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第二日我便去了将军府。太子仍在气头上,人虽未至,明面上的礼数倒也还周全,备了礼,又叫我捎了话以示慰问。

    这已然是贺盛回上京后昏迷不醒的第三日了。我去到将军府,本该是由大夫人领着出门来迎的,不过大夫人始终称病,仍是那位二小姐的生母李氏主事,如今俨然已有了当家主母的派头。

    怜薇上前一步说明了来意,李氏脸上挂着柔柔笑意,十分恭敬地将我往里迎,可紧绷的背脊暴露了她的戒备。我心头有些不太妙的预感,贺家人如今这态度,已不像是单纯的敌对,更像是...做贼心虚。

    我至正厅上座坐下,贺府的下人奉上茶来,便浅浅抿了一口。这空里,怜薇对李氏道:“太子妃自幼同三公子相识,如今听闻三公子重伤昏迷,挂心得紧,不知夫人可否容娘娘探望一二?”

    这声“夫人”叫得李氏甚是熨帖,犹豫了犹豫,面上露出几分为难来。

    我抬眼一瞥,手中茶盏重重落在案上,“本宫只是念在往昔同三公子的交情上,特来探视一眼,并不久留。将军府上好大的规矩,就连这也不成?”

    李氏慌忙起身,“娘娘哪里的话,妾身是怕过了病气给娘娘。”

    我冷笑一声,竟不知何时这打仗打出的伤也能带了病气了。

    好在李氏并未再加阻挠,几盏茶的功夫里我便到了贺盛榻前。

    亲眼见到的那一霎我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虎毒尚且不食子,贺大将军这是拿自己儿子的命在手里头掂量着看呢。

    只是贺盛伤的比我所预料的还要重上三分,此刻仍昏睡着,对周遭毫无知觉,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模样,别说是问话了,能不能留下病根都是未知数,心下难免担忧,回头问李氏道:“昨日宫中的御医该是来过了,御医怎么说?”

    “回娘娘的话,御医说这伤看着吓人,实则未伤及根本,先用参片吊着,几剂猛药下去冲开经络,也便无甚大碍了。”她又补了一句,“有惊但是无险,娘娘不必挂怀。”

    我稍稍安心些,“正巧今日带了一只千年人参来,若能用得上,也是好的。”话音未落,我眼尖,瞧见贺盛榻边的右手小指微微动了动,心念一转,笑着对李氏道:“本宫前些日子偶得了一味香,说是燃之能去心火,宁神养气,于病人卧床之时用最为合宜,便带上了。久闻夫人于香道上颇有研究,不知本宫是否有这个荣幸一观?”又转身吩咐怜薇:“你陪同夫人去取香来。”

    这话说得客气,实则就是明着使唤她了,李氏的脸登时垮了下去。她只消还是侧室一日,就不能有什么怨言,应了一声,便同怜薇一道去了,转身的空里还朝屋里头几个丫鬟使了眼色。

    我往前两步,靠在榻边,装着弯下身给贺盛盖了盖被子的模样,将贺府几个丫鬟的视线一遮,贴近一些,贺盛果然开口道:“有诈...不可信,消息封锁...进不去”只是声音还虚着,我又不能贴得过紧,只听了个大概。

    他说完这话,便体力不支,又昏睡了过去。

    李氏也取了香回来,我便往后退了几步,静静看着她焚香,反复琢磨贺盛的几句话,琢磨出一身的冷汗。

    上一世终了贺盛同我辩解的话犹在耳侧,圣旨被截,果真是消息传递上早早便出了问题,只是父兄犹不知情。

    只是他说的不可信,是什么不可信,亦或是说谁不可信?是贺家的不可信,还是秦家的不可信?

    我心神不宁,随便寻了个由头便从贺府出了来,吩咐马夫径直往侯府去。

    我乍一回府,惊了母亲一跳,追着问我怎的自个儿就回来了,我搪塞着只说是寻嫂嫂有急事,被她一顿数落,好容易躲进了嫂嫂屋子里。

    嫂嫂似是早就料到了我要来这一趟,宁神的沉水香弥漫在屋子里,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便递上来一碗清酒,“压压汗。”

    我接过碗来并未喝,急急就要开口,她挡了我一下,嗔道:“不管要说什么做什么,你自个儿不能先乱了。只有你稳着,心里方理得清。什么都还没发生,便急成这样。”

    我默默将酒喝干,这酒不似寻常,尝起来口感清冽,酒气也不冲,心头躁动的火气果然平息下去不少。

    她这才道:“说罢,贺盛都同你说了些什么?”

