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到了晚间,他早先睡得好好的,也不知是怎的开始说起梦话来,大滴的汗珠沁出来。我凑过去用袖口给他擦了擦,犹豫着要不要唤他醒过来,听得他带了几分怒气地叫了一声“你停下”,擦汗的手便不自觉停了下来。

    后面几句他说的极轻,我好奇起来,趴到他身上去听。他语气里头难得有着恳求的意味,可惜我只听真切了“别走”这两个字。

    我整个凑上去,却对上一双倏地睁开的眼睛。不过一瞬,他利落翻过身来,将我压在下头,眼底还是空茫着,呼吸急促,发着狠地吻下来。我兀自怔愣着,这回同他往常对我的风格委实不太一样,他往常温柔得很的,这回却极具侵略性。我在他后背轻轻拍了两下,生怕他是魇住了,“阿彦?”

    他眼底的茫然退下去一些,手上却没停,径直将衣裳剥去。

    末了他拥着我问道:“吓到你了?”

    我摇摇头,小指勾着他一缕头发玩,“你是做了什么梦,情绪这般大。”

    他勾住我小指,轻轻摩挲了两下,“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几日里本没再做了的。”

    我见他避而不谈,也未再追问下去,且着实疲倦,不知何时便迷糊了过去。

    这些日子里我总睡不安稳,约莫是自个儿也抗拒着的缘故――总觉着这样平稳的日子是偷来的,过一刻便少一刻,下意识地不愿意睡着了。这就好比曾经饿了好几天吃不上饭的人,突然发了一笔横财,便会日日夜夜想着这财会散,是一个道理的。

    我抬抬手便能抚摸到他的脸颊,能够亲吻到他的眼角,日日同他厮守,每个时辰都掰碎了掺进他身边,可偶尔静下来,便倏地心悸,而后整颗心都空的发慌。大婚前,我第一回拒了太子那次,嫂嫂曾问过我,缘何记起前世后对太子决绝至此,明明前世里末了那些日子,我同他之间只恨造化弄人阴阳永隔,并无甚旁的悔憾了。

    彼时我闭上双眼,记起纷飞的雪落在黎明前,记起他颤抖的手握着我,想用力又不敢太用力。太子的位置坐的久了,不管是旁的人还是他自己,都信了他有通天彻地之能,不服天也不信命。唯独那时候,我才感受到了他深不见底的绝望。

    他是在我心尖儿上的人,那么一丁点儿毫无防备柔软的一塌糊涂的,用来爱人的地方,全给了他,分毫未剩下来。即便那地儿后来成了血淋淋的一片,那也还是他的。说没有随着他心疼的话,自是假的。

    我同嫂嫂说:“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还消磨在争执里,未免也太对不起彼此。”只是世事难料,去护国寺那一趟前,我竟重又爱上他一回。世间事,唯独欢喜这一样,着实最是藏不住。“可这不是能一笔勾销了的意思。那些东西,它始终还是在的,横亘在那里,有朝一日总会出来刺你一下。”

    如今同他端的是琴瑟和鸣,恩爱不疑,可也总怕着,怕有朝一日。

    意识涣散开前,我在心里告诫自己,既决意信他,便是重新来过,不该再这般作想才是。

    但我紧接着便做了一个梦。是北疆的大漠莽莽,他挽着我的手,我们往前一直一直走着,时不时相视一笑,他握我的手便紧上一紧。望不到来路的黄沙上,只留下两串脚印,蜿蜒而至脚下。走着走着,我惊觉相扣的手不知何时松了开,猛一回头,便不见他了。于是天地间便只剩了我一个,来时的脚印被风沙掩去,要去的路不知在何方。我进不得退不得,只是站在原地。

    那时候我并不知晓,我们前前后后,做着的是极其相似的梦。一个是回首不见人,一个是要走留不住。

    总而言之,皆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自梦中惊醒,依旧躺在他怀里头,他微微支起身子,看着我笑,“我都要疑心是这儿风水不好的缘故了。”

    我揉了揉眼睛,抓住他一只手狠狠咬了一口泄愤,暗搓搓地开始寻思将他足筋挑了――既报前世之仇又叫他往后永不能忽的不见了――这事儿能成的概率有多大,终还是放弃了这十足十阴暗的念头。

    他将我嘴里的手拿出来,无可奈何地瞧了一眼上面一排齐齐整整的牙印,屈起手指来便要弹我。好在我动作够快,学着他顺势勾住他手指。他忽的起了兴致,换了小指勾住我小指,“拉钩。”

    我不可置信地看他一眼,“阿彦,你几岁了?”

