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毕竟是皇后娘娘操办的宴席,初时起了点风波,后面事事便愈发仔细了。昭阳公主也是个性情中人,同我自然是合得来,没多一会儿便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中途我出去一趟更衣,只带了怜薇,往回走的时候,远远被叫了住。那声“秦小姐”陌生得很,转身间我仔细回忆了一遍,也未想出到底是哪个。

    来人月白衣袍,紫玉冠带,眉目清隽。这人是人堆里头能挑出来的,可我心中着实没有分毫印象,好在怜薇这些年还是有些长进,登时附耳同我道:“四皇子。”

    在我仅有的了解里头,四皇子是贵妃娘娘所出,而贵妃娘娘乃丞相之女。除此之外,倒是真不知还有些什么了,毕竟这些年里我一直留在北疆,也未曾同他谋面过。此时此刻,我才有些觉着,既是要守着上京过日子了,便也该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上点心。

    “安北见过四皇子。”我行了礼,心道这位怕就是太子口中那个不省心的弟弟了,本是生得一副与世无争的闲云野鹤模样,果然人不可貌相。

    他问了我几句话,其实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我还是斟酌着一一回了,盘算着寻个由头快些回席上才好,当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四皇子似是察觉出我的心不在焉,清朗一笑,也没再难为我,先一步走了。他这一走,我倒生出了几分羞愧,以至有几分犹豫是不是自个儿先入为主,度君子之腹了。

    回席上本不过几步远,方送走了一个四皇子,又迎上了太子,足见得这几步路委实金贵。

    他过来便问道:“你见着我那四弟了?”

    我点点头。他眉微微蹙起,低声道:“离他远一些。”

    这话说得十分没有道理,若是我能选,我自当离整个上京都远远的,其中诡谲风云我虽窥不得全貌,寥寥几眼,也是足够叫我这个连棋都下不太好的人头疼的了。

    我虽是心里头对那四皇子有些莫名的芥蒂,可也毕竟只见了一面,背后编排旁人还是不妥的,便颇中肯道:“四皇子瞧着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殿下这话言重了。”

    他眉头皱的更深了,谆谆教诲说:“你眼里头瞧哪个不是光风霁月的?又有哪个会把心思挂在脸上叫你瞧?”他叹了口气,拿自己举了个例子,“即便是我,你是不是也觉着澧兰沅芷的?”

    我立时回答道:“自然不是。”

    他接着道:“人心远比表面上......”而后不可置信地顿了顿,“你方才说什么?”

    我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人心远比表面上还要莫测一些。”

    看着他面色变换,我心情大好起来,安抚他道:“我知晓你要说什么的,你且放心罢。”

    正月里头太子又赏了不少东西进府里,我被学究督促着念了也有一月的仁义礼智信,深谙礼尚往来之理,想着要回一份礼,又想着他已贵为太子,该是什么都不短的,往贵重里送怕是旁人还以为他受贿,这送礼便是个技术活儿了。

    左思右想,还是送份儿心意便好了。可转念一想,当朝太子的心意又岂是这么好探听的?

    没成想,还真是挺容易探到――也不能说探到,分明是巴巴儿自个儿跑上门来的。说来也怪,我只不过旁敲侧击地问了他两嘴,隔了一日,便有东宫的嬷嬷亲送了东西下来,嬷嬷还十分贴心地塞给我一份儿酒酿方子。

    我连着采了三日梅上的雪,采的时候越琢磨越觉着这是被生生坑了一回。

    第二日采雪的时候,昭阳公主来了府上,虽只相识短短数日,我二人却是亲厚得很,便也没避着她,该如何依旧如何,一面收着雪水,一面同她倒苦水。

    谁料她见了兴致大发,同我要了一份方子收起来,将身上宫装袖口往上折了折,忙活得不亦乐乎。

    我随口问道:“公主拿这方子作甚?这酒酿起来麻烦极了,公主若是想尝,知会太子一声,东宫里头备了送去岂不省事?”

    她大大咧咧戳了戳枝头上的梅花,说话丝毫顾忌也没有,“你有所不知,这酒方民间寻常早就寻不得了。本宫是想着,既是如此难得,又要费这许多心力,有朝一日有了欢喜的人,也能酿给他尝尝。”

    我调侃道:“也不知是谁家的好儿郎日后有这份福气,我听着都羡慕得很。”而后回过味儿来,脸上腾地火烧火燎地红了一片,“我不是,我同太子,哎不是......”

    她笑开来,打断道:“本宫也没说什么,你这么急作甚?”

