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推荐阅读:新康里23弄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万古帝尊咬痕龙婿大丈夫河神新娘贤妃黑化指南养个权相做夫君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穿成虐恋情深文中的女主角

    章向唯醒来的时候,迷迷蒙蒙的看了会头顶吊灯,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偌大的房间,陌生的大床,男性气息浓烈的被褥,还有……不是自己的宽大睡衣。

    这些跟脆皮鸭里的某些情节重叠了。

    章向唯一个只敢脑补从未有过实际操作的小处男,脸一白,他抖着手,颤巍巍去摸屁股,没事?!

    啊,肯定没事,屋子里就他一个基佬,谁会趁他喝醉了弄他。

    霍影帝一直男,都起不来。

    章向唯呼了口气倒回床上,头昏脑胀的回忆昨晚的片段,只记得自己去洗手间,后面就断片了。

    怎么会这样子,我的戒备心呢,被狗吃了啊?

    章向唯环顾四周,摸摸身下柔软的床被,全是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所以说,那个男人让他睡自己的床,还给他穿自己的睡衣,对他这么宽容……

    等等,睡衣。

    章向唯的背上窜出一层冷汗,我被看光了?

    那我的骚包白内裤……

    章向唯正要去拉睡裤,房门外突然响起扣扣声,他受惊的发出惊呼。

    门推开,男人站在门口,一手抄在口袋里,一手的指尖夹着烟:“醒了?”

    章向唯下意识抓了被子往后缩。

    .

    房里的厚重窗帘拉得严实,遮住了外面明亮的阳光。

    墙上的感应灯亮着,紧绷的气氛在昏黄的光晕里滋生,扩散,渗透整个房间。

    霍谌默默抽着烟,目光顺着小孩僵硬的肩下来,落在他露在被子外的那只雪白的脚上。

    昨晚林桦霖建议来个酒后乱性,说是偶像剧里的老套路,机不可失。

    霍谌没那么做。

    真的发生了关系,小孩接下来在剧组的情绪会受到影响,甚至入戏困难,《涨潮》是他的第一部银屏作品,自己要帮他走稳。

    林桦霖说他是老一辈的爱情,爱的隐忍深沉。

    霍谌嗤笑了声,年长十岁多,又都身在娱乐圈,考虑的自然会多一些,有欲望,也有责任。

    因此昨晚只是把软成一滩的小孩抱在怀里,亲了又亲,最后在欲|火焚身里搂着他睡了一觉。

    然而一夜过去,火势依旧凶猛。

    霍谌早上忍不了,对着小孩忙活了两根烟的时间。

    都没站在床边,而是站在床尾,确定没在小孩身上留下任何印记跟气味。

    房里也没什么味道。

    怎么还这么大反应?吓的尾巴都夹起来了。

    霍谌咬了咬烟蒂,燃烧着的烟头抖动着,落下大片烟灰:“怎么吓成这样?”

    章向唯抱着被子的手颤颤,他这其实是本能的反应。

    比起惊吓,慌乱更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自己没事,那门边的男人呢?

    一个基佬喝多了,对着偶像般,需要去仰望去敬重的存在,一个成熟又有魅力的男人,会不会什么都不做?

    不会吧,很难有说服力。

    章向唯一边后悔自己多喝了几口酒,一边偷偷检查男人,脸上没牙印,脖子跟喉结部位没草莓,往下……

    跳过。

    十二厘米的身高差,哪怕酒壮怂人胆,那也压不了。

    小孩的视线像羽毛,经过哪就扫一下,霍谌的呼吸顿了顿,哑声道:“起来刷牙洗脸。”

    说完就走,后面传来一阵响动,衣服被拽住了。

    霍谌的身形一滞。

    小孩拉着他,在他背后小心翼翼喘着气,声音很小的问起来,既紧张又忐忑。

    “霍老师,我昨晚耍酒疯了吗?”

    “没有,喝醉就睡了。”腹肌都被摸了个遍,你霍老师这条老命差点栽你手上。

    “那我的睡衣是霍老师给换的?”

    “你吐身上了,衣服没法穿,都是男的,换个睡衣没什么。”鼻血都出来了。

    “是噢,我给霍老师添麻烦了。”

    “没事。”不麻烦,就是你霍老师举着手睡着,又举着手醒来而已。

    “霍老师,这是你房间吧?你怎么没让我去其他地方睡?”

    “你趴着不肯走。”

    “……”好想死。

    霍谌偏了偏头:“不过是张床,睡就睡了。”

    章向唯听着这语气,觉得像不跟小辈计较的长辈,他窘得不行,没注意到男人眼底吃到甜头的笑意。

    .

