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们挨得很近,近到他身上龙涎香的味道都浓郁起来。他低下头望着我,目光温柔而深邃,叫人不由自主深陷其中,且是愈陷愈深,像是一脚踏进了没有底的深渊,只听得风声痴缠。

    吻细碎落下来,微带些凉意,点在我发际眉间,我双眸轻阖,他的声音响在我耳畔,紧贴着耳廓的位置,很低却很坚定。他珍而重之地同我说,“只要你信,我以性命护你无虞。”

    我睁开双眼,定定望了他一眼,而后双臂环上他脖颈,吻了上去。

    那里面夹杂了太多我亦分不清楚的情绪,爱恨嗔痴,情丝交缠,离心作土,死别为壤,从前世生长蔓延,淌过阴阳,在今生开出风姿绰约的花来,摇落一地芳华。

    明明唾手可得,为何始终是我的求不得。

    泪珠滚下来,混在纠缠的唇边,尝起来有些发涩。

    他吻在我眼角,声线已然喑哑下去,诱哄道:“不怕。”

    我脚下一空,被他打横抱起来,这个角度仰头,刚好看得到他的下颌线,弧度冷硬,我伸出手,用手指轻轻勾勒了一遍。

    他将我往怀里紧了紧,大跨步走出偏殿,回了寝殿里头。一路上所遇宫女皆是低下头去,一眼也未多瞧,十分恭谨,自两侧将帷幕一层层打开,待他行过,再一层层放下。饶是这般,毕竟这身子仍是个青涩小姑娘,脸上热腾腾一片。我默默揪着他衣襟,把脸埋在他胸口,听得他心跳如鼓擂。

    殿门被轻轻掩上,床幔飘动,他用手护着我头,轻柔将我放下来。比之他怀中,床榻上还是有凉意的,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安抚地在我唇上浅浅啄了一下,而后衣裳滑落的声音响起,他跨上榻,手撑在我身侧。

    一缕碎发被撩到耳后,他低低笑了一声,“以往看你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时候怎么胆小起来了。”

    我哽了哽,记起上一世成亲那夜,深知眼前这人到底多能折腾,面上很是一言难尽道:“我反悔成不成?”

    他眼睛蒙上一层暗色,低下头来在我颈边咬了一口,“不成。”

    好在他还留了两分理智,多少还能克制些,末了将我环在怀里,吻了吻我发顶,声音里是绷不住的欢愉,“歇会儿?”

    我瞪了他一眼,凉凉道:“你还有早朝,而我便不一样了。”而后又冲他一笑,“奉陪到底。”

    他声音又有些哑意,“你若再不睡,这朝便不用上了。”

    我背过身去,仍在他怀里窝着,后背能感觉到他一下一下的心跳,连带着我的心跳。龙涎香的气息沾染在身上,他睡得向来浅,只同我一处的时候能略微沉一些。一时半刻我睡不太着,将床幔上细密的云纹朵数生生数了三遍,凡八十余一朵。

    我侧过身去,在他嘴角轻轻一吻:“我不用你护着的,阿彦。我所求的,自始至终,不过是以真心相待,再无欺瞒。”

    凡事开头难,也就是说,一旦开了这个头,后面便是顺其自然。

    过了几日,在我将那本从皇后娘娘那儿拿回来的名册抛之脑后的时候,那册子被翻了出来。

    我本是一面吃着梅花酥,一面翻着月初的账目,很不容易地专心致志着,一时无暇顾及太子在做甚。

    “秦安北。”他沉着声唤我,彼时我口中还叼着半块梅花酥,被连名带姓这么一叫,心中不详,差点噎住。

    名册被抛过来,我轻松接住,面带疑惑地翻了两页,认出是什么名册来那一霎脸便僵住了。

    “你难不成是日日在东宫里闲狠了?”他这脸色我总觉着是在哪儿见过,搜肠刮肚想了一阵子,是了,是大哥在嫂嫂说要给他纳妾那日。

    “不闲,忙得很。”我心里想着毕竟是皇后娘娘吩咐下来的,这事他能拒了,我是不能的,便十分不情愿地问道:“可还能挑上一两个出来?”

