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夜里是很不该不睡的,这主要是因着人往往无法预料到自己夜里会做出什么有违本心的事来。

    我望了他许久,他像是梦到了什么,眉头蹙得更紧。我亦跟着皱了皱眉,手下意识地覆上他额间,替他抚平眉头,动作娴熟得像是已然做过无数遍。

    他眼皮动了动,我才恍然惊醒,将手收回去,见他并未真的醒来,才松下一口气,转过身,不知何时睡了下去。

    第二日我醒过来时辰还早,身侧空荡荡的,我摸了一把,已然是凉的。我刚心道如此甚好,也不必我怎么费劲,就已然是形同陌路了,这念头还未转完,他便推门进来,身上是简单的练功服,见我坐了起来时怔了怔,“怎的醒得这般早,可是我吵了你?”

    这话问的倒像是寻常夫妻晨起时的话,语气中不经意夹杂着温柔。我本只想冷硬点点头,延续昨日的派头,可又想着若是真这般过一辈子,我怕是得哑了,是以到头来还是说了一声:“不是,我向来睡得浅。”

    过了些日子我才知晓,就因着我随便掰扯的这一句,他硬是改了十数年来练武的地方。

    宫人进来伺候着梳洗,我夜里睡得晚,神色难免憔悴,上了些胭脂才盖下去。嬷嬷们都是人精了,看我这幅样子,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面上皆是喜色。

    直到有嬷嬷打起床幔来,我才倏地想起什么来,瞳孔一缩,昨夜里竟是全然忘了白喜帕这回事。

    我紧紧盯着那嬷嬷将白喜帕捧起,欢天喜地的收了起来,准备去交差,一切瞧起来都并无什么异样。我心念微动,扭头去看太子。他抬起眼来,淡淡朝我一瞥。他正端着一盏茶,刚送到唇边,我的目光在他略有些不自然的左臂上略一停便移开,心下明白起来。

    早膳布上来,他手中白象牙的箸在我惯爱吃的几道小菜上都停了停,夹到我碗里,我迟疑了片刻,“不必劳动殿下,我自己来。”

    他手上未停,“尝尝合不合胃口。”

    我知道这人一向听不进去旁人的话,且用过早膳后还得拜见皇后娘娘,没什么时辰耽搁,便由着他去了。

    东宫的宫人自然规矩得很,相比之下,我带来的几个陪嫁丫鬟,尤以怜薇为首,便十分不懂事了,本是远远站在我身后,可以我的耳力,都听得到她们压低的偷笑,何况太子。

    这回拜见皇后娘娘顺遂得很,她虽是因着先前我名声受损,对我仍是颇有微词,可这婚事乃是她亲去同圣上讨来的,自然不好打自己的脸。是以只寥寥说了几句,又隐晦提点了提点,便叫我告退了。

    我虽是仍未想通透其中门门道道,可也大概明白,前一世她赐药也好,赐死也罢,这一世又是亲去求了赐婚,其实不过是要替太子稳住那位子。饶是我再明白天下父母心,她逼着我喝了几年的药也是实打实的,我着实对她体谅不起来。

    甫一出了皇后娘娘的安阖宫,我心头卸了重负,轿撵都未用,轻轻快快走着,迎面便碰上了昭阳。

    她快步迎上来,张口便是一声“嫂嫂”,叫得我脚下一软。

    她欢欢喜喜道:“昭阳第一回见着嫂嫂同太子哥哥的时候,便觉着煞是般配。嫂嫂不知,太子哥哥望着你的时候,那双眼里除了嫂嫂简直装不进旁的东西半点儿去。如今果真是姻缘天定。”

    我委实不好扫她的兴,只含了笑在面上,腹诽道哪是姻缘天定,分明是贵在人为,还是强为。

    话音刚落定,她便又苦了一张脸,“前日里皇后娘娘忽的说要着手准备我的婚事了,问我可有中意的人选。我磨了太后好一会儿,才磨得金口玉言,允我再留两年。也不知我这姻缘是要定到哪儿去。”

    我记得前头我们在府上酿酒之时,她便说过类似的话,便存了两分调侃问道:“公主日日记挂着这还不知是哪位的驸马爷,难不成真是有了人选?”

