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直视着她的双眼,妄想着能从她的神色中瞧出零星破碎的端倪,手扣在她肩头,不觉已按出了红红的指印,质问道:“他又在瞒着我做些什么?当真以为他说他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么?”

    他是将登基称帝的人,往后的一生还长着,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死在了这个时候?我不能够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她亦直视着我,偏了偏头,笑得嘲讽,却有两行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娘娘又何曾想过,殿下再是有通天之能,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他不是那九重天上的神仙转世,他也会病,会死,他也有算不全的局,扭转不动的乾坤,可他本不必入这个局的。”

    “就因着殿下不曾同娘娘说过,娘娘便觉着他不会痛不会输不会有事,娘娘自个儿摸着良心想想,这公平么?

    “在娘娘心里,殿下难不成是无所不能的?倘若不是,娘娘又何曾为他顾虑过,何曾为他担忧过?

    “娘娘心里便只有自己,如今殿下薨了,娘娘便自由了,也不必再费什么周折脱身,不是正合了娘娘的意?”

    她将那印奉得更高了一些,“娘娘还是早些落印罢,奴婢也算是不负殿下所托。”

    她每说一句,我便僵下去一分,待她说完,我默了许久才回过神,将手抽回来,十分狼狈地往后退了两步,扶着身后的雕窗,稳住身形。整颗心像是被人攥了一把,皱皱地揪成一团,我捂着胸口,使力按住左心口,仍觉着那疼顺着血脉经络流淌散开,就连胃也跟着缩起来疼。

    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倘是没记错,该是“夜深了,殿下请便。”我听得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左右如今你也不愿见着我。”那时候以为一切若能得个善了,还有漫长到令人厌倦的岁月来彼此消磨,即便是彼此折磨,踉踉跄跄这一路兴许也就白了头。谁成想,竟是真不能再相见了。

    窗外栽的骨里红梅还未全然凋谢,倒是人先散了的。天意委实弄人。

    他从来都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兴许比旁人更厉害一些,可厉害的这些,也不过是打小开始,便有人期望着他能这般。

    窗外已有了熹微的晨光,被窗户纸这一遮,更显得朦胧。可终归天是亮了的。

    我思绪翻涌,复又落定,连带着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只轻笑了一声,探手从怀里取出那纸和离书,自上而下扫了一眼,而后捏住上端,摇了摇头,缓缓将其一撕两半,“他倒是好打算。”

    那大宫女瞳孔紧缩了一下,猛然看向我。迟疑了片刻,仍是出言劝道:“消息是殿下的暗线一层层递回来的,经手的人虽多,规矩却严,除却我并未有人知晓。暗线的消息比军情走得快一些,趁前线的军情还未传回上京,这是娘娘与东宫断绝关系最后的机会了。”

    我闻言皱了皱眉,储君阵亡这等动荡社稷根本之事,再是快马加鞭地上报圣听也不为过。一时不知是他的暗线速度太快,还是这折子递得太慢。

    心念一转,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我急急问道:“你说他...”我顿了顿,仍是不想提及这个词,“到底是怎么个情形?灵柩何日回京?”

    她愣了愣,眉间闪过一丝喜色,想来是明白了我方才所想,可不过一瞬,又委顿下去,低声道:“殿下是领兵途中在沉沙谷被契丹人伏击,一个走出来的活人都不曾有。且那处如今是被契丹控制的,不好贸然出兵去探。”

    我闻言明白过来,既是仍在契丹控制下,能侥幸留有一命的可能确实微乎其微,就怕是连尸首都落入契丹人之手。

    她又及时补上一句,“还算万幸的是那日里恰巧起了沙暴。”

    沉沙谷之所以得名沉沙谷,也是因着其地形气候的缘故,沙暴是常有的,且一旦起了大沙暴,谷内便是飞沙漫天,待平息下去时便能再积上厚厚一层沙土。

    我闭上双眼,谷中被伏,本就是尸首叠着尸首,若是再覆了沙尘,想来契丹人也不能再费这个力气去挖一个死人,倒真是...万幸。他那般傲气的一个人,倘若死后真的落入契丹人之手被百般折辱,怕是能气到径直将地府册子抢了去勾他们的名字。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将已作两半的和离书叠在一起,借蜡烛上的火点了起来,俯身将蜡烛吹熄,手上一松,那团火便落到地上,纸蜷缩起来,上头的字迹再也瞧不清楚,化成了灰烬。

    “我与他可不同,我向来不爱食言的。我答应过他,即便是九幽炼狱也要去把他捞回来。如今,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要把他带回来。”

    我瞥她一眼,见她对我的情绪缓和了不少,“你不是寻常人,又不会功夫。既是能经手他暗线的消息,又能替他收着私印,想来是这暗线的头儿?”

