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正月里丞相府设宴,递了帖子来。我本不大欢喜这些正经宴席,素日里能推的便都推了,只是这回听说贺家也在受邀之列,而四皇子生母便是丞相府的嫡长小姐,不免上了几分心,当场便应下了。

    印象里前几年贺家同丞相府走动的也不勤,这回我特意问过了嫂嫂,府上未收到请帖,许是顾虑到秦贺两家因嫂嫂这事近年不和,不欲将两家凑到一处去。只是因着我太子妃的身份,帖子单独送到东宫来一份。这便有些不合情理了,既是东宫必得要请,何不请了秦家,也算是卖我一个薄面?真是想不叫人起疑心都难。

    太子那日手头正巧有件缠人的事儿去不成,便只备下礼,我一人前去。我想着不能掉了东宫的面子,换了好几身衣裳,犹豫着不知该穿哪一身才好。我打小便在挑衣裳一事上不甚上心,出嫁前有什么重要场合向来都是母亲挑好了,我穿现成的便是。如今母亲不在,我便只好问太子。

    他瞥我一眼,瞧着不是很在意,“不必挑了,就那件黛蓝的罢。”

    我将那衣裙展开,前前后后看了一圈,不禁十分怀疑他的眼光,“平日是可以,放宴席上也太素净了,还未出正月呢。”

    我随手捞起胭脂红的袄裙,往身上一比划,嫂嫂先前同我说,不知该穿什么的时候,我穿红色准不出错。拿定了主意,当下便去里间叫怜薇给我换了上。宫绦方系了一半,太子步过来靠在门边,我听得响动回头一望,见他眼睛里分明有着惊艳的光,整个人却是欲言又止,末了只闷闷道:“昭阳也要去,到时候你同她一起。”

    我以为他是放心不下,便认真说:“不打紧的,今非昔比,即便你不在,又有哪个敢置喙我半句。”

    他转身往外走,没好气道:“随你便。”

    我颇有几分莫名其妙,不过转念一想,只当他是手头事不顺,故而心情暴躁些,也是可以理解。

    丞相府设的宴中规中矩,男女分席而坐,开宴前我被围在夫人小姐堆儿里,开宴后更是坐在十分醒目的上座,一时脱不开身,也不知那边的情况。

    昭阳拉着我酒都喝了好几杯,这宴才入了正题。

    丞相夫人抬手叫停了底下的歌舞,一举杯,清了清嗓子,宣布了自家侄子同贺家二小姐的婚事。丞相有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官职不大,倒是亲厚得很,几年前故去了,留了这么个小儿子还未成家立业,丞相便一直关照着。是以这侄子实则顶的上半个儿子,如今在翰林院供职。贺家二小姐再怎么说也只是庶出,已算得上顶好的亲事了。

    贺大夫人自打嫂嫂出那事后便甚少露面,这回来赴宴的正是二小姐的生母,贺将军的侧室。这位我曾听嫂嫂提及过,在一众妾室里最是能讨贺将军欢心,一直韬光养晦着,主母势倒,便立马接了将军府上大半的事务来。

    这亲事,定的分明是贺家同四皇子的心。没成想这一世贺家没出太子妃,分毫犹豫也未曾有,便径直倒向四皇子了。

    我领着头贺了两句,趁席上众人还在道贺,没人注意得到我这来,把怜薇唤来,附在她耳边交代了两句。怜薇领了命匆匆出去,过了片刻回来站在一边儿伺候,冲我点了点头。

    我让昭阳先替我挡一会儿,只说自己是吃醉了酒,出去醒醒神。昭阳嘱咐我道:“嫂嫂莫要走远,不慎闯到男宾那儿去便不好了”,而后便专心致志地吃她青睐有加的那道绣球乾贝。

    我一路往里走着,穿过两道回廊,方走到假山旁,左右看了看没见人影,足尖在地上一点,翻了上去,裙子多少还是限制了动作,又借了三次力方才翻到了假山背面。

    贺盛已然在此处等着了。见我跃下来,迎上前两步。

    我拍打拍打手上粘的灰尘,抬头唤了他一声。

    他低低应了,抿了抿唇角,问道:“你过得可还好?”

    “我很好,嫂嫂过得也很好,你不必挂心了。”这话说完,我想着确是该先客套两句,一句“你这些日子怎么样”只说出了个“你”字,便戛然而止。他伸过来一只手,将我跃下时弄乱的珠钗取下,神色专注又温柔,重又往上簪。

    我一把抢过珠钗来,往后退了两步,“不劳烦贺公子了,本宫大可自己来。”

    我们二人默了片刻,气氛一时有些僵住。

    他笑了笑,“还未贺过你新婚之喜。”而后问道:“说罢,是有什么事?”

