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回了屋子里,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而后敏锐地闻到了什么天生同我相克的气味。

    有小丫鬟端了一碗药汁上来,一眼便知是刚从炉上取下来的,还是热腾腾的,甫一走近我便退了几大步,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怜薇!”

    怜薇从外头匆匆打了帘子进来,我忙问道:“这是什么药?我怎的又要喝药?”

    她迷瞪瞪地看看药,又看看我,颇有些疑惑:“太子殿下没同小姐说么?”

    我更是一头雾水,“又干太子殿下何事?”

    “方才宴席上殿下来得晚些,是亲送了宫中的赏赐来,并未在席上多留。奴婢想着小姐若是在席间累了,回来能泡个澡,便忙着备水。殿下眼瞧着是往这处走的,像是在寻小姐的样子。”她思索了片刻,接着道:“去了有小半个时辰呢,回来的时候正碰上奴婢,殿下脸色不怎么好看,只吩咐奴婢看顾好小姐,不让小姐沾着酒,不然便重责奴婢。”

    我打断她道:“可是往前头围墙那边儿?”

    怜薇应了一声“是了!”,而后愈发疑惑道:“殿下没寻着小姐么?奴婢以为是见上面了的。”

    我心往下沉了沉,也想不明白怎的回回都这般巧。这念头只一转,便反应过来,颇有几分嫌弃自己竟还在意他误不误会这一桩。他怎么想已与我无甚关联,该是巴不得他早些心灰意冷,好离我远远的。

    我又瞥了那药一眼,“撤下去。”

    怜薇为难道:“可这是殿下派人送来的,统共送了七副来,说酒性太冲,喝上这七副...”她看我脸色不对,便噤了声。

    我眯了眯眼,“你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殿下的?”

    这话吓得小姑娘径直跪了下去,“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着,小姐再怎么同殿下怄气,也不能把气撒在自己身子上啊。”

    我叹了口气,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榆木脑袋果然不能指望着重来一次便能开出花来。”

    我将她扶起来,揭过这一页去,“不是说备了水么?”

    那药最后还是喝了,主要因着怜薇在旁边隔上片刻便要欲言又止一回“殿下...”,而我又委实不太愿意听见他。

    第二日嫂嫂敬茶时并未被怎么为难,又隔了两日,父亲和二哥便先一步启程,十分贴心地留了大哥在府上,一月为期。

    贺家也离了京,贺盛走前还偷偷来见了我一面――只能是偷偷了,嫂嫂这事儿后,贺家态度令人捉摸不透,至少明面上,先前好不容易亲近的那些荡然无存。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生生拐走了人家府上唯一的嫡女,还是个被寄予厚望要做太子妃的嫡女――从上辈子的经历来看,这指望分明是指日可待。

    贺盛见我,也不过是托我给嫂嫂捎了些东西,我们之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个遍,如今相处起来倒是意外的通透。

    我本想着这些风波都平了下去,大哥同嫂嫂也正该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我一个大闲人,可以好生想想法子了。没成想,半月都未到,大哥便折腾到我这儿来了。好在是还有两分理智,没敢捅到母亲那里去。

    大哥来的时候铁青着脸,吓得我从新置办的贵妃榻上一个咕噜滚下去,手上的书册都散了一地。我原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生怕是北疆的事,还未来得及开口,大哥便气冲冲说了一通。

    将他那话筛一筛,大致便是嫂嫂要给他纳妾,还不止一房,约莫是各式各样的美人都挑了个遍。这般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的手笔,确是嫂嫂能干的出来的。我灵机一动,这怕不就是皇后后遗症,可这话我又不好同大哥说。

    我咋咋舌,学着站在男人的角度思虑了一番,惊奇反问道:“嫂嫂这般贤良温婉大方又体贴的,不好么?”

    大哥咬牙切齿看着我,“你这话同她说的分毫不差。”

    我观大哥面色,心道他想弄死我们的想法怕也是分毫不差,只不过一个是嫡亲妹妹,一个是三媒六聘的发妻,不好下手罢了。

    他恨铁不成钢道:“罢了,旁的也不必你劳心,替我把这事拦下来。”

    我自是应下了。当日便去寻了嫂嫂,她已在协同母亲管府上的账,这时正校对着账本。

    我吃了两盏茶并一碟点心,才问起纳妾一事。嫂嫂眼皮掀都没掀,手指还点在账本上,“多纳几房,没准儿就有中意的了。他若是现下就有了中意的,同我说一声,我来安排。”

    我看她这不进油盐的样子,颇有几分头疼,想了想道:“大哥不常在上京府上的,嫂嫂你也知道。我军中军纪不得带家眷,大哥更不能带头犯。是以这几房即便是进了府上,也说不定能见几面。”

    她手中账本核对到了最后,“不妨事,还是聊胜于无的。”

    我瞥了一眼她手中账本,福至心灵,“可府上得养着她们,还费钱,这么算来不划算的。”

    这话说得她怔了怔,“这倒是”,她将账本合上,抬起眼来,“他叫你来的罢?”

