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这夜,我心里横七竖八地装着事儿,委实睡不好,平素觉得好闻得很的香,此刻也有些冲头了。

    强撑着一分精气神,整个人便混混沌沌地头疼,可若是将就着睡,睡上片刻便又醒过来,仍是头疼。

    太子睡得浅,既是点了这香,他白日定是忙的,我不忍心惊醒他,只好按捺着自己不翻动,将呼吸放得尽量平稳,想着捱上一会儿也该睡着了。

    似梦似醒了许久,却觉背后那人动了一下,我昏沉着,也没搭理,他将拥着我的手轻轻抽回去,过了半晌,又轻轻唤了我两声。

    我仍是没应声,倒不是有意,只是这香气熏得我四肢都发沉,一时自个儿也分不清是梦还是醒着,困倦乏力,自然不愿意出声。

    迷蒙中他像是下了榻,而后将我身上的被子掖了掖。

    门被打开,夜里风大,冷风灌了进来,将屋中缭绕的香气冲淡,冷气拂过面上,我打了一个寒战,登时醒过来。

    门又被掩好,脚步声渐渐远去,我一个翻身坐起来,悠着劲儿在脸上扇了两巴掌,思绪这才清明了些。

    我头一回疑心这香里有门道,单手捂住口鼻,下榻,随手从衣架子上拿了件披风披上,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一切几近是下意识的动作,等外间寒风将我彻底吹了个清醒,昏沉被一扫而空,我紧了紧身上被吹薄的披风,后知后觉自己在做什么。

    心里本就乱糟糟的,如今更添疑虑,我只驻足了一瞬,便拿定主意,猜测着太子方才的方向,跟了过去。

    我出来的时候,他便已不见影,我只能依着听到的脚步声的方向,走一步算一步。说来也怪,东宫伺候的宫娥不少,按理来说寝殿外是要轮班守夜的,今天却一个人都未留。不知是一向如此,还是偶然。

    我开始不安起来,人多眼杂,从先前贺盛能从东宫探出消息去我便知晓,这看似密不透风的宫墙,实则是无孔不入防不胜防,谁也说不准都有哪些人的手伸了进来。他忌惮也是寻常,只是不知是何事,竟要深更半夜避开所有人,才能去做?

    我愈走离书房愈近,便放缓了步子,沉了一口气,紧贴着墙根,探头望了一眼,好在书房外也并未有人守着,是以我轻易便摸到了窗边。

    这时节上自然是门窗紧闭,里面燃了一支蜡烛,只一小片光晕,我窥不见其中是何情形,只听得他低低吩咐了句什么,有人应下,而后是机关转动的沉闷声响。

    我的心也跟着生涩转了一下,这么久我竟不知书房还藏有玄机。我往四处望了一眼,心里清楚,再探也是探不出什么来的了,且太子武艺在我之上,稍有不慎,便会被他发觉,不如收手。左右书房又不能长腿跑了,我有的是机会慢慢找。

    想到这儿,我果断回了寝殿,先是将披风取下挂好,而后钻进被子里头,将身子捂暖和了,一应像是他走之前那样。

    那香气确是功效惊人,后半夜里闻着更浓郁些。我静静窝在榻上,没多一会儿便困倦了。在意识涣散前,隐约感觉到他进了寝殿,许是怕身上寒气冻着我,在榻前待了一会儿,方掀开被子躺上来,十分自然地将我搂回怀里去,在我发顶轻轻落下一吻。

    第二日我醒过来,已是日上三竿,我甫一坐起,怜薇便打起帘子,身后跟了伺候梳洗的宫女,鱼贯而入。晚间那香炉被撤了下去,此时氤氲燃着的是龙涎香,正是他平素里身上的味道。

    一头青丝散在身后,怜薇轻轻梳开,同我道:“太子殿下今日早朝后便被留在宫中,说是午膳不回来用了,叫娘娘不必等他。”

    我心念微动,点了点头。这个时辰径直用午膳就是了,我匆匆吃了几口,叫人撤下去,吩咐下面的道:“将账本送到书房,还有几处本宫对不上,得再瞧瞧。不必跟着伺候了,难得清净清净。”

    我进了书房,瞥了一眼工整放在案上的账本,将门窗掩上,门口候着的宫女也叫我支使到了别处。一时书房中只剩下我一人,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躁动的心跳缓下去,闭上双眼,将太子平日在书房的习惯细细回忆了一遍。