    她果真偏头思索了片刻,而后认真道:“他须得会武,要打得过十个我加起来,可也不能像个莽夫,还是有城府一些的好......”她一口气说了一连串,最后摇摇头总结道:“只可惜,我还未碰上这般的人。”

    我笑开来,拍了拍她手叫她且先放宽心,日后必然遇得上的。

    好容易逮到不必回东宫的良机,我缠着她好一阵子,直到一同用了午膳,她才后知后觉从她太子哥哥手里头抢人抢的有些过了,急着将我送了回去。

    我倒不是因着上一世对东宫有了什么心理障碍,只是前头他同我一般别扭的时候还好一些,如今他自说自话得很,叫人不管说什么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里,只剩了我一个人别扭,便愈发别扭的难受。

    我磨磨蹭蹭回了宫,进宫门已过了午时。本满心盼着太子这时候不在东宫里头,可一进前殿,便愣住了。

    他守着好大一桌菜,早已不知热过了几回,现下还是冒着热气的,见了我只面色如常地说了声:“回来了。”

    我点点头,欲言又止了两回,还是说出了口,“我已用过膳了。”

    他解释道:“母后宫中未留你,我便想着回来陪你用膳。”说完这句,他才动了筷。

    他一个人用着膳,满满一桌,我只一瞥便发觉大多是我爱吃的。身边却是连个伺候布菜的都未留,无端便有些寂寥。

    我咬了咬嘴唇,仍是转身走了。

    我回了自个儿宫室,打算补上一觉,也可免去同太子打照面。

    怜薇替我捏着肩,平素里我是不用她捏的,一是练武练得一身筋骨并不那么娇气,二是她手劲儿确实欠缺。我见她这般无事献殷勤,便知她定是又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她便犹豫着道:“殿下今日本是特意回宫陪娘娘用膳,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宫人怎么劝殿下都不听。”

    我阖着双眼点点头,“那又如何?重一些。”

    她手上加了力,“先前夫人特意嘱咐了奴婢,要奴婢提醒着娘娘。”

    “好了我知道了,不过是母亲遣了你日日同我说不要恃宠而骄。”我自个儿捏了两把肩,接着道:“可我只是真的不在意。”

    一连三日我同他都是同榻和衣而眠,楚河汉界不越雷池半步,且东宫的账目移交到了我手上,我头疼得很,点着蜡烛看的头昏脑涨,往案上一趴都能睡着,第二日再在榻上醒过来。

    到了归宁这日,我满心想着要好生问问嫂嫂这账目的事,东宫诸项事务琐碎繁复,饶是只将最要紧的交到了我手里头,我亦是捉襟见肘。这几日里我对母亲和嫂嫂的敬佩登时上升了一个高度――这管家可比行兵打仗还要难上一些。

    回门礼满满装了五车,宫人一大早便将一切都备好了,不敢有丝毫怠慢。我同他同乘一辆马车,只是我心里头念叨着算不完的账,也顾不上他。路走到一半,他忽的笑了,说道:“东宫的账目你若是心烦,便不必算了,我另作安排。”

    我怔怔看他一眼,心里犯嘀咕,他怎的连我正烦心这个都这么清楚?更何况东宫里头如今连个侍妾都没有,我若是不管这些事,便只能他自个儿亲自管,“不必劳烦殿下操心了,算得清楚的。”

    这短短几日,他已是练就了不必看我反应便能自说自话还说的十分欢愉的本事,如今打破了沉寂,便有一搭没一搭说着,我偶或回应一两句,好叫这太子殿下看着正常些。

    马车渐渐缓下来,我掀开帘子,定远侯府的御赐牌匾悬在朱红大门上,十足十的气派。

    全府上下都候在门口,太子先一步下了马车,而后伸过手来。当着满府的面,我不好拂他的面子,便任由他将我扶了下来,他眸中笑意愈发深起来。

    众人眼见着就是要拜,我慌忙向前几步,扶起祖母来,“祖母这般可是折煞安北了。”

    折腾了好一阵子,这才全都进了府里。

    回门礼节也是不少,等到腾出空来,已是午后了。我好容易同嫂嫂有机会独处,还未开口,她便递给我一本书册,“我知你接掌东宫定是有不少问题,是以早先便在编这册子,基本都在里头了。”

    我接过来只粗粗一翻,她便接着道:“你且回去再看。我有更要紧的要同你说。”

    我点点头,将书册仔细收好。

    “我前两日在街上遇上一人,这人我有印象,上一世里再过几年他便要作下不少孽。你说我该不该这时候便将他除了?”

    我沉吟片刻,“还是不该。上一世同这一世多少还是有些出入,何况这人这一世还未做下什么,让他为还不存在的事儿还债,有些残忍了。”

    嫂嫂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当局者迷,你旁观的时候我瞧着是清得很。”

    她声音沉了沉,“还有一年多一些,我们得抓紧了。太子不失为一个突破口。你们之间的事,我亦只能点拨到这儿了,要如何还是看你的意思。”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4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