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空气像是凝固住了,四周一时鸦雀无声。忽的有人率先开了口,“世子,这…”,这句本无甚意义的话落到人堆里头,打破了先前诡异的寂静,便炸开来。

    底下议论纷纷,嗡嗡响作一片,贺大夫人脸色发白,往前走了一步,四下里的声响便弱下去,无数眼睛黏在她的步子上,跟着她到了贺家姊姊身前。

    我跟着迈了半步出去,又收回来,她毕竟是阿姊生母,我是拦不得的。

    “不知廉耻!”贺大夫人狠狠一掌打过去,阿姊头一偏,嘴角有血迹渗出来。她抬手擦了擦嘴角,一言不吭。

    大夫人眼中分明是浓烈的憎恶,再度高高扬起手来,往下扇过去。

    这一掌没能落到阿姊脸上,半途被一只手稳稳截了下来。大哥抬手只略挡了那一下,而后迅速将手收回去,向前半步把阿姊半挡在身后,“贺夫人息怒。”

    “世子还有何颜面挡在我面前?”贺夫人声调陡然提高,被拦下的手气得发抖。我见状走了过去,悄悄把贺家姊姊往身后藏了藏。贺夫人这架势,怕是想把自个儿亲生的闺女径直打死。

    “此事秦家定能给夫人一个交代。”大哥眼帘低垂,看不见他眸中情绪,先前澎湃的怒气此时一点儿也瞧不出,可态度中自然而然地透着一股坚决,分毫也未退却。

    我手还拉着阿姊的衣摆,挡在她身前,她的手落在我手背上,暖乎乎的。我回过头去,她偷偷冲我笑了笑,眉眼弯的弧度恰到好处,仿佛对这一切浑不在意,抑或说是她仿佛并不是身陷其中,而是在旁看着的不相干的路人。

    这宴席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自然是办不下去了的,但看大哥同贺夫人那剑拔弩张的阵仗,也是不能轻易了了。贺家姊姊把我的手拉下来,在我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以示安抚。而后走到贺夫人跟前,恭敬跪了下去,头伏在地上,“母亲。”

    贺夫人冷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只留了一句“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贺家也没有你这样的小姐。”

    贺家姊姊自个儿从地上起来,扑打了扑打膝上的尘土,跟了上去。她步子迈得很稳,并不见急躁,行动间是骨子里漫出来的矜傲,撑着那副身子的似乎不是骨架子,而是一身的清贵。众人捧她在云端时如此,纵身跃入泥泞时亦是如此。

    她打人堆里过的时候,不知谁家的小姐嗤笑了一声,“这半天了,还端着给谁看呢?”,我手紧了紧,恨不能将说话那人揪出来把嘴缝上,贺家姊姊只是淡淡往那边瞥了一眼,并未理会,缓缓行了过去。

    定远侯府祠堂内。母亲脸上满是愁云,二哥这时不在府上,只我同母亲,一时却也插不上话。

    “我再问你一遍,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面上冷峻,望着跪在列祖列宗灵牌前的大哥,手握在身侧。

    “儿子一时糊涂,令祖宗蒙羞。”大哥连着两遍皆是一模一样的说辞,腰背挺得笔直,只第一回回答时递了我一个眼神,而后便只垂下眼眸去。

    “好,好,好一个一时糊涂。”父亲怒极反笑,“请家法上来!”

    我秦家的家法形制与军中的军棍出入不大,只是更沉一些。我长至这么大,还未见父亲真的动用过,通常只是请上来威慑一番也便是了。父亲一手拿起家法,狠狠一棍打在大哥背上。

    常年习武的人,纵横北疆多年的铁将军,一棍下去,要了人命也是常有。大哥身子往前倾了一下,一声未吭,又挺直了脊梁。

    “我苦心教导你多年,竟把你教成这副混账样子!出了这样的事儿,你眼里还有半分秦家?你叫我日后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说话间又是三棍下去,大哥将手撑在身前的石板上,才堪堪稳住身形。

    “好好的镇国大将军嫡女,清白叫你糟蹋了,你还敢说是一时糊涂?”父亲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是贺家的女儿,圣上又作何感想?你这是陷我满门于不忠!”这番打了将近十棍,本以为父亲的怒气也该消下去了,没成想却是一棍比一棍狠戾。

    我见势不好,忙扑上去跪下扯住了父亲袖子,“大哥已是知错了,父亲消消气。”

    只略微这一停,大哥便咳出血沫来。

    母亲大骇,挡在大哥身前护着他,“你这是往死里打啊!”

    父亲抬了抬家法,“如此不忠不孝之徒,我今日将他打死了,也算是给祖宗一个交代!”