    她深深望了我一眼,换了臣下的礼节,“属下初三,总管的就是这些暗地里的消息。”

    她的身世说来也是令人心疼得很。她生母乃是皇后娘娘那安阖宫里的一个洒扫庭院的粗使宫女,机缘巧合下同宫中一侍卫遇上,好巧不巧,两人虽素昧平生,却是同乡,一时在这无限冷清的宫中惺惺相惜,结下了这段孽缘。没多久,便怀上了孩子。

    宫女私通乃是大罪,两人又委实舍不得这个孩子,只好生下来,偷偷送去宫外找了人家养着。本以为日子能渐渐好起来,可没熬到宫女被放出宫,侍卫便因醉酒玩忽职守,被罚去守一辈子皇陵。

    宫女出宫不便,以往几年都是侍卫去看看孩子,将月钱给那户人家。那户人家本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是拿钱办事。侍卫这一走,便绝了那孩子的活路。宫女日夜以泪洗面,身子已是一日不如一日。有一回她躲在树后头哭,被幼时的太子发觉,再三追问下,才得知了其中缘由。

    太子那时候还是孩子心性,登时便令人暗地里找那户人家,预备着将孩子买回来。可宫女积劳成疾死在了宫里,送佛送到西,两人年纪上又相差无几,太子便把人留在了东宫,只当是多个丫鬟。后来见她聪慧超乎常人,便开始放手让她做些事情,一步步掌管了他所有的暗线。

    她同我说这些事的时候,眉眼低垂,偶或声音还打着颤,末了只说太子于她有再造之恩。我知她对太子必然是忠心耿耿,也放下心来。且她效忠的是太子,太子吩咐她将私印给我,助我保全自身,她虽自然照做,心中却未必认可。

    或者说,她更担忧的是太子,无论生死。若是她有这个能耐去北疆,早便去了。如今她去不了,可我未必去不了,她打心底也未必就认了死理偏要拦我。我拿准了这一样,并未费多少周折便与她达成了共识。

    趁着消息还未传至上京,确是我最后的机会――去北疆将他带回来的机会。

    我细细排布了一番,令怜薇装作我,依然称病,且是能染人的恶疾,将寝殿封锁起来。兼之初三里外照应着,一时半刻也漏不了馅儿。

    辰时三刻,初三上来附耳同我道:“娘娘要的通关文牒一应都备好了,地图也依着暗线的消息在绘了,晌午便能好。世子妃也请来了。”

    我点点头,“晌午我便走,再耽搁怕是要来不及了。这期间你且盯好了,万万不能出岔子。”

    过了这许久,我同嫂嫂终是能见上一面。

    还未言语,她只瞧了一眼我眼下的乌青,便心知肚明般,叹了一口气,“我早便怕着是要出事的,果不其然。”

    我垂下头去,轻声道:“从前还道是我不欠他什么,如今倒是好了,这一欠,便欠了一条命。”

    她拍了拍我手,“他这是以命换命。”

    嫂嫂柔着声同我道,自太子去到北疆,秦家的困境便解了――四皇子本也是绕着弯儿地要对付太子,正主既已到了,何必再划个弯儿过去?只是这样一来,所有的明枪暗箭便直往他身上招呼,纵使他同秦家联手,抗过了好几回,可只要有一回出了一丁点的纰漏,也是无法挽回的结局,譬如现下。

    强撑到现在的情绪终于有了裂隙,便如洪水冲过堤坝一般喷涌而出,我哽咽着断断续续道:“从很早很早以前他便是这样了,什么都不同我说,什么都自己拿主意,一心一意想着是为我好,可我当真会好么?”

    嫂嫂伸手将我拥住,轻轻拍着我的背,我伏在她肩头,哭的不成样子,“我是不能眼睁睁看着父兄在我面前再死一回,可我也从未想过他会死在我前头...”

    “我知道,我都知道。安北,这是命,这局本就是死的,倘若有一线旁的活路,我也不会叫你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她扶着我的肩膀,望进我眼底,极认真道:“你想去做什么便去罢,这儿有我。”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8005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