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自那日以后,父兄对我愈发严苛起来,每日里天不亮便要起,辰时前要将最基础的一十二套枪法皆练一遍,用过了早膳还需得去到大哥帐里,他处理他的军务,我被扣住读书。晌午小憩半个时辰,而后便是骑射之类,再接着练枪,父亲倘若得空还会亲自来指点一番。

    我在北疆还从未过得如此充实,夜里早早一沾着榻便能睡死过去,以至贺盛都常常寻不着我人影,何况太子。

    我原先是在主帐里头读书的,无他,父兄深知我这赖皮性子,得按在眼皮子底下了才放心。可太子殿下日日都去主帐,每回都仿佛是正的不得了的大事,实则每回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像晨昏定省似的。小半个月后,父亲不胜其烦,将我同分出来的军务一同扔给了大哥,叫他在自己帐中不必去主帐了。

    而后太子殿下去主帐的次数便少了,问起来,他便是一副诚恳好学的模样,说是如今诸多事务已然上手了,也就不必叨扰。只是路上还常常遇见,便能一起走一段。时辰巧得很,我甚至都有几分怀疑他是刻意等着的,一日没按捺住,问出了口,他淡淡回了一句:“你每回都是这个时辰,孤也只是恰好这个时辰打这里过。”

    可我分明是每回都不准点儿的,练武这桩事,说不来就是起了兴致,多耽搁一会儿。倒不至他也恰恰耽搁在了这日上罢?只是记起了新近读的“置身事外,且旁观之,勿道其所以”,说白了即为看破不说破,便就不多言语。

    北疆的春夏里是安稳的,这时节上牧草肥沃,正是契丹养精蓄锐的时候,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是残留的能喘口气的间隙。新征的兵陆续入了营排了号,年轻新鲜因而带了些横冲直撞,像是往一锅焖熟了的豆子里头倒了水嫩的新豆,一碰着油,底下又烧着火,便噼啪噼啪地炸开来。

    我是很欢喜这个时候的,朝廷不欲重兵役,是以大批大批进新兵的举动不常见。他们初来之时是盼着建功立业的,是一片一片连起来的朝气,像旭日初升;过上些时日,便冷了下来,带着午夜里长长的叹息,是撒一地霜的羌管悠悠。

    可我也不欢喜这个时候。军营里的人多了,往往意味着战乱也就近了,这些鲜活便有许多永远委顿在这儿,委顿的多了,人又少下去,又能安稳上一阵。

    这委实是自相矛盾着,只要北疆一日不平,便矛盾一日。

    待那些蹦蹦QQ的豆子也成了一锅,萧瑟的秋风已席卷塞上。贺盛捎给我的贺家姊姊的信里头问道今岁何时回上京,我心下想着怕是不那么容易回得去,提笔却写道年节便回,又附了我前些日子亲摘了又晒干的珍珠梅的花儿,是上京没有的。

    贺盛说我瞧着一日比一日沉稳了,我心里头是不以为然的。分明是被安排了个满当,哪来的空折腾?

    秋风起兮云飞扬,我将将读到这一句,外头还是个万里无云的天,父兄便陡然再度披了战甲。所幸每每十天半月便告一段落,虽是谁也没能讨着好,也并不僵持。太子同贺盛也忙着,一时之间只剩了我一个闲人。

    契丹的王廷这关节上生变――倒也不是什么大变,不过是几个王子间明争暗斗得愈加猖狂,阴招都使了上来,耶律战被下了药,在阎王殿门口遛了一圈,又自个儿遛了回去。我是很想助他一脚,将他径直踢进去的,可惜脚伸不了这般长。

    契丹王震怒,差点儿亲手宰了自己几个儿子。依我之见,这震怒实则多半是耶律战倒下后契丹军队也跟着兵败如山倒,一连失了数城的缘故。

    战线不断前移,守着玉阳关已不算上策,父兄同贺家一商议,便将军队也往前移了好大一截。

    而后耶律战便休养了个差不多,再度活跃起来,才止住溃势。他用兵邪气得很,父兄他们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妄动,一时之间便僵持起来。

    只是他们明明记得这个前车之鉴,却总总忘了另一个前车之鉴――有什么看得重的物什也好人也罢,还是带在身边最为妥帖,留在妥帖的地方,保不准要出岔子的,并不见得妥帖。

    我被留在襄城之时,便心下不安,原以为是自个儿多虑了,此襄城非彼襄城,犄角旮旯里一块儿小地方,能发展到如今,全然是凭着城中一方浅湾,稍微有点抱负的将领,都不会多看此处一眼。

    攻下来的时候十分容易,大军离着还有三里地,胡人便撤了出去,想来是不愿浪费兵力,城中百姓欢天喜地地开了城门来迎,一张张淳朴的脸上的喜悦浓的要堆起褶子来。不费一兵一卒,便叫人有了十分的成就感。

