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推荐阅读:万古帝尊咬痕龙婿大丈夫河神新娘贤妃黑化指南养个权相做夫君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穿成虐恋情深文中的女主角这世界与你,我都要宠粉

    想结婚了,差个老婆……

    差个老婆……

    老婆……

    章向唯把脑袋磕到了桌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正在说工作的陈香香:“……”

    “小唯,你有心事啊?”

    问的小心翼翼。

    章向唯的脑袋摇了摇。陈香香不合时宜的眼冒绿光,发质也太好了吧,还有那发量,看得她都想拔一点黏自己头上。

    “我去上个厕所。”章向唯浑浑噩噩的往前走,所以那个男人还是直男,弯只是假象?

    可是脆皮鸭里也有老公老婆媳妇的叫法。

    基佬想要老婆,想结婚,这说得过去啊,没什么问题。

    章向唯啃了啃嘴角,直的弯的又有多大关系,自己真要是掉陷阱里了,还不是一样爬不出来。

    啊,还是有关系的,都弯,打勾比较容易。

    一方是直的,得先掰弯。

    可是那个男人到底多弯啊,要不试探试探?用什么试?色|诱吗?

    我疯了。

    章向唯使劲抓了抓头,每根头发丝都散发出了崩乱的气息。

    陈香香唉声叹气,可怜的,被折磨成什么样了都。

    眼睁睁看着事情到这一步,除了担心毫无办法,聊都没法聊,她只能祈祷霍谌不是出于新鲜,或者哪根筋错位拖小唯下水,然后自己上岸。

    不要丢小唯一个人沉底,要沉一起沉。

    陈香香惆怅的想,然而很可怕的是,每段爱情的答案,往往连当事人都不知道。

    即便霍谌是认真的,不是把小唯当生活的调料,那只能说是现在,近期,这段时间而已。

    多少人说好的永远,贫富相随,生死不离,还不是轻飘飘就散了。

    爱人变仇人,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出现伤亡的都有。

    这想法其实有些悲观了。

    虽然娱乐圈的感情比其他行业更不靠谱,变数更大,但是从一而终,坚定不移的也不是没有,占比……就不说了。

    一代不如一代。

    也不知道是世界浮躁了,还是诱惑更多了。

    陈香香领着宫女的薪水,操着太傅的心。

    担心刚登基的小皇帝被妖女迷惑心智,不对,是妖男。

    也不对,是老妖精。

    霍谌绝对衬得上那身份,明明走的是演员路数,却有海量的女友粉,老婆粉。

    三十多了,照样打得过那些小鲜肉们。

    为什么,还不就是高高帅帅,事业好,有魅力无绯闻,大刀斩CP,理想丈夫的条件他都具备,很好磕。

    陈香香收记事本的动作一停,现在绯闻有了,CP有了,还屹立不倒,顽强应对腥风血雨。

    她把记事本塞大包里,霍谌是她老板,不是她的工作搭档,自己肯定要站在小唯那一方去担忧,考虑。

    希望将来小唯不要太艰难。

    照小唯那状态,被霍谌吃掉是早晚的了,两人最好不要官宣,不要秀恩爱。

    秀恩爱死的快,官宣之日,就是开启分手倒计时之日。

    陈香香两手撑头,助理这一行她的资历不老,小唯是她合作的第二个艺人,可怎么两个弟弟都是十八九岁就想谈恋爱?

    还都在事业正红火的时候。

    不能等根基打牢,稳下来,足够强大了再说吗?

    我这什么命?

    陈香香揪头哀嚎:“啊啊啊啊啊啊!”

    门口响起一男同事惊恐的声音:“香香,你没事吧?”

    陈香香理了理日渐萎靡的一头发丝,仙女微笑:“没事哦。”

    .

