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耶律战心下清楚这非是对他有利的时机,是以并不恋战,将将一交手便开始规模撤退,且退的声势浩大。父兄他们一合计,还是追不得,生怕这人剑走偏锋成性,最终落个玉石俱焚的下场。

    贺盛的少年意气又犯,说什么也要出一口恶气,伙同我带了贺家一千精兵自两翼追上,我心头血一热,便应下了。

    大致是人背到了极点就能柳暗花明,此番比我们预想的还顺利许多,我方损失极小,却歼灭契丹一千五百余人。耶律战自然是在靠后头的大军里,无力管辖队伍末尾这些,又疑虑着怕是有诈,待反应过来当真只有一千人,且是贺盛同我领着的时候,再出兵已来不及了――我们将打完就跑的理念贯彻了个彻底,彼时早已撤了回去。

    这番打法实是同贺盛年幼时那一出如出一辙,回去的路上我上上下下打量他好几回,原以为他如今沉稳持重了不少,同年少时那个嚣张着意气风发的模样相差甚远,没成想,骨子里到底还是同一个人。

    那天的斜阳将影子拉的好长,我同他走在前头,后面远远跟着打了胜仗的骑兵队,大漠沙如雪,枪身上的血痕被擦了个大概,只有些黯然旧迹,昭示着曾悄然流逝的一切。我随手握着枪,小红马慢慢踱着步子,枪尖拖在沙地上,留下一道长痕――那痕迹留不久的,沙子很快就能将它抹去。

    那一轮圆日被沙子埋了半截身子,我面朝着它惬意地闭了闭眼睛,招呼了贺盛一声,“打个赌,我们还能一同看到这样的落日几回?”

    贺盛俯身摸了摸马的鬃毛,“一直。”

    我将马鞭在手上缠了两圈,笑了一声,“那你怕是要输了的。至多月余,这日头你便只能替我晒着了。”

    一时无言,唯有马蹄踏在沙上的细碎声响。他平静开口,“你想留下么?”

    我用缠着马鞭的手挡了挡太阳,看那红色的余晖勾勒出手掌的轮廓,“这世上这么多人事,又哪是想就能的?我一向不爱喝药,可每每病得重了,还是得一副一副的喝下去。只身挽狂澜,也需得狂澜奔我而来。如今我倒是有几分明白了。”

    他勒住马,“既然如此,两年前你又何必执意要来?”

    我往远处望了一眼,是上京的方向,山河万顷,大漠莽莽,似是望不得头。回过神来,语气轻快道:“那时候还没能想这么明白。只是觉着有什么东西,很在意,十分在意,一定得过来才成。”

    我眼前闪过那日耶律战手边的烫金信封,那样式我当真该是在哪里见过的,又补了一句,“现下反而觉着,有些事情,在上京没准儿更明白些。”

    我转头看他,笑开来,“狂澜不奔我而来,那我便奔它而去。”

    他驱马向前追上我,两匹马儿并驾行着,忽的说道:“若是你想留,那便留。”

    我看向他,他眼中亮起我不熟悉的光芒,像夏夜湖畔一大片萤火虫点点升腾而起。

    我慌忙移开视线,夹了夹马肚子,把身子错开来,适时打断了他或许要说出口的话――我虽不知他想说什么,可隐隐感觉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于是我随手拉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搪塞着,我说,“这儿沙可真多。”

    我没回头,自顾自往前走,贺盛一直跟在身后一步远的距离。夕阳几近沉了下去,沉默漫长的我以为他不会再接话,可他还是接了,“是,风也大。”

    风沙大,最易迷了眼。

    待我同他回了营中,便十分自觉地径直去寻了父兄。说来也不能全然赖我,又不是我自个儿想留在襄城的,可不管怎么说,事儿还是出在了我身上。是以我大跨步进了主帐,见父亲大哥二哥都在,一撩袍子,直直跪了下去。

    显然这一跪打乱了父亲原本准备的说辞。二哥暗搓搓地想来扶,只是见父亲没发话,也不好妄动。末了还是大哥先将错揽了大半在自个儿身上,走到我左前方,也跟着跪了下来,“是我所虑欠妥,才叫契丹钻了空子,让安北受了如此委屈。请父亲责罚。”

    父亲被一堵,不为别的,将我留在襄城之策分明是他先提的。只好亲手扶了我俩起来,而后沉沉开口道:“此事为父也实在对不住你,可安北,事到如今,北疆,”他顿了顿,“委实不适合你。”

    “军纪可肃,人心难清。其中利害关系,安北明白。”我垂着眉目道。这一仗得了大大小小数座城池,又逼得契丹本营挪了位置,不可谓赢得不彻底。可有些东西是再胜几回也遮不住的,诛人诛心,耶律战几封信送来,已然断送了我在北疆所有的可能。即便是父亲不顾军中反响,纵着我留下了,可军心未定,往后便先少了三分胜券。