    章向唯刷牙洗脸的时候,满脑子都在排大字“我竟然真的什么都没做”,直到他见着从客房出来的秀气青年,《涨潮》的编剧,那排字才消失不见。

    林桦霖既要维护金编的人设,又不能摆出官方的那套,两者之间的那个度很难拿捏。

    起先林桦霖完全是艰难的应付心态,慢慢的,他发现小嫂子对自己饰演的角色有深刻的剖析,对剧情也有独特的见解,他就放开了聊,唾沫星子横飞。

    章向唯很激动的谈着自己的想法,听编剧对剧本的走向把控,丝毫不在意喷到脸上的唾沫。

    霍谌在意,眼刀剐了林桦霖一眼。

    林桦霖立刻坐远了点。

    霍谌的心情一点也没有好转,小孩看着林桦霖的眼里有光,跟当初第一次见到自己一样。

    他对任何一个敬佩的人,都是这个表情。

    自己并不特殊。

    霍谌心凉了半截,他烦躁的拿手机进超话,照常先去小黑那打卡,没一会就去楼上打电话把经纪人骂了一通。

    周文还没起,莫名其妙被骂:“不都公关了吗?那点黑卡卡就完事了,不卡掉也掀不起波浪。”

    霍谌冷冷的说:“卡黑的二十四小时才过一千五,就这么点人?”

    “那都是货真价实的CP粉,你没发话,我可不敢请脂粉,”周文扶着一把酸痛的老腰起床,“再说一千五少吗?你去看看你们二十四CP底下的其他超话,哪个卡黑超过这个数的。”

    “不说CP超话,就本家超话,很多有作品有演技的演员,选秀出身的小鲜肉,他们家卡黑也才几百人,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电话里没了声音。

    周文一言难尽,团队现在都备了速效救心丸,免费的,不花钱,这是老板的爱。

    主创们一条心,势必要帮老板抱得美人归。

    现实却是十分残酷。

    战役才刚开始打响,还他妈是拉锯战。

    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喜欢上个干净纯真的小美人,玩儿痴汉那套不说,还把自己都整的患得患失,脆弱矫情。

    俨然没了一身的骄傲,哪看出是大名鼎鼎的影帝,不就是个初次坠入爱河的愣头青。

    周文唉声叹气:“老霍啊,你这气不是冲的卡黑人数吧,是那孩子?”

    霍谌看着铺得整整齐齐的床:“你是怎么追到那小模特的?”

    周文说:“他死皮赖脸追的我。”

    霍谌挂了。

    .

    回剧组的晚上,章向唯就接到了一个噩耗。

    王导说要拍他黑化前的一场重头戏。

    章向唯懵了:“这么突然?”

    王导摸了把脑门的汗:“今晚的天气很合适,未来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大雨,人工的跟自然的没法比,小章,希望你能理解。”

    章向唯看一眼外面的黑云翻滚大雨倾盆,他昨晚喝醉了,白天又赶机,有些累,这状态应该比较好进入这场戏的状态吧,他抿抿嘴:“知道了,我拍。”

    片刻后,章向唯坐在化妆间翻30-40集的剧本,入魔啊,《涨潮》靠后的戏了,他让香香姐给他拿椰子汁,丢了根塑料管进去,咬着管子吸溜了一口。

    这场戏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对手的演员,也没有打斗戏,他只要记住几句台词,掌握好角色的情绪就好,不难……

    才怪。

    他昨天最后一场戏还是门派无忧无虑的傻白甜小师弟呢。

    天使变魔鬼,期间毫无铺垫,心境怎么转得过来?

    虽然章向唯知道拍戏一切为场景服务,场次很多都是乱着来的,有的刚进组就拍杀青的那场,演员还不熟呢,直接就是岁月静好。

    可他只是个拍了半个月戏的新人,没经验,角色的情感跨度太大了。

    总不能只是画个眼妆就算黑化吧。

    章向唯趁着化妆师给他化受伤妆的功夫,眼皮下垂,逐字背着台词,在心里排练。

    “师兄,你骗我……你说要来的,你为什么没来……为什么骗我……哈哈哈骗我……”

    哎,有点羞耻。

    桦霖哥到底是怎么写出来这种台词的?还是说他腐男看人基?

    冷静点,只是如兄如父。

    .

    章向唯一直沉浸在人物的情绪里,听到化妆师的喊声抬头时,他的眼睛已经猩红。

    化妆师看到什么,快速抓了张面巾纸按住少年眼角,接住一滴泪。

    “这就哭了,想的什么?”

