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回东宫的马车驶得平稳,我靠在他怀里头,难得的安静,抓了他一只手玩儿,按着他虎口上练剑磨出来的茧。一时只听得马车轮子咕噜噜滚过黑夜的响动。

    他见我久久不言语,以为我是刚从府上离开便又想家了,捏了捏我手道:“你若是想家,我时常陪你回来便是。再者,你也大可叫贺南絮常往宫里来。”

    我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低低唤了他一声“阿彦”。

    他转过我身子来,让我面对着他,而后无不担忧地问道:“怎么了?这一路上魂不守舍的。”

    我下定决心,抬起眼来直视着他,一字一句道:“那日我同你说要信你,便是当真会信。”

    他屈指敲了敲我额头,“不然你还得信哪个去?”

    我信你这三个字,于我而言,远比旁的话重得多。我原以为自个儿是信怕了,难再对他如最初一般,可当我第一眼瞧见那封信,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想着的却是,决计不会是他,必然是有人在打着他的名号。

    他已然是一国储君,难不成还等不了这几年,又何必屡屡犯险。

    嫂嫂这几日忙着接风宴,隔了许久才得空进宫一趟。我将此事同她说了,且在这许久的空里头,我已琢磨出了个大概――即便只是个大概,也琢磨到头发一掉便是一把,晨起梳头的时候满地的青丝,小宫女以为是自己手重,跪着怎么也不肯起。结果第二日换了人来,仍是一地。

    太子这几日分外爱揉我发顶,脸上差点就明晃晃写着“再不多揉两把日后怕是就没得揉了”。我叫小厨房连着做了好几日有乌发功效的膳食,直吃到太子脸色同黑芝麻相差无几,方心情好极地叫了停。

    琢磨到这步田地,这时候才敢十分笃定道:“查四皇子。”

    私通外敌,必是暗地里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若是成了自然是好,若是不成,一旦东窗事发便推到太子身上,左右背后这人是不吃亏的。

    算计来算计去,除了储君的位子,旁的也没什么值得这么一顿折腾。

    嫂嫂挑挑眉,“除却太子外,诸位皇子之中确是他最有一争之力。可觊觎这天下的,不独四皇子一人。”

    我知她上一世以太后之尊扶持小皇帝上位时,没少同小皇帝的几个皇叔斗,比之早早暴病而亡的四皇子,活得久且闹心的那几个自然给她留的印象深刻得多。这时候会习惯性地往他们身上想,也是自然。

    我叹了一口气,足以见得,有时候印象这东西,着实是很限制人的想象力的。

    案上的茶已有些凉了,为着方便说话,殿内并未留人伺候,我便亲手将冷茶倒了,斟上热的来,递给嫂嫂,问了一句看似毫不相干的话,“嫂嫂觉着,太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她先是揶揄地笑了笑,“你且先说是想听我夸他还是骂他。”而后抿了一口热茶,正色道:“杀伐果决,心思深沉,颇有些手段。就作皇帝来说,也便只疑心病重这一样不太好,余下的倒没什么好指摘的。”

    我又替她续上茶,“四皇子暴毙,有心人多多少少会有些猜测,就连嫂嫂当年都动了要查的念头,且被太子挡了下来。这其中若是没有点弯弯绕绕的,嫂嫂可信?”

    她眉头微蹙,我接着道:“明知暴毙惹人注目,却偏偏用了这样的手段,这是一刻都不想多耽搁了的意思。”

    “正如嫂嫂所言,太子这般的人,怎么会放任早早便觉不让他省心的四皇子三载,再大张旗鼓地除之而后快?”

    嫂嫂闭了闭眼,再度睁眼时,眼底清明一片,“他是在忌惮什么,等了三年,才等得时机成熟。”

    我心道同聪明人说话果然容易,若是怜薇,怕是我得生生讲上一个时辰,也不定能将她讲明白了。“嫂嫂先前同我说,太子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己的人渗透进北疆。我估摸着,三年,虽同贺家当时在北疆的势力不能比,但想必也有了底气。”

    嫂嫂垂下眼帘,轻笑了一声,“果然还是同贺家有关。”

    话已至此,两人皆是心照不宣。若是四皇子一早便同契丹勾结,这一切便好解释的多。有疑点的也就只一样了――贺家究竟参与了多少。

    按常理来讲,前世的贺家,嫡女是皇后,又手握重兵,再怎么想不开也不该同四皇子牵扯上。可萧承彦对贺家的防范已然超出了对外戚的顾虑,至少在对付四皇子一事上,他分明不信贺家。

    琢磨到这儿的时候我盯了太子整整一日,委实看不穿他那九曲回肠的心思,只得做罢。太子察觉后,将手上的册子往书案上随手一搁,朝我走过来,“你总不至是时至今日才发觉我生的好看罢?”

