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推荐阅读:宠粉万古帝尊这该死的甜美影帝今天也卡黑了你不要过来啊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吃点儿好的山河盛宴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宋先生你又装病

    章向唯签约新虞的过程很顺利,也简单的超过他想象。

    新虞没有正式发公告。

    章向唯不在意,那么牛逼的工作室,什么时候官宣肯定有他们的考虑跟计量。

    等着就是。

    章向唯的助理还是只有香香姐,经纪人换了。

    换成了赫赫有名的周文,业界的金牌经纪人,霍谌的老搭档。

    章向唯初次跟经纪人见面是在茶馆,紧张成了小学生见老师:“文叔好。”

    周文翻杯倒茶:“不用拘谨。”

    章向唯坐下来,手放在腿上,腰背挺直,眼珠都不带转的。

    “早先老霍还在佳栎的时候,我手下也没其他艺人,就只带他,后来他合约到期出来单干,我懒得换公司,干脆也跟过去了。”

    周文把倒好的一杯茶推到少年面前:“你是我带的第二个艺人。”

    章向唯两手去接茶,下意识瞄了眼那枚玉戒指。

    性冷淡风,衬托着那只苍白到接近透明的手,像陈列在展览柜里的艺术品。

    “我一定会好好拍戏。”章向唯小声说。

    周文看过去,少年的神态是极其郑重的,好似下一句就是“我会努力给霍老师赚大钱”,不禁晒笑。

    章向唯:“???”

    周文:“你很乖。”

    章向唯:“……”

    周文:“乖是你的优势,也可以是你的劣势。”

    章向唯没反驳。

    周文叠着腿看他:“想要我们怎么塑造你的形象?给你个什么样的人设?”

    章向唯心下一突,不要了吧,不要搞人设了,会被反噬的。

    这么想,章向唯就这么说了:“文叔,能不给我打造人设吗?那标签贴上去可能会给我带来好处,可是想撕下来就难了,不撕很容易会烂掉。”

    说到后面叹了口气,作为一个日常吃明星瓜的群众之一,他颇为感慨。

    要想不翻车,远离人设。

    “人设是包装,是惯用的快餐式营销,目的就是为了给观众加深记忆点。”

    周文说的云淡风轻:“你不喜欢,那我们就改思路。”

    章向唯怔忪着“喔”了一声。

    新虞不龟毛,章向唯有绝对的决定权跟选择权,这点让他难以置信。

    还有,大佬的经纪人大佬好亲和,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个“周太后”的外号?哪里太后了?

    .

    章向唯瞟瞟吹茶叶的经纪人,很弱气的长相,看起来毫无攻击性,他穿着黑色西装,领子跟袖口抚得很平整,扣子束着脖颈,让人多看一会就有一点喘不过来气。

    好像自己的衣领也扣到了顶,不太舒服。

    章向唯再去瞟那张清秀的脸,发现他连鬓角跟发梢都修剪的十分精细。

    亲和里隐隐约约露出几分偏执。

    章向唯的某根敏感神经抖了抖,觉得自己还是小心应付比较稳妥。

    周文无所谓未来小老板娘的打量:“有参加综艺的想法吗?”

    章向唯愣了下,毫不迟疑的摇头:“没有。”

    “哦?”周文来了点兴趣,“这几年真人秀越来越多,靠它吸粉翻身的大有人在,你为什么没意愿?”

    章向唯说:“我不适合。”

    周文扬扬眉:“怎么个不适合法?”

    “我有很多不好的习惯,”章向唯掰手指头,说一个掰一个,“吃到喜欢吃的东西,我会吧唧嘴,心里高兴会晃腿,走路都蹦,不高兴了,嘴就往下撇……”

    周文转着玉戒指,听少年讲自己的小毛病,觉得老霍看上他是有道理的。

    诚实又干净,诱人靠近。

    .

    包间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霍谌推门进来,带着浅淡的烟草味。

    章向唯眼睛一亮,小尾巴都摇了起来:“霍老师,你收工了啊。”

    霍谌眉间的疲态一扫而空:“嗯。”

    末了对周文说:“安子跟小方都在隔壁,跑得快差你一个。”

    “……”周文起身离开。

    章向唯都没在意周文走,眼睛一直在男人身上,温润而柔软:“你这几天收工都比我晚。”

    霍谌俯视仰望自己的小孩,指腹摩挲了几下,想挠他下巴。

    “累啊。”霍谌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后仰头,呼吸声有些重,很累的样子。

    章向唯脱口而出:“要不要我给你按按肩膀?”

    说完就惊呆了。

    我刚才说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说。

    没有,我没说话,我没说。

    霍谌愣了会,眯起眼眸看试图靠装死蒙混过去的小孩,唇一挑:“好啊,麻烦唯唯了。”

    章向唯身上的毛孔噌噌噌张开,手脚僵硬:“我,我随便说说的。”

    霍谌闻言,面上没什么表情:“是吗?”

    章向唯要哭了:“那我给你按按。”

    .

    霍谌没一会就后悔了,小孩站在他背后,紧张的小声呼气吸气,按着他肩膀的指尖在颤。

    要命了。

    又舍不得让小孩拿开手。

    霍谌阖起眼帘背台词,背完今天拍过的,背明天要拍的。

    全背完了就找话题:“唯唯,我希望你把新虞当家,把团队当自己人,有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来。”

    章向唯说:“会的,我会跟文叔提。”

    霍谌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跟我提也可以。”

    章向唯的脸微热:“噢。”

    他按的很费劲,因为男人肩膀又宽又厚,周围肌肉硬邦邦的,不用力按不下去。

    这一用力,那层衬衫料子就觉得很薄。

    男人肩部的体温跟肌肉线条都能触碰到,烫手。

    不要多想,不要脑补,不要举手,淡定。

    就当是演戏,你演的是一个按摩师,椅子上的是你要服务的客人。

    章向唯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边尽力专心按捏,他渐渐的找到了感觉,手肘抵上去,转圈碾,踮起脚往下压。

    霍谌被压得闷哼了声。

    章向唯手上的动作一停,探头问:“舒服吗?”