    父兄该是就看中了这点,才将我留在此处。面对我的不安,二哥言之凿凿,说当日留我在玉阳关时是疏忽了,那是什么地方,兵家必争之地,这儿又是什么地方,消息封锁起来都轻易得很,没人能知晓我在这儿。而契丹此时当务之急是前头那几个大城池,若是绕过了前头驻扎的大军,来攻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地儿,只能是头被马踢了。

    我愤愤握着拳,问他怎不径直将我送回上京去,更是稳妥。谁料他竟是一脸“此事我们早已商议过了”的表情,很是苦恼地说:“本是有这个打算,可你一向抵触得很,这关头也不放心你回京路上又能折腾些什么。”我便只能噤了声。

    原以为玉阳关一役,父亲能放心我些,没成想是恰恰相反,叫他顾忌更多了。足以见得,当日母亲那番话,还是说到他心里头去了。

    临走之时,二哥叫我附耳过去,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倘若真有什么不测,留给你的人也是足够,弃城往前头寻我们,莫要顾虑太多。”

    我若是要得到耶律战的生辰八字,定是要请大师好好算一算,看看他到底是头被踢了,还是我们二人天生相克,是不死不休的局。我自然是不能怪罪自家二哥这张嘴好的不灵坏的灵的。

    哨兵报给我说有大军倾轧而来之时,我心里头安静得很,不知是终有了大将的临危不惧之风范,还是担忧的好容易成了现实的尘埃落定之感。

    此处不是玉阳关,我自然没有死守的必要,当下便决意随二哥说的,弃城回头寻他们,若是时间赶得及,兴许还能包抄上来,亲手掂一掂耶律战的脑壳里究竟有多少水。

    千不该万不该,便是我在上马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耶律战素日里打赢了是怎么处理城郭的?”

    底下的人唯唯诺诺,只催着我还是快些走得好。我心下霎时清明起来。依那人的邪性,怕是躲不过屠城。

    想起来那日里百姓大开城门迎我军入城之时脸上堆的褶子,我便走不动了。咬了咬牙,仗着此处的地形我已烂熟于心,又掐算了时辰,将百姓疏散开,该是来得及的。

    那时候我没读过东郭先生的故事,这便告诫我们,读书少还是要吃亏的。

    我掐的时辰是没错,只是耶律战带了轻骑兵,早脱开了大军,先一步入了城。

    此番他目的性如此明显,若我再瞧不出端倪,便真是傻的了。此时百姓尚未疏散完,可也全然没了疏散的必要。他既能得了如此准确的消息,堵我个正着,自然不会是二哥的安排出了纰漏。我扫了一眼那些没来得及出城的百姓,面上的惊慌不似作伪。可也有几个,微微弓下了身子,不着痕迹地站好了位置。

    我叹了一口气,想的是好在真救下了一批我大梁的子民,也算是不枉此行。

    他一人一马一戟率先踱了过来,不慌不忙。

    我握着红缨枪的手紧了紧,眯起眼打量了他一眼。他费这番心思,布下这样一个局,却偏偏算无遗漏,将人心拿捏的极好。

    他也打量着我,末了笑了一声,中原话很是娴熟,“阁下还欠了我一条命。”

    他指的是卢伯。当日那箭,分明是想要我的命,只是卢伯舍身替我挡了下来。他竟还说是我欠了他一命?

    分明知道他是存心激我,可这话正戳中我痛点,心头邪火燎原而起,“那便拿你的命来还。”话音刚落,我策马横枪忽的发难,冲上前去。

    两边的人见了这架势,也纷纷开打。武将不成文的规矩,我同他是单挑,旁人不得插手。我平生未将秦家枪使得如此之快,招招都是直逼命门,一击不中势都不收,径直借势再攻。一时之间他亦招架不住,只守不攻,暂避锋芒。只是这般打法,要的便是以快制胜,倘若不能制胜,速度逐渐缓下来,便是走投无路了。

    我们缠斗了一阵,他左脸上叫我划了一道,极浅,只一道红线,身上也有了些狼狈。可我不久便后继无力,他察觉出,改守为攻,最后一击将我生生掼下了马,红缨枪远远飞了出去,“当啷”一声。

    我甫一抬头,长戟便抵着我喉咙,他咳嗽了好一阵,像是身子仍不大好,手却抖都没抖。

    我闭了闭眼,一手抓住长戟,往自己这边狠狠一送。他似是一惊,使了十分力往后抽,我没能得逞,只留了一手的血。

    他咳得更厉害了些,跃下马,手上倒是毫不含糊,一掌朝我劈过来,我眼前一黑,失了知觉。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12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