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十一

推荐阅读:这世界与你,我都要宠粉万古帝尊这该死的甜美影帝今天也卡黑了你不要过来啊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吃点儿好的山河盛宴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

    ‘哗啦――’

    水声再次巨响,掀起大股水流,溢出浴缸,新的热水覆盖地面已有些凉了的水,水渍明显,而水雾在浴室弥漫,更为浓郁。

    “?”

    宋卿抬头,不解地看向突然起身的徐琮璋。

    水雾缭绕,且徐琮璋速度太快,起身跨出浴缸然后披上浴袍,宋卿只来得及瞥见个后背。

    宽肩窄腰,从肩背到窄腰的曲线很流畅,骨节分明,只肩胛骨有些突出,还有点属于少年的独有的单薄青涩。

    “徐琮璋?”

    刚泡热水,怎么又跑出去?

    徐琮璋侧身,凝望着毫无所觉敞开四肢的宋卿,眼底的色彩晦暗难明。

    热水本来浸泡到下巴,但溢出太多,以至于现在只蔓延到两片锁骨,短黑色的发打湿,贴在额头和脖子处,眼睛舒服得微微眯起来,唇红齿白,眼角被热气熏出玫瑰红。

    艳丽得像一株雨后海棠,沾着透明的雨珠在清新的空气里怒放,吸引万物生灵的目光,无意识铺陈开的绝色在俘获万物生灵的心。

    偏眼前漂亮的生物毫无自觉,满脸都是肢体舒张过后的慵懒以及对泡澡同伴突然离去的不解。

    徐琮璋突然觉得喉咙干涩,正在发育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瞥向宋卿,将他逡巡了好几遍,却还是看不清被水雾和热水遮挡的更为私密的地方。

    但半遮半掩最致命。

    徐琮璋眨了下眼睛,说:“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

    啊?

    宋卿下意识看向浴缸,很大,可以容纳两个人,当时购买公寓的时候就特意重修浴室,还买了超大号浴缸。

    没问题,空间很宽敞,完全可以不贴着肉的泡澡,中间都还能留空隙。

    宋卿抬头:“浴缸很宽敞。”

    徐琮璋:“我个人介意。”

    “好吧。”宋卿无奈:“我泡完再放热水喊你进来,你别再去吹冷风。”

    “好。”

    徐琮璋定定地望着宋卿好一会才离开。

    宋卿摊开手,脑袋往后仰,对徐琮璋的反应不明所以甚至感到奇怪,他小的时候就跟父母泡过澡,长大后跟父亲泡过澡。

    初、高中自闭症稍好些的时候,能够正常上学还跟班里几个男同学一起泡过温泉。

    喔……想起来了,当时泡温泉的男同学本来聊得兴致勃勃还在热鸡蛋,一见他进来就全都闭嘴不说话,没过多久就匆匆弯腰离开。

    宋卿抠抠脸颊,恍然记起这事,当时他沉浸在个人世界里,根本感受不到外界的善意、恶意,从不曾跟同学说过话,经常面无表情而且孤僻搞特殊,人缘很不好。

    现在回想起来,难道只是讨厌他才不肯跟他一起泡澡吗?

    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宋卿绷着脸,迟疑了下,慢慢抬起手臂闻胳肢窝和胸口――

    没、没异味。

    呼~~还好。

    宋卿松了口气,还是想不通徐琮璋为什么跑了,只能将之归结为不喜欢或青春期少年的叛逆。

    未成年不好养,以后还要多努力。

    宋卿摆正心态,迅速沉浸在泡澡事业里,还看了部电影直到被提醒时间过长才慢悠悠起身,穿衣和勉强收拾浴室。

    但浴室越收拾,水花越多。

    宋卿没有自觉,以为收拾得多干净,然后放满热水就边擦头发边出去敲开徐琮璋的门:“徐琮璋,到你了。”

    “知道了。”

    徐琮璋在屋里回应,声音略沙哑。

    宋卿点头,然后去卧室找吹风机吹头发。

    他刚走,徐琮璋就进入浴室,不由哑然失笑――浴室内水花遍布,雾气在镜面上凝结成水珠,衣篓子倾倒,里面的衣服都沾湿了。

    宋卿不是没收拾,而是收拾过更乱了。

    徐琮璋唇角勾起,伸出手掌摊开在冷色的灯光下,浴室角落里就飞出三四只幽蓝色蝴蝶停在他的掌心,化为光点。

    没过两秒又重聚,身形变小很多,蝶翼的颜色变成浅白,大概六只蝴蝶扇动翅膀然后落在浴室的地面和衣服。

    触碰到水的蝴蝶,其翅膀颜色明显加深,而地板的水渍在消失。触碰到脏衣服的蝴蝶则化为蛊虫,沿着衣服纹路吃尘埃和污渍。

    徐琮璋在宋卿原本的位置躺下,闭上眼睛假寐,但下一刻猛地睁开眼,眼底金红色光芒若隐若现,似有魔障困扰。

    ..

