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酒过半巡,我停下筷子,支颐望着他。他神智已有些不清,强撑着精神,伸手抚平我眉头,“怎么瞧着这么伤心?”

    我吸了吸鼻子,抓下来他手,闷闷道:“没有。”

    他叹了一口气,深深望住我,声音已然发着虚,“安北,你先前答应过我的,不会走了。”

    我手像是被烫了一下,登时松开他手,胡乱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才敢抬眼看他,柔声道:“你在这儿,我哪儿都不去。你是不是累着了?累了就先歇一会儿。”

    他顺从地倒在案上,手指微微动了两下,被我握住,才慢慢不再挣扎。

    我确认迷药已然生效,颓然松开了手。时间不容耽搁,因着布置得仓促,再迟一会儿,便避不开东宫巡视的卫军了。

    我站起身来,快步走到木箱旁,心脏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

    我将木箱里的那只包袱背在身上,又从锦盒里拿出虎符来,在手中握紧。木箱被轻轻合上,我缓缓站起,转过身去,刚迈出的步子僵在了原地。

    原本该倒在案上人事不省的人,此刻低垂着眉眼,一手执了那把鎏金龙纹酒壶,一手端着酒盏,正自斟自饮着。

    四下里安静的出奇,酒倾落杯中的声响便愈发清晰。

    壶中本就不剩多少,最后一滴酒落下来,他摇了摇酒壶,随手搁下,仰头将杯中残酒饮尽,随着酒盏重重落在案上,他抬眼望过来。

    那目光冰凉一片,像在雪水里浸过。他从襟中取出一件物什儿,颇为嘲讽地笑了笑,“你想要这个?”

    说着他将那东西抛过来,滚了两圈,停在我脚边。我低头瞥了一眼,不敢置信地打开手掌。

    “你手中那个,是假的。”他站起身来,“本是预备防着旁人的,没成想,倒是防在了你身上。”

    “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自然是贴身收的。你本该是最容易拿到真的那个的。”

    他走过来,将我身上的包袱取下,我并未挣扎。

    东西被抖落,散了一地,他蹲下身,随手翻了翻,而后拿起玉扳指,嗤笑一声,使力往旁边一掷,恰恰摔在烛台下,连带着烛火晃了晃。

    玉碎作两段,断面平滑,烛光映在上头,亮闪闪的,宛如小小一轮月盘。

    他目光咄咄,问我道:“这便是你说的信我?”

    我闭了闭眼,心头一把火起,厉声反问他:“你叫我信你?你叫我拿什么信你!”

    我望着他,一字一句道:“萧承彦,你就是有这个本事,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白,自己信错了人。”

    “殿下这回舍了秦家,是又想用哪家?何不早日也废了我,好将这太子妃的位置腾出来?”我松开手,那枚假的虎符跌落,“当啷”一声,似是打破了一场编织了数月的镜花水月。

    他默不作声,我接着道:“难不成殿下还想留着我?怎么,太子妃母家势倒,日后便不必怕外戚专权?”

    他脸色阴着,“你就是这般想?”

    我轻笑了一声,“你若是能解释得清,若是能指天为誓,说你半点私心都没有,心中分毫没有想过,将秦家作弃子,我自会听着。”我逼上前一步,笑道:“你说啊。”

    他声音仿佛一瞬疲惫不堪,绕过这个话题,“你想没想过,你若是拿着这虎符去了,置我于何地?”

    “难道你就想过会置我于何地么!”我退到虎符旁,弯下身将真的那枚捡起。

    他伸手拦在我身前,我看也未看,一掌拍过去,使了十成十的力道,正拍在他胸口。我本没想过这一掌能拍中,直到触到他胸口,才下意识地收回几分力来,却也是晚了。

    他脸色稍稍发白,气血翻涌上来又被他强按回去。

    我冷然道:“北疆我必得去,你若是想拦,杀了我倒还省心些。”

    他只深深望着我,我抬手又是一掌,只是气力运到一半,便陡然被卸掉,整个人软下去,一时站都站不稳,踉跄了一步。

    他伸手来扶,我挣了一下,竟没挣开,浑身上下愈发酸软无力起来,不由得借了他两把力,才将将站得住。

    他叹了一口气,将我打横抱起来,彼时我已连手都抬不动。“别白费力气,茶里下了软骨散,虽乍喝下去没什么不妥,一旦运及内力便开始奏效,势如山倒。”

    他将我置于榻上,并不怎么费劲儿就打开我紧握的另一只手,将虎符从中取出来,收起。

    我恨恨盯着他,他捂住我双眼,俯身下来,在我唇上碰了碰,而后温热的呼吸打在我鬓边,“是你说哪儿都不去,既然你做不到,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头扭过去,听得自己轻声道:“是我技不如人,棋差一着,我也认了。”