    他神色专注,甚至郑重到有几分肃穆,一字一句望着我道:“除非生死,绝不放手。”

    我心口一动,小指用力勾住他的,“即便生死,亦不放手。”而后飞快将那一套动作做下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他含笑瞥了我一眼,“到底谁更幼稚?”

    我一本正经回道:“那不同的,我的意思是,只许给你一百年。”我瞧了一眼外面的天,估摸着时辰,接着道:“我且先睡下了,你便不必了,这眼瞅着便该上早朝了。”而后在他黑下去的脸色里往上扯了扯锦被,舒舒服服闭上双眼,这回倒是睡得快了。

    父兄他们回来比之贺家晚了五日,早先贺家的接风宴我是收了请帖的,不过太子凉凉一瞥我便生生成了“昨日里太子妃不知怎的突然得了伤寒,御医叮嘱不宜见风,实在不便出宫,还请见谅”。

    父兄他们回来这日,我巴巴儿跑到他跟前问道:“我这伤寒今日可否好了?”,他矜贵点了点头,方才陪我一同回了府。

    接风宴要等略作安顿再办,是以这日里只是寻常家宴。席上大哥初时还算自制,几杯酒下肚,心便全系在嫂嫂身上。在我第三回同他说话说了两遍才得了他一声“嗯?”的时候,终是忍无可忍,扭头对太子幽怨道:“我们不若早些回去罢,反正我瞧着我俩也很是多余。”

    也不知太子是怎么想的,宴后说是想去我先前那屋里瞧一瞧。那屋子自我出嫁后便再未动过,一应陈设还是我在府上时的模样,只时时有丫鬟清扫罢了。

    他四处翻看了翻看,找出一只木箱来,询问地望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箱子并未落锁,应当不是什么紧要物件儿――虽说我亦没什么紧要物件儿不能给他瞧的。

    他抬手掀开,我亦从榻上起身往里头望了一眼,所见满满当当是当年他所赠的旧物。只不过这一些里的是我不怎么爱摆弄的,早早便收了起来。

    他面露欣悦,“你竟都还好好收着。”

    我犹豫了片刻放起来再未瞧过同好好收着的区别,发觉除了心情有些略微出入外结果倒是一致的,便点点头应下了。

    他又看了眼并未怎么落灰的木箱,怕是暗暗认定我曾十分上心经常翻看,“也是我当年不曾留意到,一直以为你对我不曾有过意。是我愚钝了。”

    我笑着道:“是啊。”,心里头想着回头便要让母亲给新派来打扫屋子的小丫鬟涨月钱,先前经年累月落在上头的那么厚一层灰都被抹了个干净。

    我上前去随手翻了几样,忽的手顿了顿。

    我右手边是一封信,烫金边的信封,很是眼熟。

    书信不过是用来传递消息的,选纸上讲究是因着好纸方能写好字,可在装饰上讲究的,委实罕见。就我所见,也便只有他一人有用这样的特制信封的习惯。只是这许多年以来他不同我写信,有什么事都是亲来寻我面谈的,他的信我亦只收过这样一封。

    不对。我似是在旁的地方也见过这信封。

    我瞳孔缩了缩,记起来是在哪儿也见过这样别致的信封。

    耶律战手里。

    他见我出神许久,轻轻拍了拍我手背,“又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来,慌忙摇摇头,将那信封搁下,往旁的东西堆儿里塞了塞。

    可他已然看见了,伸手拿过去翻看两下,“这个我记得,是那年上元节。”

    我顺着他说下去:“是,那日你还好大的脾气。”

    他笑开来,“我好容易才寻得由头将贺盛拘了,没成想你竟是同贺南絮一道,将我生生晾了那么久。”

    我听见自个儿声音有些干涩问道:“当年我便想问了,这信封精巧不似寻常的信封,你一向用这个?”

    他沉吟片刻,“自十岁那年起,一向便用这个。”

    我咬了咬嘴唇接着问道:“是只你一人这般,还是皇宫上下都这般?”

    他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若是都这般,那还都费这番功夫作甚?十岁那年,朝中出了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案子,我想了个主意,最终几封信下去破了此案。父皇夸赞不已,御赐了镶金边的信封并一枚玉令牌下来,取得是金口玉言的意思,特准东宫用。”

    我将心头顾虑强行压下去,“唔”了一声,同他道:“你也看了个差不多,时辰不早,我们回去罢。”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77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