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

    他面色严肃,先在屋子里细细查看了一番,可只见屋子里空荡荡,无论是门口还是窗边,都没有留下一个脚印,的确没有被闯入过的痕迹。

    何况,他一向警惕,即便是发烧昏睡,也不可能完全睡死过去,叫有人进来了而无从察觉。

    柴门也是,填充的稻草结实而细密,瞧起来也再正常不过,完全没发现有什么故意恶作剧的东西。反而还真能阻挡几分寒风。

    这实在匪夷所思!

    陆唤一时之间怀疑是否自己仍在发烧,产生了幻觉,可抬起手摸了摸额头,额头却是冰凉一片。

    又或者——是他昨夜实在烧糊涂了,半梦半醒之间爬下床将门修补了?他早就打算趁早将柴门上透风的缝隙补牢,只是近日太过疲惫,所以一时耽搁了而已。

    可无论怎么想,还是说不通。

    陆唤盯了眼床褥,又盯了眼明显被修补过的门,漆黑的眸子里警惕戒备一片,不过暂时没发现更多可疑的东西,他也只能暂时作罢。

    只是走到衣橱处,从中破旧的衣服最底下翻出了一把用石头磨成的尖锐形状的匕首,暗自放在了床底下的墙壁缝隙里。

    门外再次响起两个下人的催促声。

    今日是宁王府子弟家眷去祠堂祭拜先祖之日,陆唤所居住的这破院子与下人为伍,一大清早钻入耳中的全是杀鸡宰羊的嘈杂之声。

    他虽然是庶子,但先祖祭祀却不得不去,以免又留下话柄。

    陆唤用冷水洗了把脸,令伤寒发烧的余韵从脑门褪去少许后,才转身出门。

    一路上各种下人的目光,他早已习惯,便不躲不避。

    宁王府祠堂的雪水结了冰,寒冷刺骨。

    庶子不得入总府祠堂,于是他只能在大门外跪着。他总共就为数不多的三两件衣衫,都很单薄,不止打了补丁,还因为少年拔节生长的修长骨节,而小了许多,袖口和脚踝处都露出他一截苍白的肌肤来,被地上的泥水与雪水沾湿,在寒风中被冻得发白。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两抬朱漆银顶的蓝呢帷轿才姗姗来迟,在祠堂正殿处停下来。

    两个比陆唤大上几岁的年轻人衣服华贵,踩着下人的背下来。

    稍矮的那个是陆文秀,他朝陆唤看了眼,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昨天找个由头教训了陆唤一番,以为他今天会躺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结果没想到这硬骨头倒是硬朗得很,还是爬起来了。

    他一下轿子见到陆唤那挺得笔直的脊背,便已十分不顺眼。

    而盯向陆唤,竟然见那少年虽然衣衫单薄,脸颊冻得发白,却也抬着头,一躲不躲地回视自己时,他立刻更加怒从心起,走过去就要接着昨天,继续给这个三弟一个教训。

    但还未撸起袖子走过去,被大哥陆裕安按住了肩膀。

    “文秀,这里是祠堂。”陆裕安摇了摇头,低声呵斥:“不可胡来,有什么事回去再做。”

    陆文秀摔了袖子,狠狠瞪了陆唤一眼:“昨日放他回去,真是便宜了他。”

    接着又跟来了一抬牡丹凤轿,从上下来一位贵妇人,拢紧了身上的金钗狐裘,对陆裕安兄弟二人道:“还不快进去?”

    待那兄弟二人进去之后,宁王夫人转身进入偏殿之前,睨了祠堂外的陆唤一眼。

    陆唤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抬头漠然地回视了她一眼。

    宁王夫人一向视陆唤为眼中钉,若是这眼中钉能拔掉,她早就拔掉了,可偏偏这十来岁的少年命硬得很,顽强得很,竟然还活到了现在。

    两个下人拎着食盒过来,给祠堂外的一些侍卫发放食物。

    轮到陆唤时,宁王夫人抬手制止。

    她对陆唤绵声道:“外面天寒地冻,唤儿你不吃点,我担心你饿坏了肚子,但祠堂祭拜之日,不能饮食,下人并非陆氏一族,可以不守规矩,但你与你两位兄长却得以身作则,所以还难为唤儿你且先忍一忍,回去了再吃。”

    “你们两个,把三少爷的饭菜送到他的住处。”

