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回到我那桌上,将未喝完的酒拿在手里,倒了两碗,回身递给他一碗。

    他接过去喝了半口,言简意赅道:“贺南絮已同贺家断了关系,除了还顶着这个姓氏外,往后同贺家再没有半分瓜葛。”

    我手中的酒水晃了晃,好在只倒了七分满,也未洒出来。“怎么会?不管怎么说,贺姊姊也是贺家唯一嫡亲的女儿。”

    他眉头微微蹙起,“我知晓你必然上心得很,昨日里得了消息便进宫一趟,本想探探父皇口风,可父皇避而不谈,我几度开口,都被堵了回去。如今,难说不是父皇的意思。”

    我叹了一口气,想起先前阿姊同我说过的话,“阿姊该是也料到了。”

    当日那句“只要我是贺家人一日”,如今想起来,真真是意味深长。只是贺家姊姊这又是何苦?

    倘若有贺家撑着,即便是出了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事,过几日风波退下去,两家出来给个说法,开脱几句,议了亲就是了。我摇摇头,不对,若真是如此,怕是两家都要遭猜忌。

    只是如今这副局面,阿姊不仅是一朝自神坛跌落尘埃,又失了家族倚仗,着实惨烈了些。

    太子见我神色反复莫测,手伸过来揉了揉我头顶,“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此事你也不必太过挂怀,依我看这已是最好的局面,只消看定远侯如何作想了。”

    我缓缓点点头,大哥对贺家姊姊是有情分的,若我回去帮衬着说上一说,父母亲应是不会太过刁难。只是胸口还有些闷闷的,恹恹说:“上京城里这些人事,一环扣着一环,哪个我都看不透。”

    他低声笑了,手顺着下来,在我脸颊上轻轻捏了捏,“你信着我便好,旁的不必操心。”

    我把他手拍掉,瞪了他一眼,不经意撞进了他含着缱绻笑意的星星点点的眼眸里,心跳忽的停了一霎――不是话本子里头二八少女春心萌动的停法儿,是真真停了一霎。而后浑身的血液冲上来,一时之间有点发晕。

    我掩饰地把手放在唇边咳了一声,随口问道:“那有朝一日,你若是骗我呢?”

    他怔了怔,眼中笑意未减,“不会。”

    我见他这般笃定,更生了想调侃的心,不依不饶道:“我说倘若,倘若有那么一天呢?”

    他两手扶在我肩头,望着我一字一句极正经道:“这话本不是打算此时同你说的,但既然你已问出了口,那便择日不如撞日。”

    我抖了抖,还未做好听的准备,便想往后退两步。他手上微微用力扣住了我,显然是不打算让我做这准备了。

    “你若是愿意,我把身家性命全交予你。他日我若是骗你负你,你可自行处置。”

    一时周遭寂静无声,他也不急,只等着我回答。

    我低下头去,嗫嚅着说:“可我若是答应了,算不算谋逆?”

    他喟叹一声,把我拥入怀中,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木讷又乖巧地任由他抱了一会儿。

    过了片刻,他才说道:“贺南絮我已替你安置妥当了,她要见你一面。”

    我忿忿抬头,“你现下才说?”

    “也不晚。”说着他很是自然地将手放下去,牵起我手来,往外头走。

    他领着我七弯八拐,到了街上。这时候街上行人还是很多,一路上众人无不投来惊诧的目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饶是我脸皮再厚,也受不住这么个看法。便将头巾往下扯了扯,而后手顿了住,这才想起来哪儿不对――我还是男装打扮。

    我目光复杂地从自个儿的袖上落到两只十指交扣的手上,又落到他袖上,心道好在他只穿了一套寻常衣裳,不然不出一炷香的时辰,满上京都该知道,太子殿下有龙阳之好了。

    他对周遭的目光恍若未见,我只佩服了半刻,便想明白――向来帝王家是不需要在意旁人怎么看的,左右他们是对的自然是对的,他们不对也没人敢说个错字。

    好容易进了一家客栈,他将我送至客房门口,“你进去罢,我在堂中等你。”

    我应了一声,推门走进去。

    这处的窗口下正是花丛,可时值冬末,一片花叶也未曾有。贺家姊姊倚在窗边往下望着,因着寒风料峭,窗只开了一道小缝。

    她听得我进来,回头笑了一下,“要开春了。”

    我委实不明白这些个人,这时候为何还有空操春天来不来的闲心,积了一肚子的话,也不知从何说起,便默了默。

    她将窗合上,走到案前,斟了两杯热茶,抬手间衣袖滑下去,露出了皓白如雪的半截小臂,连同上头叫人揪心的红痕。我是枪棍下长起来的,一眼便知那是军棍打完的痕迹。

    淤青一片连着一片,深紫红的印子上还有点点渗血的痕子,她肤色本就白皙得透光,更趁得那些伤痕触目惊心。能看见的地方都成了这样,遑论后背腰腹。

    见我目光盯着她手腕,她将衣袖往下拉了拉,遮了个严严实实,“上过药了,郎中说不打紧。”

    我声音哑了哑,“他们下手怎这么狠!”

