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他深深望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只站起身来往外头走,身形瞧着有些萧瑟,“你且好好想想。”

    已相识了两辈子,我对他的性子也明白几分,他这人执拗得很,但凡他轻易退步的,多是以退为进的路数。我心一急,脱口而出一声“阿彦”,意识到不妥,尾音生生止住,显得短促又生硬。

    他脚步停下来,依旧没回头。我咬了咬嘴唇,手握得太紧,指甲扎在掌心有些刺痛:“殿下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仿佛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才低着声音,说了一句“好。”

    我望着他背影,“殿下是太子之尊,有些东西唾手可得。我只有一求,望殿下不要强人所难。”

    他果真没吭声,我又接着道:“殿下在北疆的时候曾说过,若不是我亲口应下的,殿下一概是不认的。这话,还作数吗?”

    “你放心,”他声音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干涩,“我不会求父皇赐婚的,更不会逼你。”说完这句,他径直走了出去。

    整个院子陡然空荡起来,我双手捧上怀里的小暖炉,还是觉着心口泛凉,手捂得再热,温度也送不上去。兴许是春还未到,院子里太冷清了的缘故。

    花太好看,盛开的时候便会叫人忘了终有一日的颓谢。与其这般,不若清清冷冷来得长久。

    我回了屋,怜薇迎上来先将我手中暖炉接了过去,“小姐手怎的还打着颤?莫不是还未好全?奴婢去叫郎中来再看看。”

    我拦住她,“不妨事,定是外头天冷的缘故。拿碗热酒来,我喝几口暖暖便好了。”

    她一个劲儿摇头,“前头御医特意嘱咐了的,小姐一月内都不得沾酒,奴婢备了热茶,这就端来。”

    我一面拿起茶盏来,一面道:“御医又不知我好酒,怎的连这个都要嘱咐了?”这话出口,我便想到了什么,没再说话,喝了一大口茶。茶汤一入口,我紧皱着眉头,本想径直吐出来,奈何母亲这些日子里的教导实在是深刻脑海,只强忍着咽了下去道:“下次不要上这茶了,竟还有这么苦的茶。”

    怜薇瞪圆了眼睛,“小姐喝的一向是这茶......”

    我揉了揉额角,“罢了,该是今儿身子不太爽利,歇一阵子就好了。”

    贺姊姊同大哥的婚事定了下来,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便大肆宣扬,兼之父兄还等着此事了了北上,也便仓促些。

    贺姊姊自然不计较这些,还是她亲去劝母亲不必大办的,说是大办无异于打贺家的脸,父兄他们在北疆日后不好打照面的。几日相处下来,母亲消了成见,对这个儿媳总的来说还是满意的。这倒也不难理解,贺姊姊活脱脱就是母亲盼着我能成的样子。自个儿的女儿没什么指望,得了个这般的儿媳,也是欢喜的。

    我稍微好些的时候,也同贺姊姊谈了一场。本是想多知道些东西,可贺姊姊摇了摇头,“太子防我防的极周密,”她顿了顿,“自你死后,他的戒备更是有增无减。我最多也只能明哲保身,手伸不出去,旁人的手更伸不进来。”

    我听见自己轻声问了一句:“他过得,还好吗?”

    没头没尾这一问,贺姊姊却是听懂了,“无所谓好与不好。四海升平,八方宁靖。他亦有了自己的储君,教导得很好。”她话锋一转,“可他在他亲手创下的盛世里头,孤零零的,仿佛永远陷在你去了的那个夜里。直到他驾崩前,都没从那天走出来过。”

    她轻叹了一声,“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这两世,他心里都是念着你的。你若心里也还有,又何必徒留遗憾?”

    我只笑了笑,“既然他过得好,那我便不欠他什么了。”我将这一篇翻了过去,“阿姊你也是,我又未曾真的怪过你,你何苦做到这份上?即便先前有过埋怨,我也知你是有苦衷的。”

    她拍了拍我的手,“不必往心里去。我只是糊里糊涂将错就错过了一辈子,自个儿也心有不甘罢了。”犹豫了犹豫,又道:“你都能信我有苦衷,为何不能信......”

