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推荐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陆唤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他苍白着脸色,拎起茶壶便推开柴门往外走。

    摇摇欲坠的柴门本来就挡不住什么寒风,这下风雪顿时灌进屋内,将本就破旧的屋内床铺上的稻草吹得四散。

    他却顾不上太多,硬撑着出去,拿着茶壶在院墙的一处停住脚步。

    寒风将他单薄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宿溪纳闷儿地看着游戏小人的反应,什么情况,怎么喝了口水突然跑院子外面来了?

    不冷吗?

    快回去行不行?!我好不容易帮你涨起来的体力条等下快被你折腾掉了啊喂!

    而只见游戏小人伸手在雪地里找了找,忽然找出来几只看起来像是椿象的小虫。

    他将茶壶中的水倒在地上,将那几只虫丢进去。

    然后去看那几只虫子的反应。

    只见那几只虫子在水里拼命挣扎,但很快,便游了出去,甩了甩身上的水,躲进了地下,并没死。

    游戏小人虽然没什么动作,但宿溪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他松了口气。

    他呼出的白气凝结成霜,然后神色疲倦地抹了把脸,转身回了柴房。

    宿溪:……

    宿溪明白了,这游戏小人是怕茶壶里的水被人下了东西,他方才脑子昏昏涨涨直接饮下了,等饮下之后才清醒过来、勃然变色,把几只小虫丢进水里,见虫子没死,他才放下心来。

    ——卧槽,要不要这么聪明啊?!

    宿溪一瞬间惊到头皮发麻,她下载游戏时还觉得这游戏粗制滥造呢,但万万没想到人物反应这么生动的,完全不像是纸片人啊!

    而只见游戏小人回到柴房之后,紧紧关上门。

    他一张脸毫无血色,全是病容,他立在窗台边,将茶壶放了回去,并端详了那茶壶片刻。

    陆唤仍然头重脚轻,脑子里沉甸甸的,仿佛在被火烧。

    他的确觉得奇怪,他不曾往茶壶里倒水,可为何茶壶里会有水——莫非是昨日的忘记倒掉了?

    大约是自己烧糊涂了。

    不过往水里下毒、下泻药捉弄自己的这种事情,那两位可没少做。

    陆唤漆黑的眼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厉,他皱了皱眉,扶着墙回到了床上。

    见他终于重新躺回了床上,宿溪终于松了口气,只要躺着,体力条就不会掉,还会回升。

    但宿溪注视着屏幕里盖着单薄被子,蜷缩成一团的少年,倒是产生了好奇,以及些微的心酸感,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怎么这样警惕?

    她本来打开这游戏只是打发时间,直接跳过了前面的开篇动画,也就是人物幼年经历。

    但现在却有些探索的欲望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宿溪趁着游戏小人睡觉的时间,忍不住回过头去调开了开篇动画。

    开篇并无这游戏小人的身世,想来他的身世应该是要在后面作为解密,但既然系统都说这游戏小人的真实身份是皇子,那他肯定就是遗落在外的皇子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变成了宁王府的庶子。

    动画镜头切换得飞快,但宿溪依然从寥寥无几的场景里看出了这单薄少年充满苦难的幼年。

    宁王府院墙宫深,主母嘴上不说什么,但常年缺衣短食,来苛待陆唤。

    半大的少年正在长身体,吃不饱睡不暖,像是在暗不见天日的阴沟里东躲西藏,只能偷偷帮底下的下人干一些苦活儿,来换取一些干粮。

    宁王府的二少爷陆文秀最为嚣张恶毒,经常指使下人捉弄轻侮陆唤,陆唤稍有不慎,得罪了这人,便会得到十几道鞭伤,以至于长年累月,他身上烙印无数。

    而宁王府的大少爷陆裕安表面正直仁义,实则虚伪假善,同宁王一样,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除此之外,宁王府还有个姨母,带着一个女儿,软弱无能,也同样被欺负,反而还需要陆唤救助一二。

    数个画面飞逝而过,宿溪的游戏小人不是浑身染血,就是死死咬牙撑住。

    宿溪看得有些难受,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可能是这游戏做得太过逼真,以至于让她觉得像是真的存在这样一个流落宁王府、备受折磨、只等待有朝一日羽翼丰满、登上呼风唤雨生杀予夺的九五至尊之位的游戏主角一样。

