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嫂嫂这话我听了,其实也觉是有几分道理。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系下的心结又哪是三言两语便能解得开的。又兴许有近乡情更怯的缘故罢。

    太子同我可谓是相敬如宾,既是井水不犯河水,我便也没那么抵触,日子一长,也渐渐习惯了有人一同用膳,一同就寝。

    我查账的时候,他便在我身边处理政务,朱红的笔墨蘸在羊毫笔尖上,眉目肃然。偶或碰巧抬头,撞上他望过来的目光,两人皆是迅速转开视线,接着看自个儿手中的正事。

    这些日子里我并未懈怠练武,每日午后都是要腾出少说一个时辰来的,实是顾虑着上一世那事,倘若到了最后关头当真阻不得它发生,北疆拼死我也还得亲去一趟。太子若是亦在东宫且无甚事,便会指点一些,点到为止,分寸把握的甚至有几分疏离。

    诗书史籍也还是读着,书目是嫂嫂再三权衡列出来的,她苦口婆心劝我道:“等那事了结,你这一辈子还长着呢,该学的还是要学着些,正所谓润物细无声,日后你用得上的。”她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祖母之辈谆谆教诲的架势。

    我展着书册,一字一字读,生搬硬凑着啃,翻上两页便困倦了。他不知何时走到我身侧,修长的手伸过来,将我面前的史册拿过去一些,而后手指点着,一句一句讲给我听。他微侧着头,眼帘垂着,声音低沉悦耳,书中典故更是信手拈来,讲的很是仔细。

    我略有些失神,只顾得上盯着他侧颜看,看那纤长睫毛下的一双桃花眸。他忽的抬眼看过来,我咳了一声,低下头去。他食指在书案上扣了两下,“方才说的,都听懂了?”

    我迟疑片刻,还是实诚地摇了摇头。他没忍住勾了勾唇角,又细细讲了一遍。他讲这些的时候,碰到什么前朝的事与史相似的,也会结合起来与我说道。我不动声色跟着往下问几句,他也没有丝毫瞒着的意思,可惜我不能问再多了,生怕操之过急引他起了顾虑。

    太子妃的身份固然尊贵,同旁的夫人们接触起来要容易些,可也颇多限制。我一举一动自有中宫盯着,明面上许多话都问不得,亦听不得。相比之下,嫂嫂便方便多了。虽说先前的事仍惹人非议,可世子妃的名头却是稳稳落在她身上,兼之府上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旁人再如何作想,也要给几分薄面。

    她回想了前世里几个好说话又离权势中心近些的夫人,多番考量,拟了一份名单出来,一面结交着,一面探着消息,观着局势。

    要说前朝之上同前世出入最大的一样,该是四皇子。

    嫂嫂抿了一口清茶,“上一世里我同四皇子亦是没什么交集,阖宫家宴倒是见过几回,只记得他是在太子登基后三年病逝的。”

    我记起那日见到的四皇子的模样,颇有几分温文尔雅的气韵,身子骨瞧着也是好的,怎会年纪轻轻便病逝了?

    果然,嫂嫂声音沉了沉,“暴病而亡。来得突然,御医去了好几个也束手无策,不到一日便没了。”她的手滑过杯盏边沿,“当年我还有几分讶异,本想暗地里查一查,可我刚出手便被已是皇上的太子察觉,只能不了了之。”

    我给嫂嫂续了一杯茶,问道:“前世里他都未曾掀起什么大风大浪,这一世是怎的忽然能同太子分庭抗礼起来?”

    嫂嫂意味深长瞥了我一眼,“因着上一世太子一直待在上京里,事事压他一头,他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施展不出。太子亲征这步棋走得,委实是烂的不行,压根儿不像是他的手笔。”

    我咽了一口唾沫,眼观鼻鼻观心,没接这话。

    嫂嫂叹了一口气,“也罢,四皇子虽是有丞相那边儿做后盾,太子如今不也还是有了定远侯府,兵权才是实打实的东西。”

    我思衬片刻,“照嫂嫂这么说,如今太子同侯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意思了?”