    父亲想来是未曾料到我答应得如此干脆,怔了怔,而后笑着摸了摸我头顶,只是那笑容里头像是藏着几分苦涩的,“你能明白就好,委屈你了。”

    后来二哥同我讲,刚接到消息的时候,父亲内疚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还得顾着军中种种,一时添了白发。他压根没生我的气,只是生自己的气罢了。

    二哥还说,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住了太子殿下。以前没瞧出来,这位以后要登金銮殿的,活脱脱是尊杀神。他本是在别处的,接了消息当夜便发了总攻,本以为要打上几日的硬仗,愣是一夜便定了胜负。他走后,火光还烧了整整两日才灭下去。好容易劝住了,后来他要带死士潜入城中,同贺盛里应外合,秦贺两家自然皆是不允。其中凶险一眼便瞧得出,哪个敢叫储君犯这份险?结果这位殿下不仅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还冷笑一声,撂下一句,“孤要做什么,你们哪个拦得住?”

    我捏了捏眉心,这怎么听都不像是个贤良明理的未来君主该有的作为,反倒颇有几分暴君的影子。依我这颗忧国忧民的心来看,实在堪忧得很。

    二哥一口气说了许多,而后小心翼翼问我,这些日子当真没受什么委屈?我支着脑袋,仔细想了道:“委屈终归还是心里要委屈的,不过其实也没什么。”

    他便长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把我头发都揉乱了,“那便好那便好。二哥这不是看你性子一下转了个个儿,生怕你是受了刺激。”

    我没接话茬,他像是在想些什么,终于想完了,一脸愁苦地问道:“你不会是要在回京的路上折腾什么罢?所以就先应下来,好叫我们放松警惕?”

    我翻了个白眼,委实不想同他说下去了。“我还有什么好折腾的?折腾了能作甚?”

    不过军中还有诸多事务的尾巴要收拾,待一一了结,也是往常太平日子里该回上京过年节的日子了。经此一役,契丹伤了元气,一时半会掀不起风浪,而我军也不好再深入。是以皇上千里迢迢颁了旨下来,意思很直白,约莫就是该过年了,朕还是十分体贴下属的,贺将军和定远侯都离开上京这么久了,该回家过个年了是不是?顺带着帮朕把太子带回来,人之常情嘛,朕很是挂念他。

    班师回朝那一日,我原本想着要不要装一壶沙子带回上京做个念想,蹲在地上抓了一把又一把,看它从指缝倾泻下去的时候,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倒不是我嫌太蠢,而是觉着这些景色留在心间便是极好了,若是一昧偏执地想留点什么,反而失了最初那份惊心动魄。

    甫一回到上京,便是一场接一场的庆功宴,母亲一面听说了北疆的种种,既后怕,又庆幸我终是留了下来,一面立即着手开始对我进行大幅改造。我深深晓得挣扎是无用的,不如顺着她些,便破罐子破摔地跟着学了。

    贺家与府上联络实则并不热烈,即便是这两年间抬头不见低头见,回了上京也便消停下来了。依我看这倒是明智之举,倘若真同贺家联系密切起来,难免要惹人非议。不过如此一来便不常见贺盛,只是偶托贺家姊姊捎来只言片语。贺家姊姊是常来府上的――闺中姊妹们私交好一些,是牵连不上府上的。

    太子要养伤,要上朝,要议事,还是隔三差五找着由头同大哥商议什么,至于到底是什么,我观察了一段日子,各种各样的什么都有,是以最后我也不晓得他们到底是在商议什么。只晓得他来府上三次,两次都是能“无意”碰上我的。

    近些日子宴席参加的多了,是有一个好处的――第二日里便能问怜薇都听说了些什么。小姐们不是不议论这些,只是不当着外人面议论,而当着外人面议论的热火朝天的,各府上都有,热闹程度与府上的丫头婆子数量成正比例。

    怜薇忐忐忑忑说各府上小姐都不是很欢喜我,北疆出的事在上京也传了个遍,母亲意识到的时候再想封锁消息已是晚了,是以她们都说我是要嫁不出去的。

    我一面嗑着瓜子,一面点了点头,我已有了贺家姊姊,旁人欢不欢喜我,我也不在意。至于成亲这事儿,依父亲想法来的话,即便我真嫁不出去了,他也能从军营里挑一个顶顶好的来娶我,何止一个,一队都成。

    怜薇愈发忐忐忑忑道,她们还议论说,太子殿下到了许太子妃的时候了。

    我吐出瓜子皮,轻轻摇了摇头,心里想道,不知是哪家府上的丫鬟婆子,即便是说闲话,也太没遮没拦了,别家府上小姐的婚事议论起来已是极不妥当的,储君的婚事都敢议论,真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23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