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勉强牵了牵嘴角,手垂在身侧,握成拳,被胭脂红的广袖整个遮住,便瞧不出颤来。

    “不必想了,主意我早便拿定了。择日不如撞日,私印给我。”

    他静静看了我许久,眼底一片沉寂,像无风无浪的海面,任暗流再汹涌,也被死死压在下面。

    在他那样的目光下,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半月为期。半个月后,我会把私印给你,到时候要走要留皆随你。只一条,这期间你只能待在这儿,东宫的卫军我是不会撤的。”

    我沉吟片刻,心里想着不知北疆还能否撑得过这半个月。

    他似是看出了我心中所念,对我道:“我既然允你半月来考虑,这半月便保得住北疆。”

    若是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瞧,其实瞧得出他是很久没好好睡上一觉的了,往日清润的一双眸子,如今掺杂着血丝,是被强掩着的疲惫。

    他见我久久不言语,又补了一句:“这半个月你自个儿好好想清楚,我不会再来寻你,你也得些清净。”

    话说到这儿,他轻笑了一声,低低道:“左右如今你也不愿见着我。”

    我微微别过头去,胸腔里有什么疼得厉害,不欲再见他这副模样,利落道:“那就半个月。夜深了,殿下请便。”

    他手往前伸了伸,那架势像是要把我拥进怀里,可只是略微伸了一点,在空中犹豫了片刻,颓然落下去。而后转过身,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宫娥自两侧将门打开,他走进夜色里,沉重的雕花金丝楠木门被从两侧缓慢合上,我的视线也随着门渐渐窄成一条线。而在这条缝隙里,他并未回头。

    风慢一步灌进来,寒意占据了殿内,烛火跟着跳动了两下,我的影子在地上也跟着孤零零地晃。殿里空旷而寂静,更显得冷清,我环住自己,紧了紧双臂。

    许是心神不宁的缘故,我竟未曾发觉这一日夜里殿里的熏香又换成了助眠的那种。更不曾知晓,那日夜里,我睡得正熟的时候,有人悄无声息地行至我榻前,手抚上我鬓边,将我的眉目慢慢描摹了一遍。

    一声喟叹散在无人知晓的夜里,他将那些从未说过的话,低声一一说给漆夜听。

    “我第一回见你,是在京郊别院,贺将军当时在那处设宴。席上我忽的烦闷得很,出去透口气,碰巧见你坐在亭子的栏杆上。我记得那天的月色很好,你比月亮还好看一些。你从上头跃下来,我生怕你是失足跌下,便想着接你一把。”

    “而后才算是真真的第一面。说来也怪,当时我总觉着,我该是在哪儿见过你。”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北疆我是不该去的,不必那些大臣劝谏,我也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可我魔怔了一般,不管不顾的,就是想去寻你。”

    “你那时候,同贺盛走得近得很,我每回见你,你三句总不离他,事事都同他一起。我甚至动了劝父皇给贺盛赐婚的念头,又怕你怨我,只好作罢。”

    “我活到如今,多少明枪暗箭,多少双眼睛盯着,日日都是如此,不得片刻松懈。可我打小便知道,坐在这个位子上,就要比他们顾虑得更深一些,更有手段一些,再怎么累,也得抗住了,抗好了。是以在遇着你之前,我从未怕过什么。”

    “遇着你之后,我便日日都在害怕,就连夜里,亦是常常不得安枕。我自个儿都不明白,我缘何要担心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我怕你总有一天要走,走到一个我碰不到的地方去,而我怎么也留不住你。你问我明不明白那种被独独留下的感觉,我是明白的。何止明白。”

    “我自然不能放你走,我若是就此放手了,那我这些年来一直恐惧的岂不就成真了?单单是顾虑着,就日夜不得安宁,倘若成真了,你叫我怎么活?”

    “安北,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一生你这么来折腾我。”

    末了,他站起身,又弯下腰,眷恋而克制地在我额间落下一吻,“那日夜里你同我说了那么许多,我都未曾答应你,叫你去北疆。倒是有旁的话要允你的。”

    他直起身子来,“我替你去。”

    日后我无意间听人提及,他那时费尽心机,摆了局,将自己逼上不得不亲征的境地上,才向皇上求了一个亲征的机会。那之后有人叹惋道,太子殿下哪是去建功立业,分明是去成全旁人的功业。