    露天星光,海棠花开,花瓣尖上的露珠要掉不落,蝴蝶翩飞,翅膀扇落露珠,停在花瓣中心,张开的偌大的双翅像在拥抱海棠花。

    雾气缭绕,宋卿在温泉池里的身影若隐若现,艳红色的海棠花在他的头顶,而蝴蝶与之纠缠。

    黑色的岩石和白中带粉的皮肤交相辉映,他在雾气里瞟来随意的一瞥,然后轻轻巧巧的笑了,亲昵而柔软,旖旎而妖冶。

    ……

    “。”

    徐琮璋猛地睁开眼,心口有陌生的滚烫的恶欲在燃烧、沸腾,凶猛如岩浆,摧枯拉朽,所过之处,生灵皆嚎哭。

    那股恶欲,比当初在乞罗寨山坑的大暴雨中睁眼看见宋卿时,陡然燃烧至四肢百骸的欲还要强烈。

    又或者,两者结合在一起,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徐琮璋光着脚来到宋卿的卧房,站在床头凝视他熟睡的模样,然后爬上床、伸出手握住他的肩膀。

    蝴蝶翩飞,翅尖散落光点,光点被宋卿吸收而使他陷入更深的睡眠。

    徐琮璋拥抱住宋卿,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像溺水之人抓住浮木,如堕落深渊地狱看见的月光,如瘴气遍布的沼泽地里的白骨骷髅,看见他指尖开出的月亮花。

    “宋卿……”

    那是什么?

    “……卿卿。”

    那是恶欲,那是情-.欲,那是不能碰触的癫狂和丑陋。

    “你属于我,对不对?”

    只能属于他,谁都不可以抢。

    “你喜欢我,是不是?”

    就算不是相同的喜欢,可是已经一遍遍的在他耳边告白,所以就得负责啊。

    喜欢既是独占、嫉妒和偏执,也是温柔、关心和愉悦,唯独没有汹涌的情-.欲,那是爱情的形态。

    徐琮璋紧紧拥抱着熟睡的宋卿,低声笑起来:“不管是哪种,亲爱的都被我独占。”

    靠近的,警告。

    抢夺的,咬杀。

    像恶龙守护着财宝,谁敢觊觎就做好死亡的准备。

    至于亲爱的卿卿同意或拒绝,好像都不重要,因为是他先走过来的,他先靠近、示好、关心,再给予温柔、笑容和牵手,然后告诉他‘喜欢你’。

    宋卿先告白的,他只是做出回应而已。

    徐琮璋埋在宋卿颈项间的侧脸,绽放出来的笑容越来越扭曲,像艳丽花朵根部埋的骷髅。

    脸颊的红色胎记发出微弱的光芒,图纹越来越清晰,像有东西藏在里面跃跃欲试意图挣出。

    “喜欢你,卿卿。”

    ..

    周一凌晨三点钟,太洋百货。

    三楼护栏,一个男人坐在边缘轻轻哼着调,脚尖随着节拍一点、两点,他在翻看手机评论,脸上带着愉悦的笑意。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

    他接起来安静的听那边说话,手机另一头的声音像是困兽咆哮,既有着愚蠢的自大骄傲,又有得不到的焦虑烦躁。

    半晌,他说:“到此为止,以后靠您自己,加油。”

    说完,他挂断电话,将号码拉入黑名单,抬头看向商场中心的吊灯,繁复的吊灯中心有个被捆绑、捂住嘴巴的女人。

    她是叶子。

    叶子挣扎着求饶,但只能发出微弱的声响。

    “嘘――”他示意叶子安静:“你不是说你不怕吗?我告诉你,言语欲超标,剧毒会从舌根处流出来,阉割你的喉咙,折磨你、毒杀你,这叫反噬。”

    叶子摇头,泪流满面,眼里都是惊恐和害怕。

    疯子!

    简直是疯子!

    她不想死,她只是在网络上评论几句话而已,谁都会做、谁都可以做的吧?

    凭什么她就得死?

    网络水军那么多,怎么不去报复他们?

    坐在护栏的男人掰着手指清算:“你十六岁读高中,因为老师发现你谈恋爱,在班上严厉呵斥,你心生怨恨所以私底下说她老公出轨学生,说她心理变态折磨学生还在酒吧玩。”

    “实际老师是和平离婚,去酒吧找学生,但她还是因此被学生恐惧、投诉,最后被解雇,找不到工作,晚归家时被抢劫杀害。你说,她是玩得太晚,被杀活该。”

    闻言,叶子惊恐得瑟瑟发抖,瞪着护栏的男人,心想他怎么会知道?