    我被这人的没脸没皮梗住,真真切切道:“我只是好奇你心里整日在想什么。”

    他拉过我一只手去,放在他胸口,“你问问它在想什么。”

    我见他眸色熟悉地深下去一些,一面往后退一面往回抽手,“还是不必了。”

    他按着我的手分毫不动,我往后退一步他便上前一步,直到我紧贴到墙上,退无可退。

    我当即指了指外头还亮堂着的天,“天...天还亮着呢。”

    他笑了笑,附在我耳边缓缓道:“那便等晚上。这可是你自个儿说的,到时候不兴反悔的。”

    “若我所料不错,那么当年我父兄之事,根源实则出在四皇子身上。”我伸出手去握住嫂嫂的手,犹豫了犹豫,还是接了下去:“贺家想来也是逃不脱干系的。”

    嫂嫂反手握住我,“我同贺家早已是恩断义绝,你不必顾忌这些。”

    她沉吟片刻,方说道:“贺家还是好办的,三哥此时尚在军中,若是他知道了什么必然会点醒你我。四皇子这儿略棘手些,我这些日子回去想想法子,你切记不要轻举妄动。你同太子如今乃是一体,上上下下太多人盯着,你若做点什么,难免让人误会也是太子的意思,打草惊蛇便不好了。”

    我点头应下,“回头我将此事透露给他,他若是想动手,该比我们有效果得多。”

    嫂嫂深深看了我一眼,“你既决意信他,也成。”

    除夕一过,禧宁十二年的太阳升了起来。

    出嫁后过的第一个除夕夜,宫中家宴结束已是半夜,回了东宫,便与太子一同守着岁。

    家宴的时候我见着了四皇子,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看得我本就不怎么吃的下的宴席更是没怎么动。他倒是恍若未觉,还隔空向太子敬了一杯酒。

    我想着择日不如撞日,便索性同太子说了此事,岂料我刚刚开了个头,说他那信封的问题,他便含了笑问道:“你是在哪儿见着一样的了?”

    我怔了怔,他解释道:“那日你便是从瞧见信封开始不正常的,后来又那般问我,必是曾见过的。我不说破,是因怕你心有顾虑,我便是问了你也不肯说,索性等你想明白了,先开这个口。”

    我前前后后同他讲了一通,自然略过了从前世推测的部分,只说单纯疑心是四皇子所为,叫他防范着些。

    观他并无讶异之色,我不禁挑了挑眉,“你该不会是连这都料到了罢?”

    “我又不是大罗神仙,怎么会事事都料的这么准?私通外敌,还留了一手妄图栽赃嫁祸,是我先前小瞧他了。”他顿了顿,“只不过是我这弟弟能做出什么来,我都是不意外的。”

    他伸过一只手来在我脸颊捏了捏,“你能信我,我很欢喜。”

    我先前守岁向来守不到最后去,日出前总能迷糊睡着,任凭大哥二哥他们再怎么逗着我说话也是无用。

    这回也不知是心中事太多的缘故,还是身边人的缘故,竟破天荒地清醒着看了日出。看着黑夜被照破,天边一际曙光逐渐扩散开,成了一轮圆日。

    我手心沁出了汗,成败生死,皆看这一年的了。

    说了一宿的话,此时有些口干舌燥,我喝了一壶茶才润过嗓子来。一转身,却见他垂着眼帘,少有的神色落寞,明明方才说话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我摇了摇他,“是不是最近看政务看的累着了?”

    他回过神来,摆摆手,“一看着日出心下便难受,老毛病了。”

    我心头软了软,早先便发觉,他虽是对前世一零星的记忆也未曾有,并不像是我同嫂嫂这般重活一回,可他总下意识地,会在一些地方有所反应。

    我是死在一个黎明前,如今想来,也不知那时候他是怀着何种心情,抱着一具失了温度的躯壳,静静看完了那一场日出。

    应当就是方才那模样罢,很安静很安静,像丢了魂似的,孤寂哀伤又萧索。

    我环住他,手在他后背轻轻拍了两下,他倏地将我抱紧,紧得像是要勒进他的骨血中,下巴靠在我右肩上。我眨眨眼,将眼泪憋回去,轻声道:“我在的。”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80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