    他明知道胜算不足三成,可他还是同我许下了这句。

    而后,拿命来兑。

    第二日起,他果真再没来过。

    初时我乐得清闲,日日皆是长长眠上一觉,醒来便翻翻史籍,自己同自己对弈,又重拾了兵法,再练上两个时辰的枪法,殿里的花瓶瓷器不知被我一不留意打碎多少只。这也怨不得我,殿里再宽敞也还是拘束得很,我已是尽力将动作放得小幅度一些了。

    脑袋清楚的时候,也会盘算盘算局势,只是心下也明白,这半个月过去,早就不知是什么风向了,闭门造车出门自然是不合辙的,只是图个心安罢了。

    到了第七八日的时候,我才隐隐担忧起来,又不知这份不安的源头在哪儿,只是心里惴惴的。

    殿里用着的宫娥自他与我约下半月之期时便换了一批来,早先我从府里带来的几个丫鬟被替了下去。新换来的这一批一见便知是专门训过的,并不似寻常宫女。个个惜字如金,其中几个约莫还是练家子,任我再怎么盘问都问不出什么来。

    怜薇那头说到底我还是挂念着,毕竟算起来也是跟了我两世的人儿,只是听闻她依然病着,我又不得踏出这殿半步去,便始终没碰上面。

    第十一日,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我推开窗子透气,霎时满屋梅香。

    窗外栽的骨里红梅开得早,却也逃不过花期的约束,开得愈早,凋谢得便也愈早。是以这个时候,旁的红梅才刚刚绽开一点儿,它便要委顿下去了。

    我探出半个身子去,费了好大劲儿才够到,折了一枝下来,想趁着花未凋尽来插瓶。

    只是殿中的瓷器已然被我这几日碰碎了许多,剩下的寥寥无几,我也未叫人换新的来,左右换上来也怕是要碎的。这时候便少了一只能插上这枝梅花的花瓶。

    身边的领头宫娥十分有眼力见,吩咐了人下去,不过片刻便呈上来一只定窑白釉瓷瓶,正衬我手里这枝红梅。我拿在手里前后看着,很是满意。

    这时候又上来一宫人,附在那领头宫娥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后那宫娥上前来福了福身,不卑不亢道:“禀娘娘,定远侯府世子妃方才来了一趟,带了不少补品,说是娘娘这一病缠绵得久,须得好生将养着,慢慢调理。世子妃本想来探望娘娘一眼,只是因着殿下先前吩咐过,这段时日娘娘不得见旁人,奴婢便私下做主,请世子妃回了。”

    我手上顿了顿,不动声色问她道:“本宫同世子妃这许久未见,也是挂念得紧。她还说了些什么?”

    “世子妃只说猛药伤身,易动了元气,病去本就如抽丝,还是要徐徐图之。”

    话音刚落,我手上一滑,瓷瓶登时没拿稳,落到地上去,清脆裂开,碎了一地。那枝红梅在一地碎瓷片间红的灼目。

    我强撑着笑了笑,只同她道是手上出了些汗,一时没拿稳,也不必拿新的来了。

    嫂嫂本是被困在府里,当日里连传上句话都要费一番心思,如今竟能亲来东宫一趟。倘若不是她想出了脱身之法,避开了四皇子,那便是――四皇子已不甚在意这一环,没花那么多心思在这上头,便叫嫂嫂有了可乘之机。

    前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当日但凡有一点旁的转机,以嫂嫂的性子,也绝不会让我涉险。

    可若是后者,究竟是什么牵绊住了四皇子,能让他放松了警惕?

    他的视线不在上京,那便只能是在北疆了。

    “猛药伤身,易动元气”我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这两句,嫂嫂自然不会知晓我此间的情形,可也该是明了我绝不会是因“缠绵病榻”而不能一见。那能让她留下这么一句话的......

    想到这儿,我心里咯噔一下,眼见着小宫娥将满地的瓷片打扫干净,状似无意地问道:“太子殿下这几日在忙什么?”

    打扫的小宫娥背对着我一声不吭,亏得我眼尖,才发觉我这话一问出口,她背便绷了起来,虽只一瞬,却也瞧得出她对这问题的戒备。

    仍是领头的大宫女来回我的话,“殿下素日里便繁忙,如今年关将至,事务便更多些。这些日子里多是在书房,也常常留在宫中。”

    我看着碎瓷被送出殿外,忽地道:“你替本宫通传一声,本宫有件顶要紧的事要见殿下一面。”

    那大宫女果真阻我道:“殿下吩咐了,这半月里不见娘娘。今儿已是第十一日了,还有四日。”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8002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