    我抬起眼来轻轻一瞥,阿姊把后半句咽了回去。该说的也差不多说完,时辰不早了,我便往外头走。走到门口,扶着门框抬脚时微微停了一瞬,好像是说给她听,又好像是说给自己听,“不一样的。”,接着抬起脚来迈了出去,“何况信他的代价这般大,我又怎敢轻易便信了。”

    大哥成亲这日,毕竟是世子,关系近的好些家还是来了的,该有的一样儿也没少。席上人多,热热闹闹的,大家注意力全搁在出来敬酒的新郎官身上,我便趁他们不备,顺走了三壶酒。这三壶酒拿了个满怀,我翻上围墙的时候差点儿摔了其中一壶。

    我坐在围墙上头,满目所及是喜庆的红,吵吵嚷嚷的声音传到这儿来都听得见。我揭开一壶酒,一口气灌了半壶下去,抹了抹嘴,眼角不知怎的就湿了。

    原也是能有这么一天,热热闹闹的,大哥给我娶了嫂嫂回来。

    一壶酒见了底,我将空空的酒壶在手中颠了颠,头也没回,往身后府外的一处掷了过去。酒壶应声而碎,“上来罢。”

    我将另一壶打开,贺盛刚好翻了上来,我便顺手递给了他。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接了过去。

    我慢条斯理地拆开最后一壶,想着府上这月里还不许我喝酒,喝完这顿也不知下一顿怎么才能捣鼓到手,不免有些肉疼递给贺盛这一壶。

    贺盛显然会错了我脸上的意,以为我是怪他来,开口道:“今日是南絮大婚,我是贺家的,本不能来。可身为她三哥,不能送她欢欢喜喜出嫁,心里过意不去,只好这么远远看着。”

    我点点头,将手中的酒同他手中的碰了一下,“我先前说过的,可你定然记不得,我只好再同你说一次。”我将酒晃了晃,“这一壶干了,先前的我们便一笔勾销。”颇有几分豪气。

    说完我将酒放在嘴边灌下去,方喝了几口,便被贺盛一把夺了,“你若是不喜看见我,我自当走得远远的,别折腾自己。”

    我哑然片刻,知他定是又会错了意,也不知是不是我表意有问题,一时只能感慨,诗书还是要精通一些的,不然说起话来都这般费劲。“我不是不喜。”

    他眸中有光逐渐亮起来,“那你便是欢喜的?”

    我扶了扶额,“也不是......”这时候我才知定是我表意的问题,竟想不出该说什么才解释的清楚。

    我被堵了这一堵,索性乖乖闭了嘴,眼神一晃一晃地往我那壶酒上飘。

    他将我的酒放在他另外一边身侧,我失望地撇了撇嘴。“你到底作何打算?”

    我听了这话心知他定是又从哪儿探得了什么消息,不过今日难得心情好,不欲同他说这些。只敷衍着说:“没什么打算,听天由命便是了。”

    他眉头紧锁,过了片刻又舒缓下来,“罢了,你不想说便不说。”这话音甫一落定,他将身侧那酒一把拿开,我偷偷从后头伸过去的手便扑了个空。

    我忿忿收回手,将两手撑在墙头,半仰起身子,望着已有点点星光的夜空。醉意朦胧上来,心里头便松快不少。

    他学着我的样子也望着夜空,在我怀疑我们俩人要这般望成石像时,他悠悠说了一句:“你要做什么自去做罢。即便你最后选的仍不是我,我会难过,可也还是望着你能好。”

    这话他说的声音极轻,也就是我耳力好,才在这话被夜风吹散前听了个大概。

    我偏过头去,望着他,真心实意道:“贺盛,方才我说一笔勾销,是真的一笔勾销。爱也好恨也罢,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唔,对了,一笑泯恩仇。”

    他亦转过头来,我们四目相接,我接着道:“别为我再蹉跎了。各人有各人的路,你那条,我虽不能陪你走,可我也是真心祝你一路顺遂,功成名就。”

    我把目光移开,“自然也不是说要与你形同陌路,我们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我拐了拐他,“给个话。”

    “我不说好,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点点头,等他说这个好字。

    他却忽的笑了,“那你便不要善罢甘休了。”

    说完,他往府外翻去,身形翩然如雁,“早些休息。”走的时候还不忘将那两壶酒也带了走,半滴也没留给我。

    我自个儿待了一阵子,更觉得寂寥得很,也便跳了回去。

    宴席已至尾声,我去寻了大哥一圈,只找到醉醺醺的二哥,他大着舌头同我道大哥早早便溜了回去,而后眨巴了眨巴眼。

    我笑出声来,真真是一物更有一物降。先前我怎么也没想到过,大哥还能有这么一天。

    我欢快回了屋子里头,想着早些安置,明个儿阿姊这新妇还得敬茶,这热闹我是定然要凑的。

    现下也该改口称一声嫂嫂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1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