    那两个下人连忙点头哈腰,掉了头。

    “我会让厨房做一些你喜欢的。”宁王夫人还在外人面前维持着主母的虚假面目,但她面前的单薄少年显然没耐心与她虚与委蛇。

    陆唤虽饥肠辘辘,可脊背挺拔,冷冰冰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声也懒得应一下。

    什么喜欢的?无非糠菜馒头罢了。

    宁王夫人面色稍僵,笑了笑,被丫鬟搀扶着进了偏殿,进去之后,脸上才立刻浮现几分愠怒。

    大雪旋转飘落,转眼就将祠堂外的深深巷子掩埋,陆唤跪在朱墙绿瓦外头,身上、肩头全堆满了雪,成了小小的一座雪人。

    祠堂里时不时传来欢笑声。

    祠堂外却是深巷死寂幽冷。

    少年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垂着眸,听着耳边呼啸的凌厉寒风,感受着无穷无尽的刺骨寒冷,日复一日,十四年了,他心中爬上阴郁与恨意。

    ……

    宿溪和同学们一块儿做完作业,送走他们之后,宿爸爸宿妈妈也来了。

    一进病房,宿妈妈手里的保温桶散发出的乌鸡汤的香味就立刻四溢到整个房间。

    宿溪一下子馋得要命,惊喜地叫道:“妈,你怎么知道我想喝你炖的汤!”

    宿妈妈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把掉在垃圾桶旁边的两个零食袋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怒道:“不是让你别吃零食,吃了还怎么喝得下我炖的汤?!”

    宿溪吊着石膏腿,乐呵呵地移到床边,迫不及待地盯着保温桶:“我的胃够大,还能喝得下!”

    宿爸爸给病房打扫卫生,宿妈妈拉来一张椅子坐下,把鸡汤舀到碗里,递给宿溪。

    她还小心翼翼地拿了一张小桌子,放在床上,让宿溪把鸡汤碗搁在上面,免得烫:“那就给我全喝完。”

    喝完鸡汤,又吃了点儿饭,宿溪打了个饱嗝,胃里暖暖的。

    宿爸爸宿妈妈又陪着她唠嗑了会儿,给她收拾了下。

    看着她躺下来睡觉,给她掖好被子,夫妻二人才轻手轻脚离开病房。

    宿溪是个夜猫子,这会儿当然睡不着,突然听到手机响了一下,她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才想起来自己差点把游戏里的小人给忘了。

    她赶紧上线,一打开游戏界面,就弹出来好几条消息。

    是她几小时前兑换“修补柴门”和“单薄被子”所获得的奖励。

    “恭喜物质基础初步改善成功,获得金币奖励+8,外在环境改善点数+1!”

    外在环境改善点数?

    是先前系统所说的累积10个点数可以兑换一只锦鲤的那玩意儿?

    宿溪手忙脚乱关掉消息,正要研究一下这什么东西,就听见一阵脚步声。

    此时她尚未解锁其他界面,屏幕只能停留在游戏小人的破旧柴房里。

    而柴房里空荡荡,被褥被叠得整齐,游戏里已经过了一天,是傍晚了,不知道游戏小人又出去干什么去了。

    不对——宿溪发现柴房里好像多了一个简朴的食盒,放在衣橱上。

    她伸手戳了戳。

    这食盒并没有淌着热气,一看就冷冰冰的让人没食欲,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吃的。

    柴门外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三秒之后,门被推开。

    鬼鬼祟祟地探入脑袋的却不是宿溪的游戏小人,而是两个穿着粗布衣裳的下人,左边脑袋上顶着一个“路甲”,右边脑袋上顶着一个“路乙”。

    宿溪:……

    这游戏取名是不是有点,太随意了。

    路甲和路乙同样也是卡通纸片人,但能很明显地看出来身材不咋地,胳膊粗壮得跟莲藕似的,头大腿还短。

    这两人是来偷什么东西的?但游戏小人的屋子里都穷苦成这样了,能有什么被偷走的?

    宿溪正一头雾水时,就见路甲直接走到那食盒旁边,伸手将食盒拎了下来,对路乙贼眉鼠眼地道:“既然是拜祭时的饭菜,还是夫人专门让厨房送过来的,这小子应该吃得比咱们好吧?”

    路乙露出口水都要掉下来的饥饿样子,说着两人就把食盒打开了。

    一打开,两个纸片人就傻了眼。

    屏幕外的宿溪也傻了眼。

    只见食盒里哪里有什么好的,全都是一些剩饭剩菜,几根瘦不拉叽的青菜没了颜色,耸拉在最上头,下面都是一些干巴巴的米糠和馒头。

    宿溪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的游戏小人心生怜悯,就见路甲伸手抓了一根青菜,放在嘴巴里嚼了一嚼。

    他差点难吃到吐出来:“真他妈难吃。”

    见他这样,路乙都不想偷吃了,悻然道:“本来以为能从这小子这里捞到一点儿好吃的呢,谁知道拜祭这天他的伙食也这么惨,真比咱们还过得窝囊。”

    路甲道:“咱们拎到厨房去倒给猪吃算了,谁叫今早那小子对咱们漠然不睬的,明显是瞧不起咱当下人的,也算给他个教训。”

    路乙立刻拍手赞同:“成!”