    嫂嫂安慰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你也不必太为他劳心,太子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四皇子在他手里头,翻不上天去。”

    末了,她又嘱咐了一句:“安北,凡事留个心,不可全信,不可偏信,亦不可不信。”

    我郑重应了一声“记下了”,她才放下心去。

    自入了冬来,太子陡然忙了起来,又不知是在忙些什么,明明前朝也未出什么大事。

    这日里,宫女掐着时辰布上了晚膳,我同往常般等着他回宫。等来等去,只等到了他身边的左郎将朝我一拱手道:“禀太子妃,殿下有要务在身,便不回宫了。”

    那日晚膳怜薇为我布的菜,我一口都未少吃,可就是觉得欠了点味道。

    夜里我熬到子时才睡下,他却连个影都未瞧见,原这不回宫是当真不回宫了。

    第二日晨起,我瞥了身侧平平整整显然未有人睡过的床榻一眼,按了按额角。

    一连两日皆是如此。

    又隔了一日,更衣梳洗时,我吩咐怜薇道:“待传过早膳,你将前些日子里皇后娘娘拿来的名册找出来。”

    怜薇应了是,带了几分不悦道:“皇后娘娘是要娘娘给殿下纳良娣,可明明大婚才不过三月余。”

    我皱了皱眉,“越发没规矩,这话若是叫旁人听了去,你有几个头够砍?”

    我望着镜中,将步摇取下,换了只简单的簪子,“人是给殿下纳的,他若是无心,旁人塞也塞不进来,他若是有意,又何止良娣。”想了想前世里东宫各色美人姹紫嫣红的盛况,又道:“这几日殿下行踪不定,你且私下里探一探,若是真有什么,早日迎进东宫里,也免得遭人非议。”

    “过两日便是冬至,宫中有家宴,那名册且先搁到冬至后再商定罢。”

    禧宁十一年冬至。

    宫宴端的是丝竹声乐歌舞不歇,一派祥和温馨之景,实则是片刻也放松不得。皇子妃们由我带头向父皇母后敬了酒,便各自落座。我面前的菜几近没动过,无他,这一动筷子讲究实在颇多,不如只意思意思,不真动的好。先前忙着准备,午膳也未怎么用,是以空着腹几轮酒敬下来,已然有些微醺。

    再有皇子公主向我举杯之时,坐在我近处的太子拦了下来,“安北不胜酒力,这杯孤代她喝。”有人调笑了两句,可毕竟是在皇上皇后面前,不好太闹腾,便这么过去了。昭阳远远冲我眨了眨眼,笑得开怀。

    好容易散了宴席,我在马车上迷糊了一会儿,待到下车时,身上多披了件大氅。

    他在前头一步远走着,我在身后跟着,一路无话。直等到殿门打开,他方回过头来,我一眼望进殿里去愣了愣。

    铜炉小锅氤氲着腾腾热气,食材新鲜得很,切成薄片在小盘子里摆的极好看,摞了一满桌。

    我满心欢喜问道:“古董羹?”

    他颔首,“宫宴口味清淡,想来不合你胃口,便叫她们提前备下了。”

    有小丫鬟已然将食材下了锅,香气漫上来,萦绕在鼻尖,我深深吸了一口。早些年我便好这口,冰天雪地里头守着热腾腾一锅,吃得热气蒸腾满身,惬意极了。北疆虽没这么讲究,不好寻铜炉锅,拿一只瓦罐来也是一样的。

    热乎乎的吃下去,这些日子郁结心头的都散去不少。他只略动了两筷作陪,余下的时间自斟自饮着看着我吃,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我舒坦放下筷子,笑意盈盈地望过去。

    他将杯盏搁下,“用好了?”

    我点点头。他伸过一只手来,“带你去看个东西。”

    许是热气进了脑子里头,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着,想也未想便握住他手。

    他领着我进了偏殿,里头只点了一只蜡烛,柔和的光晕散在黑暗中。

    我手被松开,他往前几步,我方才看清案上摆的木偶。

    我忍不住眉眼弯了弯,在近处坐下,支颐望着他。

    在空荡的偏殿,昏黄烛光下,他自导自演了一出傀儡戏。手中两个木偶雕得栩栩如生,一个像我,一个像他自己。

    俗套的剧情老套的结局,可当两个木偶共白头谢了幕的时候,我眼角却湿润了。

    白首不相离。

    我听见自己别扭问道:“你该不会是这些日子里都在忙这个罢?”

    他咳了一声,“我特意找了上京手艺最好的学,只是这木偶看着简单,内里玄机繁复,真雕起来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我笑起来,抬眼望进他眼底,心里像有一把火燎原而起,灼的心口滚烫,面上却平静问他道:“萧承彦,你说我敢不敢再信你一回?”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5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