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连着两日,寝殿里都没再燃这香。这日里,午时刚过,天便阴沉下来,风呼啸着,吹得外头一阵乒乓作响。怜薇指挥着一众宫人进进出出,早早燃上了炭盆,又将我这处的门窗仔细掩好,生怕灌进风来。

    虽是子虚乌有的病症,可御医说我不宜见风,太子紧张,整个东宫上下也跟着紧张,好像一阵风就能吹散了我一般。

    权谋之术上我并不太通,心里也掂量得清自己几斤几两,故而本盘算的是见上嫂嫂一面,她向来是有一番运筹帷幄的气度在,倘若她也没有旁的法子,我再冒这个险也不迟。

    只是御医这一诊,我连出个殿门都有宫人拦着挡着,何况出宫。所幸时间还耽搁得起,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外头的风喧嚣起来的时候,我亦是刚用了午膳不久。太子这几日下了早朝都常常留在宫中,有时还赶得及回来用晚膳,有时掌了灯才见回。

    帘子打起来,好容易透了一口风进来,便又被人匆匆掩好。怜薇身后跟了个丫鬟,正是嫂嫂常带在身边用的――贺府的下人当年自然没能带出来,嫁进府里后贴身用的人,都是她暗地里亲自仔细挑过的,底细干净,也算信得过。

    丫鬟上来规规矩矩行了礼,将食盒呈给怜薇,道:“这是世子妃亲做的花折鹅糕,趁新鲜请娘娘尝尝。”

    我微微颔首,“嫂嫂有心了,方才午膳用的,正觉着差了一口呢。”

    那丫鬟垂着眼帘恭谨又道:“世子妃托奴婢对娘娘说,手艺不精,权当是一份心意,娘娘留着自个儿用也便罢了。”

    我听到手艺不精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是不是我多虑了。

    那丫鬟告退后,我叫怜薇亲去送了一程,又借口人多气闷,将留在里头伺候的宫人都赶了出去,这才将那叠点心取出来。

    点心做得精致,瞧着并没有什么,我心念微动,动手将其一个个掰成两半。

    果不其然,掰到第四只的时候,看见里头夹了一张纸条。我将纸条轻轻扯出来,抖掉上头沾着的馅料。

    是嫂嫂的字迹,只是历来的工整里头一次露出些许慌张来,笔锋走得颇有几分急躁。

    “四皇子注意到了我,已起疑心,计划被提前。加紧,万事小心。”

    我心下一沉,嫂嫂那边儿究竟是被监视到了何种田地,以至于用这般法子传话?

    手上的纸条被我顺手丢进炭盆里,起了一小撮火苗。怜薇正是这时候回来的,见碟子上被掰碎开的糕点,愣了愣神,倒也知情识趣,什么都没问,径直将完好的拣出来,换了只干净的白瓷盘摆上。

    我拿了一块来咬了一口,心里乱着,不知不觉吃了一整盘。末了,拍了拍手上沾的碎屑,平静唤来怜薇,附耳同她说了几句。

    她惊慌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头,一时连称谓都忘了改,急急道:“小姐使不得!这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

    我将她扶起来,“我自然心中有数,你只办好我交代的便是。”见她面上犹有犹豫之色,我叹了一口气,执着她手,缓缓道:“东西我自有用处,叫你安排的,日后也有说辞。如今这东宫里,我信得过的,唯有你了。”

    她又要跪,我没架得住,只能又受了她一次大礼。

    “怜薇记下了,定不负娘娘所托。”

    这一夜里太子并未回宫,宫人说是雪下得极大,外头冰天雪地的,行走不便,便被皇上留下了。

    我怀里揣着暖炉,坐在榻边,看了大半夜的落雪。

    第二日晨起脸色便不是很好看,上了点胭脂遮了遮,又一反常态地用心描了眉,涂了口脂,瞧着才活泛起来。

    午后小憩了半个多时辰才醒,本以为怜薇这时候该回来了的,却迟迟不见人。我先是去了小厨房一趟,亲自过目了一遍晚膳的菜,又命人将酒温上备好。

    我在殿里踟蹰了片刻,终还是出了门,往书房去。甫一踏出门,宫人便撑着纸伞迎上来,我笑道:“本宫就喜雪天,趁着这会子没风,一个人走走。莫要跟上来,踩了雪便不好看了。”说罢连伞都未拿,径直走进雪里。