    耳边有热热的呼吸,小孩离得近,细碎发丝在半空扫出欢快的弧度,带着浅淡的柠檬香,丝毫不知道自己距离野兽的爪子有多近。

    霍谌深呼吸,哑声道:“舒服。”

    章向唯被夸了,大受鼓舞:“那我再用点力。”

    霍谌扶额,眉峰隐忍的拢在一起。

    怎么还按起劲了,你霍老师早晚要死你身上。

    霍谌想到那晚林山岚手机里传出的那番话,“随缘”这个词在他的口中含了会,品出了甜味。

    今年年底前有望脱单。

    不行就明年再战,后半生都耗在这上面了。

    人已经在新虞了,还能跑了不成。

    .

    安利过来时,章向唯喘着气,脸上是体力消耗的汗跟红晕。

    霍谌坐在桌前,长腿随意屈在桌子底下,腰背靠着椅子,姿态慵懒舒适。

    这一幕落在安利眼里,就是两个演员全身心投入的演了一场动作戏,刚收工,他暗暗对老友使眼色:做了?

    霍谌的面色青了一半。

    安利明了,没做:“我跟文哥准备去游湖,你们去吗?”

    霍谌睨他一眼:“大晚上的,去喂蚊子?”

    安利转头问小的那位:“小章你呢?”

    章向唯望了望窗外黑漆漆的夜色,有一点心动:“有拍夜戏的吧,置景不让靠近。”

    安利说:“刚撤。”

    章向唯立马说:“那我去。”

    他的眼睛亮亮的,跃跃欲试:“我来这儿还没去湖边玩过呢。”

    安利无视老友想抽自己的样子:“那走吧。”

    章向唯像个要去春游的小朋友,高高兴兴的挥挥手:“霍老师拜拜。”

    霍谌另一半面色也青了下去。

    门关上的那一刻,包间里就涌出一股可怕的低气压。

    桌上有碧螺春跟没怎么动的点心,包间收拾的比较干净,空调打的适中,夏天的夜晚就该在这说说话,游什么湖。

    霍谌像是被老伴抛弃的老头子一般,无奈的叹口气,他正打算把面子扒下来追出去,门就开了。

    小孩去而复返:“一起去吧。”

    霍谌愣住了。

    章向唯是从楼梯上跑回来的,心跳还很快,纤细的脖子上有轻微的水光:“霍老师,你真不……”

    “走吧。”霍谌起身说。

    章向唯呆了一秒,笑弯眼:“嗯!”

    霍谌手插着兜走出包间,朝安利投过去一道得意的目光,看到没,我家小朋友离不开我。

    安利翻白眼,这位爷病出幻觉了。

    .

    夜幕跟繁星之下,影视城的湖面上多了两条船,一前一后慢悠悠的飘着。

    章向唯垂头跟王程发信息,发了会就去群里找爸妈聊天,等他收起手机的时候,一抬头发现安利跟周文坐的另一条船已经飘出去了很远。

    坐在对面的男人似是睡着了。

    章向唯捞了船桨划了一段,累得气喘吁吁,他借着月色看闭着眼的男人。

    去年的这天晚上,他不会想到明天的这时候,偶像跟他在一条船上,面对着面,鞋子挨着自己的鞋。

    人生的轨迹真是神奇。

    章向唯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调到拍照模式,举高,对着男人。

    闪光灯忘了关掉。

    霍谌睁开眼。

    章向唯的眉心因为惊慌狠狠一抽,他晃了晃手机,故作镇定的笑着说:“霍老师你醒了啊,晚上这边的风景也蛮好看的,我拍了好几张。”

    霍谌看着他说:“那就多拍点。”

    话落就合上了眼。

    章向唯不敢多拍,他象征性的对着湖面拍了两张,揣回手机瞪着虚空,后心的衣服湿哒哒的,夜风一吹,黏到了背上。

    刚才心脏都吓跳停了。

    章向唯吹了会风,平复下来就用小号发了条微博。

    【做坏事差一点被抓包了。。。】

    霍谌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提示音。

    章向唯看男人坐起来,低着头刷手机:“霍老师,你不睡了吧?”

    “嗯,不睡了。”

    霍谌就没睡着,只是装睡不想划船,想让船停在一处,跟小孩多待一会。

    难得的室外二人世界。

    章向唯伸着脖子往远处瞧瞧:“利叔跟文叔他们的船都走了。”

    霍谌用另一个小号点赞唯唯同学的小号:“不管他们。”

    “……”

    章向唯看着背对着一面湖景的男人,从他喜欢的演员,变成偶像,剧组同事,再到现在的老板,以及……陷阱之源。

    心情很复杂。

    “那我们呢?”章向唯说,“我们就在湖上飘着?”

    霍谌撩了下眼皮:“你划,就当是锻炼身体。”

    章向唯抽抽嘴:“知道了。”

    他抓住船桨伸到水里,哼哧哼哧划了几分钟,不着四六的蹦出一句:“霍老师,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霍谌漫不经心的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嗯?”

    章向唯清咳一声,挠挠汗湿的鼻尖:“你现在的事业发展的这么好,三十出头又是男演员很黄金的年龄,那你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霍谌放下手机,看了小孩许久,把他看的眼睛闪躲才出声:“随时都可以。”

    章向唯一脸迷茫:“啊?”

    “不懂?”

    霍谌低声道:“你的霍老师想结婚了,差个老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72/7926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