    章向唯声音哑哑的:“想师兄。”

    化妆师一脸诧异,她干这一行多年,接触过很多演员,知道他们的哭戏有技巧。

    眼药水,反复想自己生活中的伤心事,亲人的去世,甚至是打哈欠,能这么快进入角色哭出来,这需要天分。

    她的脸上露出笑:“小章,头抬起来一点,我看看还有哪要补的。”

    章向唯不明白化妆师的态度怎么这么好了,他乖乖的照做:“姐姐,我待会还要再化吧?”

    “对,走火入魔了要黑化妆,”化妆师说,“主要是眼部的变化,到时候我就在片场的房车里给你化了,不来回跑。”

    章向唯卷着剧本,这不是一个镜头到底,是两个镜头,角色的崩坏程度是递进的,他在手机上找了张别的剧的剧照:“那能不能别给我勾这种眼线?”

    化妆师看了看:“不那么勾,气场出不来,别动,小章,你唇形不错,放松,晓晓,给他把头套拿过来……”

    又是一通忙。

    章向唯头上跟脸上的手都撤开的时候,镜子里的人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眼眶红得要滴血,苍白病态的脸上有道狰狞血口,从左眼的内眼角一路斜划到耳根,血液像是刚淌下来,还是温热的。

    看得章向唯下意识伸手,想把滴到脖子上的血擦掉。

    手在半空停住,他改成去摸自己的嘴唇,失血过多显得发白破裂,嘴角的伤凝着血块,触目惊心。

    左侧有闪光灯的声响。

    章向唯挡脸:“香香姐,别拍了。”

    “就拍一张。”陈香香看了照片,有种病弱又破败的美感,让她只看妆容就被牵动到了。

    “等《涨潮》播到今晚的戏,到时候就把这张照片放出来。”

    章向唯嘀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播呢。”

    “早晚会播,有霍影帝的商业价值跟口碑,双台上星稳了,等火吧,不对,等稳吧。”

    陈香香见少年朝门口伸头,维持着那个姿势,望夫石似的,她奇怪道:“小唯,你看什么?”

    章向唯说没什么。

    今晚只有他的雨夜戏,其他演员都不在片场,包括那个男人。

    女一蒋怡下午就来了,这会估计在跟他讨论剧本。

    .

    章向唯又困又累,不自觉回忆起了早上躺的那张柔软大床,散发着荷尔蒙味道的被子。

    床头柜上好像有个相框,扣下来的,不知道是谁的照片。

    要是昨晚喝醉做点什么就好了。

    做点什么好呢?

    醉鬼做了什么,那个外表冷漠内心温柔的男人应该都不会计较的吧?

    连床都给他睡了,多好的人啊。

    章向唯毫无章法且毫无意义的想了会,手机翁翁响,王程那货发了好几个带信息的红包。

    -在干嘛?

    -在宾馆?来张照片。

    -吃晚饭没?

    -妈的,我在食堂的肉丝面里吃到一根毛发,我怕是时日无多了。

    -向那个唯,你兄弟最后一面你还见不见?

    王程发来视频申请,章向唯拒接,挨个戳了红包,回他一条信息。

    -我在化妆间,待会去片场,视频不接了,怕忘了现在的感觉,晚点聊。

    章向唯把手机塞香香姐的包里,闭上眼睛休息。

    爆发的哭戏是他擅长的,就是真的难受,老师说他入戏控制不好那个度,入得很深,那样很不好,一场下来差不多掏空了自己。

    老师说演员要对自己好点,入戏不能太深,到那个点就好了,太深会出不来,患病,精神方面。

    戏痴不是演员的最完美呈现,凡事要有个度。

    章向唯现在顾不上担心那些,这是他的第一部戏,抛头颅洒热血往死里拼,没别的考虑。

    没一会,章向唯不断浸入角色,周身笼罩出了一股死寂的气息。

    .

    不知过了多久,化妆间的门开了。

    霍谌带着一身湿气进来,掀了掀眼皮,看着坐在镜子前的小孩。

    知道全是妆,是化的,他的心口还是闷痛了一下。

    霍谌走过去,抬手按上小孩的肩膀。

    章向唯猝然睁开眼睛,血红的眼撞上镜子里的男人,瞳孔一阵紧缩,单薄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神悲凉,绝望,痛苦,憎恨,怨毒,凝血的嘴角扯出一抹狞笑。

    像个疯子。

    霍谌愣住,皱了皱眉:“唯唯。”

    章向唯缓慢的眨了下眼睛,所有扭曲的情绪瞬间消失无影,他单纯乖巧的笑起来:“霍老师,你怎么来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72/7900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