    “擅长舆论,肆意利用话术颠倒黑白,你是最适应培养舌蛊的温床。”他笑着说:“培养了一只又一只,但现在没用了。”

    叶子疯狂摇头,结果发现舌头疼得快发疯,她甚至听到‘沙沙’的声响,像蚕吃桑叶,从她的口腔里发出。

    “唔、唔、唔!!!”

    舌头――舌头啊啊啊!!

    叶子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蛊虫在吃她的舌头,像蚕吃桑叶那样,一点点啃咬着舌头,从原本察觉不到的疼痛到后面密集的如浪潮似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无法陷入昏迷。

    清醒的感受痛苦,清醒的感觉蛊虫在一点点吃光她的舌头――救命!

    救命啊――!

    男人在愉悦的笑,他低头看手机,时间是凌晨四点半,还有12个小时才能玩,不过那位已经快要发现他了吧。

    露出踪迹的话,就再也藏不了多久。

    ..

    B市中心区公安部。

    “黄队,之前发布的短视频已被删除,但话题度已经起来,本来还能控住,但博主又发了信息。”

    黄队:“还没删号?”

    小警员:“说是有困难,正在努力删号。”

    黄队:“发什么信息?”

    小警员:“还有11个小时。”

    黄队立刻举起手表看时间:凌晨五点。

    “下午5点?他要干什么?先别删号,看他什么意图,还有叶子、群主和魏苍山都还没查到?”

    “我们查到叶子加入的群是在一年前创建,群主是李若。”

    “李若?”

    “对,演员死后,李若又被升级的暴力加害,精神状态已崩溃,变得非常偏执。她创建VX群,网罗曾经黑过演员的水军,分布给他们任务和钱,但中途水军群好像转让给别人。”

    “再之后,就是水军接二连三发生意外,有些不太过分的,舌头好像没了。像主谋者,就在太洋百货跳楼自杀。而太洋百货的老总有个女儿,名叫方婷。”

    事件的脉络逐渐变得清晰,这就是一场筹谋已久的报复。

    黄队划着线,组织人物之间的联系然后推测:“李若在报复曾经伤害过她和演员的人,不惧死亡。”

    “一年前就开始,先利用钱网罗曾经的水军,假设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言语欲’、得到舌蛊,根据日记和书房里的祭祀,可能真让她召唤来什么东西,给了舌蛊。”

    “慢慢地培养舌蛊,再一个个让他们受反噬死亡,还要他们都去方婷家开的太洋百货跳楼自杀。”

    “群主,可能就是给她舌蛊的人。中途接手,继续李若的报复。”

    “李若精神状态虽崩溃,但是犯罪思路非常清晰,而且很有耐心。”

    既耐心又狠绝,不像个普通的女孩子,更不像受过创伤、心理崩溃的模样,但大部分犯罪天才都有精神和心理上的毛病。

    “推手被割去舌头,主谋被杀死,杀死后还要恐吓最大的主谋。”

    小警员问:“最大的主谋还活着?”

    “方婷!”黄队恨铁不成钢:“她主导的校园暴力和网络暴力,她是最大的主谋,一定会留在最后被杀!”

    旁边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刑警突然说:“不止于此。”

    黄队问:“还有什么?”

    “李若的报复对象不只是方婷和曾网暴过演员的人,她恨的人很多,所有曾经网暴、霸凌或旁观、或落井下石者,她都恨、都想报复。”

    “怎么说?”

    “如果仅是想报复主谋者,李若不会挑选网络公开的方式,她的行为以及‘群主’的行为简单点形容就是‘哗众取宠’,高调的喧哗出去,吸引人们的兴趣,让他们以为这是场会出丑但搞笑的‘华丽演出’。”

    “目的?”

    “震慑。”

    ..

    “以儆效尤,意思就是严厉处理一件事或以某种震慑人的方式处理犯人,用来警告那些想要学做坏事的人。”

    公车上,两个初中生捧着练习册对话。

    其中一个考另外一个的成语释义,对方答不出来,她就念给她听。

    公车在报时间和地点:中午13:27分。

    公车经过太洋百货,那儿人流依旧密集,尽管死了几个人,但因网络谣言反而热闹起来。

    宋卿收回目光,叮嘱徐琮璋:“下午要来买冬衣,别忘了。”

    徐琮璋:“好。”

    血腥味。

    他看向太洋百货,笑容多了一丝明悟的诡谲。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8/7926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