    既是我未发觉的,定然是我先前未曾动过的。我巡视了一圈,瞧着哪个都像,哪个也都不是。

    我平日在书房的时候,太子必然也在。我是个惯不爱读书的,又怎会主动往书房里跑。往往都是太子在书房处理政务,顺手也将我诓过来罢了。

    找了两圈还是没寻到,我烦闷地坐下,坐下后总觉着哪儿不太对劲,而后想起来,这位置是太子常坐的,我平日里是坐在另一边儿的。

    脚底下一侧有一只金漆铜蟾蜍,瞧着就重得很。

    我眯了眯眼,蹲下身来端详了一阵子。这蟾蜍不太惹眼,平素也只当是个摆设――毕竟这么重,又是在太子脚下,也没人想给它挪个地儿。

    我使了力气,伸手按了按,又抬了抬,蟾蜍纹丝不动。一咬牙,难得用了十二分的劲儿,顺着一扭,果然有齿轮对转的“咔嚓”声响。

    整只蟾蜍转了半圈,书架后的暗格缓缓打开,彼时我已是一头大汗。我几步上前去,暗格里头只有一只乌木匣子。我伸手取出来,匣子上倒没什么玄机,很是轻巧就能打开。

    最先入我眼帘的,便是一枚虎符。我匆匆一瞥,并未仔细看,径直打开虎符旁的小筒。那筒我是熟的,正是信鸽用来传信的物什儿。筒中果然有卷起来的薄薄一张纸条,白纸黑字,正下方落了太子私印。

    观其局势,万不得已,秦家当舍。

    凡一十二字,字字皆是我熟悉的笔锋,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这些个字我都识得,连作一处,竟读不懂它的意思。

    身子的反应总比脑子要快一些,我手颤着,将它原样卷好,塞回到筒里,封好口。手在虎符上滑过,凉凉的触感激得我一个寒战。犹豫了片刻,仍是将那虎符原样放在匣子中,置回暗格里。

    我掰过蟾蜍去,途中手滑了两回,差点儿扭到手腕,方才将其转回到原处。

    几近是我刚刚站起身来,就听得外头脚步声,门被打开,玄色衣袍的一角被风吹进来,我仓促收拾好情绪,抬起眼来望过去。

    他面上犹带着笑意,一步步行过来,问我道:“怎么没留人伺候?”

    我清了清嗓子,嗓音却还是有些沙哑,“见人多头疼。”

    他瞥了一眼案上还未翻动过的账本,我心一颤,忙不迭补了一句“许是一不留神沾了冷风罢,头疼得很,拿了账本来,只翻了两下便难受,就搁下了。打了个盹,你进门前才醒不久。”

    他上前来试了试我额头温度,我强忍住没动,身上僵了僵。

    我听得他重重训斥了宫人都是怎么伺候的,又叫人去请了御医。宫人跪了一地,吓得大气不敢出,我叹了一口气,吩咐道:“都下去罢”,这才战战兢兢地退了个干净。

    他靠过来,身上是暖的,手轻重得宜地给我捏着,声音放的很柔,问我道:“可还有哪儿不舒服的?”

    我听了却觉如芒在背,暗地里重重掐了自己一把,才将将能克制住。

    我直直望着他的双眼,他眼底的担忧之色不似作假,我同他说,“冷。”

    那冷意是从肺腑传来的,每呼吸一口都冷得扎人。

    冷是最能让人静下心来的。

    这一生最怕是重蹈覆辙,可我身边这人,口口声声要护着我的人,我心意相通之人,我欢喜了两世的人,却亲手将我引到那条走过一回的死路上。

    我在心里问他,你要我如何信你,是装聋作哑,视若不见?还是乖乖任你藏在这宫墙之中,到老或是到死,像上一世一般?

    可我不能问,我只能同他虚与委蛇,我只能冷眼看着心头那些摇摇欲坠的东西再也承受不住,于须臾间轰然倒塌。只要他不知,便有转机――那枚虎符,便是最好的转机。

    他拿过我手去,用他的手捂着,“御医这就到了,再忍一忍。”

    我顺从地垂下眼帘,双手还是抖了抖。他只当我是受了风寒,将我手握得更紧。

    御医来得很快,诊了脉,并未诊出什么病症,开了副驱寒的药,又嘱咐近些日子不要见风,也便罢了。

    晚间寝殿又燃起那味香,我并未挣扎,任由自己沉沉睡了过去。第二日太子早朝甫一走,我便起身,收拾妥当,将人支开,去了书房。

    乌木匣子里只余下了那枚虎符。那张纸条果然于昨夜里送了出去,送到何人之手我自是不知,可这也不怎么打紧。紧要的是,他果真又一回,将秦家作了弃子。

    我面无表情地将其物归原位,从书房离开。

    只是乍一出门,冷暖交替,眼睛见了风,垂了两滴泪下来。

    明知与他不过如此,又何必一再哄骗自己。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89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