是以送走了贺盛后,我便一路朝他营帐去了。

    我在门口踟蹰了一阵子,可也没踟蹰多久,缘由是有亲卫端着一瓦罐东西走了过来,见着我后脚步一顿,便想见礼。我忙拦住了他,将他手里东西接过来,打起了帘子,走了进去。

    太子殿下果然正伏案处理着什么,听得有人进来,眼都没抬,吩咐了一句“放在这儿罢。”

    我停下步子,委实没能理解他的“这儿”是在哪儿。

    他抬头望过来,神色有一瞬的怔愣,而后嘴角微微扬起,“你怎的过来了?”

    我掂量了掂量手中那瓦罐,不重,索性就先放在手上,“无甚,就是想着来问问殿下,我那药什么时候能停?”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0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