    我索性闭上了嘴,哀怨地望了她一眼,岂料她笑的更欢快了。

    正月将过,父兄亦在着手准备北疆的事宜,这关节上,却突然出了桩大事。以至往后半年里,酒馆茶肆的饭后闲谈里,都被人们不怀好意地津津乐道。

    事后想起来,一切早早便有迹可循,只是当时我未料到,也未理解她心绪竟是如此罢了。

    整个年关里最不缺的便是各家的宴席,这场散了还有下一场,排得满满当当。丞相府里头这场排在了正月二十六,不少朝中有名望的大人及家眷都收到了请帖,我府上自然也是。

    往常我都是去了先寻贺家姊姊的,这日里却只来得及同她打了个照面,便撞上了四皇子。

    我心里头惦记着太子同我说的离他远一些,好容易应付过去,这时候贺家姊姊已是瞧不见人影了。我想着她该是又被贺夫人扣去同旁的小姐们应酬了,也未放在心上,自个儿遛了一圈,又恰巧遇上昭阳公主,便一直待在一处。

    直到贺家姊姊总贴身带着的小丫鬟行色匆匆打我身边过去,碰掉了我手中的鱼食,我才发觉不对。贺家的下人也多随着主子,做事沉稳,这般火急火燎的样子必是出了什么事。

    我几步跨过去,一把拉住那小丫鬟。小丫鬟眼圈已红彤彤的,见是我,也知自家主子同我关系非同一般,登时像抓住了一根稻草,“秦小姐,我家主子不知去了哪儿,奴婢本以为她只是同往常般自个儿走走,哪能想到如今竟遍寻不得。这府中池子多,小姐又不会水......”

    我本想斥责她身为贴身丫鬟是怎么做事的,竟连主子都跟丢了,也不及时来报,但见她瑟瑟缩缩的模样,兼之心急贺家姊姊的安危,也便没说什么,只吩咐她快些到后头找人来,当下便同昭阳公主分头去寻了。

    一路上不知为何我心下总惴惴不安,步子都是深一脚浅一脚。此处虽池子多,可同设宴的地方相隔并不十分远,倘若一个大活人失足坠下去,略一扑腾,喊上两声,也是该听见了的。

    既是一点声响都没有,那失足坠水的说法其实是有些勉强的。我右眼皮跳了跳,不敢多想,生怕贺家姊姊有什么不测。

    七弯八拐我也不知是找到了何处去,但闻里头一进院子里有什么落地砰一声碎开的声音,登时放轻了步子,猫一样弯腰贴着墙探进去。

    这处院落像是闲置许久的,却有人在其中,必然是没什么好事。里头有人在说话,我靠到门边,将身形藏好,伺机而动。

    却听得那声音熟悉的很,那......分明是大哥的声音。只是我从未见他动过这么大怒,声线压下来,却像是按捺着滔天的怒火。

    他一字一顿道,“贺南絮,你竟给我下药。”

    我心下一惊,推开门闯了进去。

    大哥背对着门,身上只着了白色里衣,听得响动忽的回头,眼神如刀,杀意霎时翻涌而上,看得我一个激灵。见是我,身上那杀气才淡下去,脸色依旧阴沉得像是能滴下水来,“出去。”

    屋子里头一张软榻上的床幔放了下来,被门打开时带起的风拂动,海棠红色的轻纱在风中弥漫开,后面一张眉目如画的面容上的神色依旧是一如往常的淡然。

    衣裳散了一地,空气中还有尚未消散的旖旎气息,我脑海中空白一片,依大哥所言,快步退了出去,将门关紧。

    我守在门口,还是有些不能接受。里头传来<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82cdcdc2">[emailprotected]</a>@布料摩擦的声响,而后声音停了停,“贺南絮,你费这番算计,到底为着什么?”那声音我从小听到大,所有人都说最是温润,可如今冷冽得像藏着整个凛冬的冰霜,叫人遍体生寒。

    贺家姊姊在里头像是轻笑了一声,清清淡淡道:“我说了,你信么?”

    这时候外间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我快步出去,想着无论如何,要把众人拦下。

    为首的正是贺家姊姊的生母,贺大夫人。她沉着脸,怕是还在怨贺家姊姊在这般大的宴席上来了这么一遭,竟消失不见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迎了上去,准备好的话一个字都还未来得及说,就听得身后那扇门被打开。

    我回头见贺家姊姊迈了一步出来,面上没什么神色,只两颊还是微微有些红晕。大哥在她身后,闭了闭眼。

    二人衣裳虽是已然穿上了身,可依旧有些痕迹,明眼人一看,便知晓其中发生过什么。

    我委实不明白这时候贺家姊姊为何还要主动自己走出来,就连大哥都没能拦下她来。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58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