    我再三思量,终还是开门见山道:“我只问你一句,当真是选好了四皇子?”

    他怔了怔,皱着眉琢磨了一阵儿,反问道:“太子让你来的?”

    我摇摇头,“是我自个儿的意思,他不知情。”

    “这么一说,今日席上父亲确是同四皇子离席了许久。”他一挑眉,“你自个儿的意思,可你又如何知晓?”

    “你二妹这亲一定下,我又如何不能知晓?”我自是不能同他说太多,于是又问了一遍:“我今日不问贺家,只问你,你到底如何作想?”

    他垂下眼帘,“父亲先前未透露过,我也是当局者迷,你方才问我,我才明白过来。父亲这人固执得很,他已做到这份上,便没有余地了。”话到这里顿了顿,而后一声轻叹,“无论如何,那是我父亲。”

    他这态度在我意料之中,可我手还是紧了紧,“四皇子心思叵测,阴狠险诈,莫说他成不了事,即便是他能成,也不知是多少尸骨累起来的。”

    他深深看我一眼,“我不是愚孝之人,父亲的决定我左右不了,不代表我会做同他一样的事。”

    我被他前前后后说的话弄得一蒙,“你到底是何立场?”

    “没有立场便是我的立场。皇位之争我不会掺和,父亲若是把贺家的路走死了,我自会为贺家寻新的出路。”他抬头往天边望了一眼,隔了片刻又说:“我只能答应你,倘若他们一意孤行,倘若事态一发不可收拾,我亦不会坐视不理。”

    他这话虽说的含糊其辞,但我心下却明白,当即朝他深深一拜,“这便足够了。万望你能始终记得今日所言。”

    他将我扶起来,手多停了片刻,意识到自己失态,又迅速收了回去,“时候不早,回去罢。”

    我先一步翻了出去,至假山顶端时身形顿了顿,并未回头,只低声道了一句“保重”。

    我本也没抱着将贺盛劝到我这边来的打算,能得他一句承诺,已是很不错的了。说话的时间确是比我预想的要长一些,还不知一会儿要如何同昭阳解释。

    我心里念着,脚步便急一些,刚踏上第一道回廊,身侧忽的有人咳了一声,我吓了一大跳,回廊这头离假山不远,能望得见,登时未来得及细想,只想着先将这人控住再问。

    心念这么一转不过须臾,手上已经开始动作,我一转身,看也未看便攻过去,原以为只是过路的丫鬟,并未使太多力。是以只两招便被压在了回廊的木头柱子上。

    “怎么,还想杀人灭口?”太子一手锁住我两只手,举过我头顶,按在柱子上,低下头来看我,脸色有些阴沉。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不......”话未说完我便咬了自己舌头一口,这番反应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将我的惊慌尽收眼底,脸色愈发阴沉了,松开我手,“太子妃打算怎么解释?私会外男,这罪名可不小。”

    “我只是同他有些话要说,只能出此下策。”

    他凉凉一瞥,“什么话人前说不得,非得孤男寡女了去说?”

    我皱了皱眉,“当真就只说了两句话,这还不成么?”

    “旁人兴许可以,贺盛不成。”他拂袖转身便要走。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前头还说信了我同贺盛之间没有什么,果然是假的。我眼疾手快抓住他衣角,跟在他身后,轻轻扯了扯。

    他脚步停下来,我抢在他开口前绕到他身前,伸手环住他脖颈,将他往下拉了拉,踮脚附在他耳边拣着能说的说了。

    他脸色瞧着好看了许多,我一撇嘴,“是不是突然觉着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好我这人一向比较看得开,不与你计较。”

    他抬手弹了我额头一下,手扶在我两肩上,神色郑重道:“你不必为我出手,这里头互相牵连着,复杂得很。你只管过好自己的,免得污了你手。再者说,这些人盯着权力早已红了眼,你若是被牵扯进来,我会担心你的安危。”

    我敷衍地应了一声。他抬手又弹了我一下,“一点儿也不真心。你发誓,不再主动掺和此事。”

    我十分没底气地举起右手道:“我发誓,绝不再为你掺和进去。”天地良心,我本就并非为他出手,这般许下的应当做不得数。

    我按着惯例接着道:“若违此誓,必...”他一把捂住我嘴,叹了一口气,“罢了,也不必这么真心,你且记着就好。”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82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