    他冷笑一声,“满上京你能斗得过的名门贵女,我还当真挑不出来。”

    我登时松下一口气,正事还未查出眉目来,若是再多添几个人窝里斗上一斗,必然得掉一大把头发。

    且旁的不说,他这话虽是嘲讽之意明显得很,我听着亦还是十分受用的。

    “这话你自去同母后说去,我可不说。”我将名册合起来,扔到一边儿。

    他眉头皱了皱,显然是明白了其中关窍。第二日下了早朝便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直到申时三刻才回来。

    我亦不知他是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才劝得动母后,总之往后皇后娘娘再也未提过替他纳良娣一事。

    这委实算不得我的错,且同嫂嫂那发自肺腑真心实意地想为大哥纳妾不一样,我勉强还是能算作被逼无奈。可就这般,他亦还是同我别扭了好几日。

    我同嫂嫂吃茶的时候问了一句:“当日你要为大哥纳妾之事,是怎么了了的?”

    嫂嫂沉吟片刻,而后道:“你大哥脸黑了整一日,后面你来同我说了一场话,我把那念头打消下去,第二日他也便如常了。”

    我颇不死心地追问道:“嫂嫂便没说什么,没做什么?”

    她似是仔细回想了回想,肯定道:“什么也没有。”

    是以第三日太子仍在书房里头的时候,我才认命。不是人人的夫君都同大哥那般温柔体贴又好养活的,我在心里暗叹道。

    用过了午膳,我方提了小食盒去了书房里头。他仍在看政务,我默不作声将里头的小菜摆出来,碗筷还未取,他便靠了过来,凉凉道:“还不错,只三日便将你等过来了。”

    我白了他一眼,“午膳可用过了?我叫小厨房备了几道小菜,暖胃的。”

    这时候碗筷才摆好,自然是只一副。他怔了怔,颇有几分不可置信问:“你是用过了?”

    我实诚地点点头。他按了按额角,“你见哪家的夫人是在这个时辰上,自个儿先用过膳,再单独给她夫君送一份儿来的?”

    “若是我还未用,而你用过了,那我到底是用还是不用,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小声嘀咕道,也知他耳力好,约莫是听清了的。

    他重回书案前坐下,“罢了,我看过这些再用。”

    我瞥了一眼摞起来的文册,估摸着等他看完还得半个时辰,便叫人将吃食撤下去,过一阵子热了再上。

    左右也是无事,我便上前替他磨起墨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而后接着低头看文书,唇角却勾了勾。

    我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政务,他一一解释给我听了,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我知他定是有话想说,便默默等着。果然,只安静了半炷香的时间,他便倏地开口:“贺盛回来了。”

    我“哦”了一声,磨墨的手依旧轻重有节地均匀用着力。

    他挑了挑眉,望过来,“明日一早便该到了,只是我这几日没同你说。”

    磨墨委实是门技术活,我控着力道,“今岁北疆风平浪静,也该是这个时候回来。这么说来,父兄他们也是要回来了的。”

    这话说完,我方后知后觉问道:“你该不是这几日这么别扭就是因着这个罢?”

    他没吭声,我心里暗暗道果然如此。

    他这人,疑心实则是有些重的。从前一世来说,他对贺盛有心结不是一日两日,若不趁这个时候多多少少解开些,旁的不说,他日后登基难免不对贺盛戒备,贺盛亦难同他君臣一心。这般下去,对这两人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我叹了口气,“我同他一清二白,当真是什么都没有。不过都是你自个儿想出来的罢了。”

    我接着诚恳道:“只是在北疆相识一场,一同打过几场仗,是过命的交情不假,可于我而言,没有分毫男女之情。”

    他低声应了一声,将手边一本文书收起来。

    我见他油盐不进,不免有几分恼火,将墨锭一丢,“你还是不信?”

    他抬起头来,眼中分明含着笑意,“我可说过你们什么?你便在这儿说这一大通。”

    我想了想还是将他先前分明说过的话咽了回去,罢了罢了,就权当是他未曾说过罢。

    “好了,磨了这许久的墨累不累?”他将手伸过来,轻重得宜的捏着我小臂。

    我任由他揉了一阵子,方才摇摇头,虽是想磨好墨确实费手劲儿,可也远远比不得练武的手劲儿。

    “那便留下来陪我用午膳?”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7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