    “我倒希望你能认了。”他缓缓抽身而去,走到殿外吩咐人进来收拾了,又对怜薇道:“伺候好你家主子,若是出半点差池,唯你是问。”

    宫人虽不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可观太子脸色阴沉着,也个个儿都小心谨慎,动作利落地将殿中收拾了,便退了下去。

    末了寝殿里头只余下了我同怜薇。我身子是朝里的,开始是不愿看着太子,此刻是不愿看着她。

    早在太子能好好地坐在那儿的时候,我便知道必是她出了问题,只是没想到,她竟还听从太子至如此地步,反将一军。

    我只记得前世里她有多么忠心耿耿,是以即便发觉了诸多端倪也不疑有他。到如今回头看,才发现我是忘了最重要的一桩――她报恩的是秦家,并非是我。她的忠心,对的是秦家。

    上一世里,是因着秦家一朝倾覆,而这一世,她是怕我此举连累府上。

    虽是想通到这一层,可我仍不免迁怒到她身上,任她在榻前跪着。

    “娘娘,早先夫人便吩咐奴婢,若是娘娘哪一日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来,必得规劝一二。娘娘心中打算的,是欺君的重罪,是要株连九族的。奴婢本就没劝得住娘娘,出去置办的时候,恰又被太子殿下的人察觉。殿下同奴婢说......”

    我打断道:“你不必再说了,我都知道了。”

    她磕了三个响头,“奴婢知道娘娘自然也有自个儿的思虑,只是娘娘还当为府上多考量一番。”

    我气极反笑,“难不成我为府上考量的还不比你多?”

    她伏下身去,声音颤着,像是带着哭腔,“奴婢不敢。娘娘想怎么罚奴婢都好,可千万莫要气着自己身子。”

    我沉声道:“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你是我的人这回事,什么时候再过来伺候。”

    言毕她仍不起,我也是气狠了,同她道:“要跪出去跪,别在这儿碍眼。”

    外面雪下了一宿,我熬了一宿,一点点活动着身子,天将亮时也勉强能动。

    我勉力撑着下了榻,不过走了两步,便踉跄着跪坐下。

    殿门这时候被宫娥打开,太子一步步走进来,穿的是朝服,想来是预备去上早朝的。见我的模样,皱了皱眉,“地上寒凉,会伤着身子的。”

    我摸不清他的态度,索性没理睬。

    他将我重又抱回榻上,将被子扯来给我盖好,语气平淡,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闲话家常般同我说:“你那小丫鬟昨夜在雪地跪了一宿,方才我来的时候,已然晕过去了。”

    他瞧了一眼我的神色,接着道:“我叫宫人将她送回房里,去请郎中了。”

    我讥讽道:“为殿下办事的人病了,殿下请个郎中,还不是应该的?”嗓音却有些哑了。

    他默了片刻,将被角掖好,抬眼道:“你大可不睡,逼你好好休息的法子我有的是。你先把自个儿累垮了,而后便可看看,还有谁会为你侯府上的事操心。”

    他走后我也想开了些,诚然如他所言,要想再周旋,先是得保住自身。只是送来的饭食我一应未动,水也不曾沾一口。

    他下了朝便先过来了一趟,朝服也未来得及换,亲端了碗银耳燕窝羹,坐在我榻前,舀了一小勺,吹凉,递到我唇边。

    我扬手打翻下去,煮的浓稠的羹洒在他衣襟前,他也不恼,用宫人递来的帕子略微擦了擦,吩咐道:“另做新的来。”

    话音刚落,他径直将污了的外袍除下,倒了一盏茶水,先自己喝了下去,又重倒了一盏,坐回到榻前,同我道:“你也看见了,干净的,什么药都没下。”

    软骨散的药效委实强劲,方才扬手那一下牵动肺火,此刻又是手都抬不起来。他坐上来,让我靠在他怀里,小心翼翼地将水喂过来。我呛了一下,他便立即轻轻拍着我背,给我顺着气。

    “殿下可真叫人感动,若是不知道的,还当是妻子病了,丈夫衣不解带地仔细照顾着。”

    他招手唤来小宫娥,将茶盏收了,“你少说话,省些力气,这药效过上十二个时辰自然便退了。”

    往后送来的吃食茶水,甚至是刚煮好的药,都是他先试过一口,我才敢吃下的。

    还不至晚间,身上便有了力气,我下榻走了两圈,见他仍在批阅政务,便推开窗子,乍一见到外头刚栽上的骨里红梅时怔了怔,这一片迎风初绽的红,不免让人觉得讽刺得很。

    他凉凉出声,“你不必看了,东宫的卫军将此处围成了铁桶,即便你能插上翅,也飞不出去。”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94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