    她摇摇头,“贺大将军亲下的手,只打成这样,已算轻的了。若不是,”她语气略停,又艰涩开口:“贺三公子替我挡了些,也不知我还能不能站着同你说这些话。”

    我小心扣住她手腕,将袖子挽上去,仔细看了一遍,又轻柔着手上动作,将她背上骨头摸索了一遍,生怕手略重些便会弄疼她。见确是未伤到骨头,才放下心来,问道:“阿姊你这是何苦?你若是想做什么,同我说就是了......”

    “我盼着你永不明白,又怕你总有一日会明白,”她顿了顿,“你便当我,是要还债的罢。”

    她望向窗那边,窗紧闭着,可她仿佛望向了很远的地方。“名声地位,金钱权势,旁人争了一辈子的,我都曾有过。正是有过,才发觉那些东西虚得很,追逐一生也不过如此罢了。”

    她目光转回来,冲我粲然一笑,眼眸都灵动起来,“所以这回,要不一样才好。”

    我以为她是在说同贺家断绝关系这事儿,且这话听着,心下不免有些酸涩,便开口安慰道:“无论如何,大哥日后必然会好好待阿姊的。”

    谁料她闻言轻轻叹了一口气,“此番是我对不住他,日后的事,日后再说罢。”

    我同她又说了一阵话,见她心情好得很,十分看得开,全然没有我先前猜测的颓丧,这才安下心来。毕竟太子还在下头等着我,我便告了辞。

    回府上的时候,我站在围墙下气沉丹田,正准备一跃而上,他倏地开口:“再等等,不会很久的。”

    我自然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不过心念一动,原本漂亮如大雁飞过的姿势失了点平衡,在墙那头栽了下去。

    他在墙外扣了扣墙,憋着笑问了一句:“我进去看看?”

    我扶着墙站起来,龇牙咧嘴地活动了活动脚腕,语气却放的平稳,“无碍的,你回去罢。”

    我往前走了两步,忽的身形一轻,他不知何时翻了进来,落地也悄无声息,绕到我身后将我打横抱起来,唇边犹自带着笑意。

    我怕引得人来,一时不敢出声,好在因着我本就是偷溜出府,早便做了万全的准备,从院墙到我屋子那处,一个丫鬟都未留。

    待到他将我抱进了自个儿屋里,这才慌着撵他走。他未理会,蹲下身来,隔着鞋袜活动了活动我脚踝,“的确没什么事,不过你这两日还是少走动些。”

    我仓促点点头,将脚往回收了收。他站起身来,低头看着我,抿了抿嘴角,而后迅速俯下身来,在我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说是叫你略等等,我自个儿却是要等不了了。”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方才额头上那软软的触感还兀自酥麻在心尖上。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我会尽快。”

    待他走远,我方察觉两颊滚烫,捂着脸在榻上滚了两圈,躺了好一阵儿,这才好些。

    父亲仍是不准我同二哥他们探望大哥,我只好差了怜薇去打听。大哥已是能起身了,当夜便去了书房里头,同父亲谈了整整一夜。书房那处的下人说,里头烛火一夜明亮如昼,换炭盆的空里,才能窥得几分其中气氛,起先还是凝重着,到了天将亮的时候,才缓和下来,像是谈拢了。

    我心下欢喜,那时见大哥态度坚定得很,此番同父亲谈拢,必是父亲同意他娶贺家姊姊过门了。便又差了怜薇将贺家姊姊如今下榻的客栈告诉了他。

    母亲毕竟是欢喜贺家姊姊那般的人儿的,何况父亲都被大哥说动,她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儿眼瞧着是板上钉钉了。

    实则说来也是,贺家姊姊同贺家没了干系,清清静静的独自一个人,旁的家族怕是要嫌不得助力,可落到我秦家来却不见得不是件好事。

    这事儿安排了个差不多,母亲便说要带上我一道去一趟护国寺,上两炷香。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63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