    “我只听得只言片语,他说什么什么不可信,还说北疆的消息已被贺家封了。”

    嫂嫂沉吟了片刻,屋子里静的出奇。

    “当年连圣旨都能截下,确是我大意,疏忽了还有这一层。”她拉过我手去,“为今之计,别无他法,消息已然递不进去,这些日子我们所筹备的皆在上京,北疆之事你我原也插不上手,贺盛这条线如今也断了。只能你盯住了太子那边,兴许还是有转机的。”

    我咬了咬嘴唇,“远水救不了近火,上京种种防不住他们在北疆下手。”我拿定主意,抬头望着她,眼神坚定,“若是实在行不通了,我亲去北疆一趟。好歹在北疆十几载,地形熟得很,贺家消息再封锁,也不敢封在明面上,我谨慎些,他们便挡不住我。父兄只是陷在局中,蒙了双眼,只消有人去点醒,必然还是有一争之力的。”

    嫂嫂立即道:“不可!你如今是太子妃,胡闹什么?”

    我拍了拍她手背,“我若是要去,自然有法子去得了无痕迹。我重新活这一遭,不就是为了这一桩要紧事?倘若一直当着这所谓的太子妃,任府上又走回老路去,才真是辜负了上苍的一番美意,苟活着又能如何?”

    她叹了口气,“即便你骗得过皇上皇后去,太子呢,他肯放你去么?你听嫂嫂一句劝,盯紧太子那边,不要拿自己犯险。”

    我摇摇头,“太子手下的人再如何,也输在了地利上,北疆地形复杂,城池之间错综着,他们也轻易寻不到父兄所在之地。且人多反而扎眼,我才是最万无一失的人选。”

    我见她神色几度犹豫,皱了皱眉,“嫂嫂说的难道不是这个?那又为何要盯紧太子?”我警觉地望着她,“嫂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那些已经不重要了。这回不一样的,安北。”她握紧了我手,“转机十有八九还是在太子身上。”

    我来不及问更多,母亲打起帘子进来,笑意盈盈道:“太子殿下在前厅候着呢,你们若是还有体己话没讲够的,且留着下回再说。”

    回东宫的马车上,我尚在思索嫂嫂的话,太子问我道:“怎的一人就回侯府了,也不知会我一声,好陪你一起?”

    我“嗯”了一声。

    他又问道:“贺盛伤势可还好?”

    我又“嗯”了一声。

    他语气里蕴了两分薄怒,“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再度“嗯”了一声。

    他掰过我下巴去,强迫我看着他,我方后知后觉道:“你方才说什么?”

    他眼睛眯了眯,“贺盛这一伤,你见了就这么魂不守舍?”

    我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贺盛这道坎儿在这位太子爷心里是怎么深不见底地过不去了。此时心里也乱着想不通透,懒得同他解释,索性选了最省时省力的法子。

    我深深望了他一眼,两只手压在他肩头,迅速亲了上去,堵住了他嘴。

    他瞳孔紧缩,一脸错愕地怔了一怔,眨了两下眼睛,而后反应过来,将我欲离开他的身子往怀里按了按,用力吻下来,肆意又疯狂,像是无声的主权宣告。

    马车颠簸了一下,我这才顺势脱身,拍了脸颊两下,清醒过来。

    他靠过来,揽住我,我枕在他胸膛上,听得他闷闷问道:“若是哪天我也伤着了......”

    我伸手捂住他嘴,“没有那一天。”

    他不依不饶地看着我,我方叹了一口气,“我定然悲痛欲绝,茶饭不思,日夜祈福,衣不解带地亲自照料,即便是九幽炼狱,我也要去把你捞回来的。”

    我见他心情好了不少,幽幽补了一句:“这样委实不大划算。不如还是我改嫁来得方便,你觉着如何?你要是敢伤着自个儿,我第二日便收拾细软另嫁他人。”

    他低低笑起来,“我倒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娶当朝太子妃。”

    回了东宫,贺盛这一茬才算是真真揭了过去。

    我念着今日所闻,到了晚间亦还是睡不安稳。天已然有些冷了,东宫这两日趁太阳晒了被子。

    寝殿里燃着的香是特意调制的,用料讲究且名贵,为的是太子平日太过操劳,能有一夜好眠。我在军中时没有点香的习惯,本就扛不住安神的香,更何况是此类特制的,常常是闻上小半个时辰便能睡死过去,第二日起来一身清爽。

    饶是东宫,这香平素用也太过于奢靡,是以只在太子分外忙的时候才点。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87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