    大雪下了一夜,今儿后劲便不足了,只细细碎碎地飘一点。宫人倒是勤快,道上的雪清的干净,我便挑着旁人不怎么走的路,专踩着厚厚的白雪而过。

    这一路上并未冲着书房去,先是绕了半圈,到荷花池那处转了转,复又回到主道上,跺掉靴上踩实了的雪块,脚步轻快地进了书房。

    书房不曾有人来,炭盆也未燃,地上卧着的蟾蜍凉的刺手。乌木匣子还是那日的模样,想来不曾被碰过。我将虎符握在手中,虚悬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直至申时末,怜薇才匆匆进殿,彼时我手中把玩着一把鎏金龙纹酒壶,见她进来,将酒壶往旁边一搁。她将一只包袱双手奉上,眼睛垂着。

    我接过来翻了翻,通关文牒,符牌,甚至还有一枚玉扳指,里头刻了个“贺”字,像是贺家的信物。嫂嫂留的后路果真齐全,说是不让我犯险,实则也早早做了万全的准备,怕是料到了终有这么一日。

    我将东西收在榻边的木箱里头,落上锁。转身问道:“怎么回的这么晚?”

    她将贴身收的小小一方药粉包递上来,“回娘娘的话,路上滑,不好走,耽误了些时辰。”

    “你且先下去照看着小厨房那儿罢。”我随手接过来,揣进怀中。

    不过小半个时辰,便有宫人来禀,说是太子再有一炷香的时候便到了。我掐着时辰命人布上酒菜,将炉上温热的酒亲手倒进酒壶中,摇了摇。

    那方小小的油纸在火盆里烧了个干净,我借着那点火光,烘了烘手,这才起身到外头迎他。

    天已然暗下去了,怜薇在我身侧打着灯笼,透过大红灯笼纸的亮光照着那方寸间的雪簌簌而下。雪又下得急起来了。

    身边跟的宫女本要撑伞,叫我拦下了,等了片刻,我兀自开口问道:“知道本宫为何偏喜这寸草不生的天气么?”

    宫女摇摇头,“奴婢愚钝。”

    我抬头望着视线尽处出现的人影,轻声道:“再坎坷不平的路,覆上厚厚的一层雪,也像是顺遂的模样。你不亲自踩下去,滑上一跤,是永不能知道的。”

    他走近来,笑着问道:“又在同她们说什么?”

    我亦笑着看他,“不过是说下的这场雪好看。”

    他将我肩头发顶落上的雪扫落下去,颇有些无奈道:“总这般,怨不得风寒不见好。”

    我拉过他手去,“我可是早就预备下了酒菜,掐着时辰才好热腾腾地上,本还想着,你若是今夜还不回,那便当真是没有口福了。”

    他将我往后一扯,我脚下滑,被他一把扯到怀里接住,牢牢抱稳,“可是想我了?”

    我反手抱住他,没吭声。

    他自顾自道:“我可是想你想得很,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我闷声道:“这满打满算,统共也不到两日。”

    他吻了吻我耳后,“都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还以为这是来年冬了。”

    这话说完,他自个儿先笑了出来,执着我手,往殿里走,“你一番苦心备下的晚膳,再不用该凉了。”

    我心头抖了抖,不自觉紧了紧他手。

    两人落座,他先执箸夹了我爱吃的到碗里。我草草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酒壶,斟了一满杯,递给他。

    他接过,端在手里,“你不是惯爱梅花么,我听闻岭南来的花匠在御花园里精心栽种的骨里红梅这时候便开了,便同父皇讨了几株来。”

    我笑着应了,遥遥指了指寝殿里间的一扇窗,“那便种在这窗正外头罢,最好是一开窗便能瞧见。不开窗的时候,挂上两只灯笼,影子也能映过来,想来会好看。”

    他柔着声音说了一声好,我将自己的酒盏拿过来,往里头斟酒。

    他伸手拦下,连着酒盏同酒壶一同收过去,放到另一边,皱着眉同我道:“你风寒并未好全,不宜碰酒,怎么总管不住自己?”

    我没多坚持,任由他夺了过去,垂下眼帘回了一句:“我也是寻思着能陪你略微喝上一点儿,不多喝的。”

    “那也不成。”他招招手,“怜薇,给你家主子泡一壶热茶来。”

    我拿起筷子,夹了几道菜到他碗中,“那我待会儿便以茶代酒了,你先吃一些垫一垫。”

    怜薇腿脚快得很,不过动了几下筷子的空,茶便上了。

    他亲倒了茶与我,我们二人碰了碰杯,各自一饮而尽。

    “等这一阵子忙过去,我带你南巡可好?”他抬眼望过来。

    我又给他斟了一杯,递回给他,“自然是好。那也得你腾得出空才行。”

    “南地同上京,同北疆的风土人情皆是不同的,这世上还有许多我们未曾过眼的名山大川,江月星河,我同你看个遍。”

    我笑着应下,“好啊。”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93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