    章向唯平时自己不拍的时候,就看霍谌拍,尽可能的找机会多学点东西。

    这天也不例外,只是章向唯的心情不太好。

    霍谌在拍打戏,跟另一个吊在威亚上的演员打斗。

    那演员的角色是个反派,在戏里是乔和后来的左膀右臂阿七,最锋利的一把刀。

    乔和的手指哪,刀就挥向哪,帮他杀了很多人,最后在保护他出城的途中遭到暗算,死于乱刀之下。

    但是这场戏不是这样的。

    剧本里是潞城受伤被逼到悬崖边,几个虾米想趁机收割他的人头,好扬名武林中外,结果都被他一波送地府了。

    潞城最后失血过多,体力不支的摔了下去。

    而阿七遵从乔和的指令,从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没有动手。

    所以这场交锋是导演临时加的。

    那个男人同意了。

    章向唯的嘴角压了下去,低声嘀咕:“干嘛同意加戏啊?”

    安利不知何时站到他旁边:“你霍老师可以接受剧本外的桥段,只要能说服他,哪怕是亲密戏。”

    说完就去看少年,以为他会问都拍过什么亲密戏,却只看到他紧蹙眉心,满脸凝重的模样。

    安利心想,老友的春天要来了。

    .

    章向唯憋不住的去找导演,对临时改动的戏提出质疑:“阿七是乔和的心腹,他违背命令私自动手,人设不会矛盾吗?”

    王导呼噜呼噜的抹脸,甩了一手的汗:“那要是他认为主子还对曾经的师兄有情分,从而心怀恨意呢?”

    章向唯:“……”突然基了。

    “不会的吧,我看完剧本,理解的阿七是一心一意对乔和好。”

    王导笑着拍他肩膀:“杀潞城不是更能证实那一点。”

    章向唯噎了会:“我还是觉得……”

    王导抬抬手阻止他:“小章,到这场戏的时候,潞城已经是乔和血洗武林的最大对手了,只是两人还没以正方两派的立场见面而已。”

    “按照原来的桥段,阿七的内心世界还是单薄了点。”

    王导从助理手里接过一大杯绿豆汤,自己没喝,先递给他了:“做了改动,人物显得更饱满一些。”

    章向唯接过绿豆汤,他还没说话,背后就传来脚步声。

    “在聊什么?”

    霍谌一身血衣走近。

    王导笑道:“小章对这场戏有自己的看法。”

    霍谌看了眼小孩,都晒蔫了。

    章向唯等导演走了才出声:“霍老师,你也觉得改了更好?”

    霍谌没回答,他扫了扫小孩手里的绿豆汤,明知故问:“不喝?”

    章向唯不喜欢这味道:“你喝吗,喝就给你。”

    霍谌喝了,把杯子给方圆:“拿一支藿香正气水给我。”

    章向唯以为是他自己要喝。

    当那玩意被递过来的时候,章向唯整个人都不好了:“给我的?我不要。”

    霍谌把藿香正气水往他跟前送送。

    章向唯在三秒后就妥协了,他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味道太刺激了,有些上头。

    “唯唯,别学人往嘴里塞冰,对牙齿不好,伤胃。”

    霍谌俯视小孩,目光掠过他晒得发干的唇瓣:“自己找地方待着去。”

    章向唯目送男人去工作人员堆里,脑袋丧气的耷拉下去。想说的全忘了。

    就连一句“注意安全”都没说上。

    .

    影视城的已经拍完了,全剧组今天凌晨三点多挪到了这儿,搭棚忙活,接下来要拍上一段时间。

    这会日头很晒,地面的土块开裂了,草木都是烫的。

    大家都有种随时会自燃的感觉。

    陈香香给章向唯喷了防晒喷雾:“死热的天,你还穿一身黑,别站这了,去棚子底下吧。”

    章向唯喃喃:“本来是自己掉下去,只要威亚慢慢往下放就好了,现在改了戏,要在悬崖边打斗,太危险了。”

    陈香香:“……”

    脑阔疼,我看我还是找地儿坐着去吧。

    章向唯穿过一片嘈杂走到王程那里:“老王,你要拍啊?”

    “昂,”王程在捣鼓机器,“现在不是你的戏,你不歇着去?”