    我还未来得及回答,她像是已然确定了,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我活到如今,岁数加起来,都能做他祖母了。不得已逼他娶了我,我也是问心有愧。这般若是能叫他找到自己真心欢喜的人儿,我心里也好过些。”

    我将第三盏茶放下,嫂嫂亲手煮的茶果真要比寻常的好喝一些,笃定道:“不必找了,我瞧着嫂嫂就是。大哥必然也这么觉着的。”

    她哑然失笑,“你是收了他多少好处来劝的?”

    我掰着手指煞有其事地算了算,“不多,他也就是应了我要对嫂嫂好一辈子。”

    她终还是松了口,“那便缓缓罢。”

    我心道缓缓,通常是缓着缓着就再也没了的,也是能去交差了,便急着回去描没描完的字帖去了。

    好在大哥去北疆前,这两人再没折腾过什么。那时候春已是很深了,母亲开始物色着为我选人家,只是先前耶律战的事闹下的风波还未完全消去,讲究稍微多些的人家都不太合适,挑来拣去也便只那么几家了,母亲皆不是很满意。

    她问到我身上来的时候,我横竖只一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乖巧顺从得不得了。一时她也难下手,嫂嫂再慢慢劝着说是不急,一来二去,也搁置了下来。

    这搁置却并未多久。

    圣旨宣下来的那一日,真真是个平平无奇的日子。暮春的阳光从书房的窗子晒进来,斑斑驳驳照的我昏昏欲睡,满本的之乎者也被盖在面上,书卷的墨香气萦绕在鼻尖。

    公公宣旨时,我还闻得到那香气。

    “定远侯秦秉泽之女秦氏,毓德粹温,秉心渊静,以祗以顺......可选充皇太子妃。”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未表露什么,不动声色接了旨,谢了公公。母亲自然是很欣悦的,嫂嫂一直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

    实则我心跳得厉害,也不知是始料未及,还是气的,血气一阵阵往上涌。

    应付完母亲,我便叫马夫送我去了东宫。前头来的时候还未记起来,如今全记起来了,再来之时未免有故地重游物是人非之感。

    一路都没受什么阻拦,毕竟圣旨已下,不出意外日后我便是这儿的主子,东宫中人个个儿都是人精,还没有哪个死心眼儿的在这个时候拦我下来。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书房,背对着我,长身玉立,只一个背影,便叫人能生出许多痴想来,可我这时候瞧着只想踹他一脚。

    见我来了,他似是有些讶异,“我本打算晚些时候去你府上的。”

    我冷笑一声,“殿下可还记得,月余前到底答应过我什么?”

    他握着书卷的手紧了紧,“记得。”

    我气得手都有些打颤,“殿下说过的话,是不是从来都作不得数?”

    他眼神黯淡下去,将书册搁下,书房里伺候的退了个干净,“这不是我本意。我也是...身不由己。”

    我出奇的平静下来,一字一句道:“萧承彦,你永远都在骗我。不管是有心、无意还是有苦难言,结果难道不是一样的么?”

    我此时此刻站在这书房里头,知道他最常看的是左手边第三排,知道书房后有一片很大的池塘,种了芙蕖,知道这儿春夏秋冬四时的光景,也知道面前这人同我之间,仿若天堑。

    他走近两步,“我知道现下我说什么你都是不信的了,可我没想过会是这般。”这话出口,想必他也明了是多么苍白无力。

    他闭了闭眼,还是和盘托出了:“你同贺南絮,我必然要娶一个。你一时又不肯,我本是想着再缓上一缓。可几年前我从你那儿拿的玉簪被母后发现,母后误会我是对贺南絮有什么心思,怕我做出有损皇家颜面的事,匆匆忙忙便求父皇赐了婚。直到圣旨颁下,我才知晓。”

    我抬眼望向他,笑了笑,“我同嫂嫂你必然得娶一个?那我若是一直不肯,你又待如何?”

    我未再给他辩白的机会,只自顾自平静地接着道:“你要我嫁,我不得不嫁。可除了这个,我们之间,再没有旁的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1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