    母亲不依不饶地挡着,“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教好,你还要打,便连我一同打死。”

    父亲一时无法下手,忿忿将家法掷了回乌木金丝托盘里,“你给我在祖宗灵前跪好了,没我的吩咐,就一直跪下去。”

    父亲的意思,是不许我们请郎中来给大哥瞧,可大哥这情形显然不算好,万万拖不得。母亲跟了上去,低声求着劝着。不一会儿,偌大的祠堂里,便只剩下了我同大哥。

    我心里焦躁,略微看了看他身上的伤,也就是大哥身子底好,若换成旁人,怕是三四条命也已经搭进去了。

    他将嘴边血迹擦了擦,抬头望着我,声音已有些虚了,一字字道:“事到如今我不好出手,你贺家姊姊还需得你多照应些。”

    我点了点头,“便是大哥不吩咐,我也自会做的。”犹豫着还是问了一句,“当时情急不能问出口,现下心中仍有不解。可是阿姊,对大哥用了药?”我委实未能琢磨透贺家姊姊的用意。

    大哥似是十分疲惫,“这笔账我同她算,不必旁人插手。”

    话音刚落,他便晃了晃,我眼疾手快地扶他一把,大哥已是人事不省。

    而后府上闹腾了许久,直到夜里头郎中说大哥已无大碍,多休养些日子便好,这才消停下来。我心头也松了一口气。

    第二日我便偷偷寻了一套衣裳,作公子哥儿打扮,从院墙翻了出去。秦家贺家正是风口浪尖上,我自然不能如往常般大大方方出门,免得落人口舌。母亲这时候正心烦着,自然顾不上我,我行动起来也方便许多。

    我盘算了盘算,既然要寻个好靠山,那自然是去寻最大最高的山,登时脚下一转,去了东宫。

    路上又想起来,往常都是太子来寻我的,东宫可不是什么人想进便能进的地方,更何况我此时“身份不明”,怕是连叫人通传一声都不成。只是我一时半刻也无别处可去,贺府更是想都不必想,只能存着两分侥幸,万一刚好便碰上太子了呢?

    我还未近得东宫的宫门,便见先前那给我酒酿方子的嬷嬷候在此处,她瞧了我一会儿,没敢贸然认,还是我将头巾往上掀了掀,先说了一声:“嬷嬷,是我。”,她才忙叫身旁的小公公往东宫里头传话去了。

    “殿下昨日里便吩咐了,叫老奴在这儿候着。”嬷嬷将我往旁边引了引,而后低声道:“殿下的意思,上京这些日子里风声不太好,此事他明面上插不得手。秦小姐且先去前头二里外一间插了红旗的酒肆里候着,殿下马上便过去。”

    我依言去寻了那间酒肆,挑了个偏僻的桌子坐下,同小二要了一壶温酒并一碟酱牛肉,一面喝着酒琢磨着这事儿,一面等着太子。

    我慢悠悠喝了两碗,便听得前头一桌议论得唾沫横飞,人人皆是满面红光。我不动声色地将酒碗搁下,听着他们的交谈。

    “那大将军嫡女,以前还以为是多清傲的名门闺秀,架子摆的比天都高,真是没想到,污了门楣啊。”

    “早先还有人说她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这种荡/妇,给太子提鞋都不配。”

    “什么名门闺秀,已经被贺家扫地出门了。依我看,同那夺月坊里头的,不过是一路货色。”

    我再听不下去,几步跨过去,拿起桌上一小瓮酒,泼在说的最恶毒的那人脸上,“把嘴洗干净了再出来说话。”

    那人抹了一把脸,骂了一句娘,一时桌上的几人皆往后退了一步,从桌下抽出家伙来。我未料到这些人是会武的,本也不欲在这关头上多生事端,没想同他们打,只将桌上一双筷子折断,拿了一截带木刺的,身形忽动闪到为首一人身后,两招将他剑踹飞出去,把木刺抵在他喉头,微微用力。

    旁边诸位果然顾虑着不敢妄动,我将声线压低,平静开口:“你们认个错,保证往后不再议论此事,今日这事便了了。否则,我手上这力道可不好拿捏。”

    我手上这人啐了一口,“就凭你小子,还想控住我?”,话音刚起,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倏地往我右边攻来。

    我往后退了几步避开锋芒,电光火石间交了两次手,心里也有了底。不过是些微末功夫罢了,若不是此地限制了我,也不必拖多久。

    这时候听到店家门口有熟悉的声音颇带无奈地响起来,“在能挑事这事上,你还真从未叫我失望过。”他声音沉了沉,“十一。”

    酒肆的后堂里有人应声而出,身后又跟了五六人,个个儿皆是黑衣配剑,像是身手不俗。

    我也并不太意外,能叫太子指名道姓的酒肆,必然不是寻常店家。

    只是面前这几人见这些人出来,登时气焰便灭了下去,讪讪收了剑,“兄台,误会,都是误会。”

    我挑挑眉,等着这一行人规规矩矩认了错,保证往后绝不再乱嚼口舌,且我该打的也打了个差不多,胸口这气才顺下去一些。

    待这些人出去,酒肆将门关了上。太子朝地上跪着的那几个黑衣人皱了皱眉,“我不是留了信,叫你们照看着?”

    为首一个说道:“属下也不知这位便是秦小姐......”

    他顿了顿,扫过来一眼,视线在我桌上的酒肉上停了一瞬,再打量一眼我身上的衣裳,显然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没再追究,挥挥手叫人退了下去。这才对我说道,“说正事。”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6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