    章向唯说:“我站你这。”

    王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黑,要不是这人看的是那老家伙的方向,他真要以为是因为自己进组后的第一次掌机,特地过来给他站场加油。

    “重色轻友”这四个字很自然的飘了出来。

    操,王程被自己的想法打击得想吐血,他正要开口,张老师喊他过去。

    “向唯,到棚子里去,晒秃噜皮了!”

    王程吼完就去找张老师。

    章向唯没走,他把背后的发套捞上去,用香香姐给的头绳扎到一起。

    这些年经典的古装剧,五部有三部都是张老师的作品,他是很有权威性的。

    对于张老师收大学生为徒,让他扛机子,大家都没意见。

    章向唯望着兄弟跟摄影团队有说有笑,也跟着翘翘唇,挺好的。

    棚子里,蒋怡在打游戏,她的戏要等霍谌掉下去,还没到。

    助理在一旁给她扇扇子:“那个章向唯也太认真了吧,这么热的天演完了都不走,还在片场待着。”

    蒋怡啪啪秀操作:“给他送几个冰贴。”

    助理扇扇子的动作停下来:“怡姐,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很喜欢他?”

    蒋怡打游戏打的摇头晃脑,整个身子都在抖:“显而易见的事。”

    “为什么啊?想签他?”

    助理凑到她耳边八卦:“网上都传他是霍老师的艺人,料很真的样子。”

    蒋怡在赢了一局的背景乐里哼笑,女王范儿十足:“我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助理:“……不需要。”

    .

    开拍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就变了。

    那股子肃杀之气从悬崖边扩散开来,在阳光下发酵,往在场所有人张开的毛孔里钻。

    掉悬崖是古装片里的标配镜头之一,很多都是假场景,绿布,后期抠图。

    王导的原则就是不行,他要真的,光是取景置景就花了很长时间。

    肯定要拍到他满意为止。

    章向唯头贴着粉色派大星冰贴,眼睛不眨的看着威亚上面的男人。

    好热啊,晚上要拉上他一起吃冰西瓜。

    不知道回去要到几点。

    章向唯仰着汗涔涔的修长脖颈,视线凝固在一处,脚步下意识走近了一点。

    太危险了,千万不要出事。

    王程扛着其中一台机子,往他那瞪。

    张老师拍王程后背,没动怒,只是提醒他:“认真点。”

    王程顾不上了,只好专心拍摄。

    .

    “卡!”

    “霍老师,要休息吗?”

    “不需要。”

    “再来一遍!”

    “……”

    道具剑的碰撞声,导演武指的喊话,工作人员制造的噪音,这些被沙土和烈阳一搅和,放大了数倍,让人的神经末梢难以安稳。

    章向唯拧着眉,发干的唇抿紧,他忘了数层戏服捂住他的湿热感,忘了藿香正气水在胃部的流窜,甚至忘了呼吸,眼前能看见的就一道身影。

    .

    霍谌跟另一个演员合作过,有一定的默契,经验也丰富,都把自己泡进了角色里,一场精彩到惨烈的打斗拍了几次就过了。

    后面是掉悬崖。

    章向唯站在片场靠外围的外置,头上的冰贴被体温跟日光烤热了,他没去管。

    一滴汗珠滚到眼皮上面,浸湿了一块睫毛,章向唯眨了下眼。

    就在那一瞬间,紧绷的空气猝然被利剑坎破,安静的人群掀起惊叫声。

    “不好了――”

    “霍老师受伤了!”

    有人大喊:“快点!收威亚!把他拉上来!快点快点!”

    “救护车呢?赶快!”

    .

    自己掉下去,跟被一剑刺了后踹下去是不一样的。

    剧情改了,霍谌跟对手都调整好了状态。

    威亚那边的工作人员却发生了操作失误,拉绳松紧度的调整出现了偏差。

    导致霍谌被踹下去,在掉落悬崖的途中撞到了石头上面。

    现场一乱混乱。

    章向唯煞白着脸站在原地。

    王程看了章向唯一眼,黑着脸低骂了一声,大步跑过去挡在他面前。

    不让剧组其他人看到他颤抖不止,惊慌无措,仿佛天塌下来了的样子。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72/7942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