    不过幸好只是游戏,宿溪又朝游戏小人看了眼——柴门外寒风凛冽,幸好只是游戏,否则真的人处于这种恶劣的地方,肯定会活活冻死。

    不过,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

    宿溪瞅了瞅,加上方才的奖励,自己还有13金币。

    系统立马弹出来:“主角目前物质极度缺乏,建议你可以先从改变他的物质条件开始哦。”

    宿溪:“行吧行吧,小可怜稍微给他改善一点也没什么。”

    说完,立马弹出商城。

    摆在第一排的是各种锦衣玉袍,第一件是狐狸皮裘制成,金丝暗纹一看就非常华贵,下面价格是13000金币。

    系统道:“换算成RMB只要130块钱哦。”

    宿溪:……

    “再见,就当我刚才没说过那话,就让小可怜继续冻着吧。”

    “……”系统像是有点无语,又将页面往后划,给宿溪看。

    最后面的一件名为“没有破洞的普通暖和衣袍”价格是30金币。

    “只要30金币哦,换算成人民币也才三毛钱,这年头买杯奶茶都得十五块呢。”

    系统拼命暗示,但宿溪像是完全看不到它的暗示,无情地径直将商城往下划。

    开玩笑,她的零花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氪金在游戏里?这只是一个游戏好不好,她可不会失去理智!

    终于划到最后,宿溪挑挑拣拣,从商城里选择了——

    “用稻草修好漏风的柴门”和“将最最单薄根本无用的被子换成非常单薄但还能勉强保暖的被子”两项,前者消耗8金币,后者消耗5金币,加起来13,刚好可以将注册时系统送的金币、以及刚刚倒水得到的奖励金币花干净。

    系统似乎对宿溪的抠抠索索无话可说,等她选择后,就关上了商城。

    游戏里的小人还在睡觉,对游戏外的世界一无所知。

    宿溪百无聊赖地瞧了会儿他睡觉的样子,有些好奇小人醒过来后的反应,毕竟这游戏做得这么逼真,他的反应肯定会很有趣。

    但一时半会儿等不到小人醒过来,宿溪便无聊地关了手机,起身随着护士去做腿部复健了。

    而复健之后,宿溪的同班同学也放学了,带上作业来探望她,一看见作业,宿溪哀叹一声,和几个伙伴一起刷了会儿作业,然后几人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说说笑笑,一时之间倒是将游戏暂时抛诸脑后了。

    ……

    宿溪这边吹着空调,戴着airpods摇头晃脑和同学聊八卦,破旧的柴屋里却是从天黑到天亮,天寒地冻。

    陆唤因为伤寒,这一觉睡得有些沉,等醒过来时,背上全是冰冷黏腻的汗水。

    他闭着眼,抬手擦了擦额头,感觉到没有再发烧,终于松了口气。他身子骨一向贱,再疼痛都是睡一觉就好了。

    不过嘴里还是发干。

    他硬撑着从硬板床上坐起来。

    门外几个下人似是见到辰时陆唤还没出现,在门外不客气地大声议论:“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日上三竿了也不起。”

    另一人道:“可惜有少爷的心思却没少爷的命。”

    陆唤眼里流露出厌烦与冷漠,并未理会,他掀开被子,正欲要下床,可手指触摸到被子时,却猛然一愣,眼里划过一丝不可思议——

    这被子分明变厚了,像是有人连夜趁着他睡着了填充过一样。

    难不成是他的错觉?

    说起来昨夜的那壶茶水也是。

    陆唤同时还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今日起来似乎没那么冷了,寒风渗进来的少了很多,他下意识朝门窗看去,却见,破旧的柴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紧密的稻草包裹住,这样一来,能够让寒风钻进来的缝隙便大大减少。

    昨晚当真有人闯入自己房间?!陆唤心生警觉,登时从床上跳下地面。

    他自然不会觉得这宁王府中有谁会对自己施加善意。

    他头还有些晕,唇色也发白,但他勉力站稳,将被子从床上一把掀起,用力抖了抖。

    他神情冷厉,试图抖落出什么针之类的东西。

    但是足足抖了有片刻,却什么也没落下来,反而是明显被填充过的被子落下来几片棉絮,虽然称不上什么柔软舒适,但到底是干净的,而且,的确比先前暖和太多了。

    怎会如此?

    陆唤不由得一时之间有些怔愣。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669/801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