    宿溪瞪大眼睛,简直怒不可遏,这都不好吃成这样了,还不给她的游戏小人留下?还要故意倒掉?

    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怨?!

    这俩憨批!

    她怒不可遏,本想把两人面前的柴门狠狠关上的,但动作慢了一拍,还没关上,两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屋内。

    宿溪有点儿急,想跟着转动界面追出去。

    可界面纹丝不动!

    但系统立马弹出消失:“当前仅仅只解锁了陆唤柴屋,若想解锁厨房,累积点数必须在3个点以上。”

    宿溪气得毫不犹豫:“三分钱是吧,扣扣扣!”

    系统:“……不是,点数不能用rmb兑换,必须靠做任务积攒。”

    “比如说。”系统弹出商城,给宿溪推销“修补屋顶”的商品,道:“昨天主人公修补屋顶时,还有最后一点缝隙没完成,你帮他完成,会得到外在基础环境改善带来的点数奖励。”

    “夺钱?”宿溪一看价格。

    20金币!两毛钱,四舍五入可以买块口香糖了。

    宿溪有点犹豫。

    系统:“……”见过抠的没见过这么抠的。

    可那两人在宿溪眼皮子底下,偷走了宿溪的游戏小人的饭菜,这和当着宿溪的面抢劫没什么两样,她心里怒得不得了,也顾不上自己“绝不氪金”的发誓了。

    她眼睛一闭,狠狠心:“氪氪氪!”

    系统立马喜笑颜开,从宿溪这里抠走20金币,快速修补完屋顶。

    “完成修补屋顶任务,恭喜获得金币奖励+3,外在环境改善点数+2!”

    右上角点数累积为3。

    “咔嚓”一声,厨房解锁了。

    宿溪迫不及待追去厨房。

    只见那两个做贼的下人悠哉悠哉地在厨房转来转去,此时宁王府的人可能都去举行什么大型拜祭了,厨房里没人,外面也听不到什么响动,以至于这两人肆无忌惮。

    路乙在角落里翻找有没有吃的。

    而路甲在案板上将宿溪的游戏小人的食盒盖子打开,然后转身去拿喂猪的饲料,打算掺一掺。

    他一转身,宿溪冷笑着用手指在屏幕上一划,便拎起盖子,重新盖回了食盒上。

    路甲听见响动,回身,愣了一下。

    这盖子——他刚才不是打开了吗?

    他晃了晃脑袋,觉得有些错愕,又走过去打开,然后转身去够饲料。

    可是当他从高处抱着饲料,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时,却又见到,见到,这盖子他妈的又合上了!

    “见鬼了吧?!”路甲手里饲料差点砸到脚。

    他匪夷所思地走近,伸出一只手重重将盖子掀开。

    宿溪翘着腿躺床上,和他杠上了,用一根手指头狠狠把盖子关上。

    “啪嗒!”

    路乙都被惊了一下:“怎么了怎么了?”

    路甲面色已经青白。

    他战战兢兢地再一次将盖子拨开。

    可下一秒,盖子就当着二人的面,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一圈,差点削到他们脖子,还跳了个八拍,最后啪嗒一下,纹丝密合盖到食盒上!

    两人:???

    打开,合上。

    打开,合上。

    移开,整个食盒一下子被空中无形的手拎起来,跳回原先的位置。

    两人:……………………

    饲料砸了一地,两人面如土色,脑袋碰脑袋,撞了个晕头转向。

    两人从地上一身泥地爬起来,匆匆朝厨房外跑去,边跑边鬼哭狼嚎:“妈呀!见鬼了啊!!!”

    宿溪听见两人凄厉的叫声,以及被外面的管家吼道:“发什么失心疯!”

    她心里才爽了。

    嘻嘻嘻,叫你们偷我的东西。

    系统又弹出消息:“恭喜成功对主角的人际关系进行协助与处理,恭喜获得金币奖励+3,人际关系点数+1!”

    这样也能赚取金币?

    宿溪顿时见钱眼开。

    她在地图上,见到那两人无头苍蝇似的乱跑,居然一下子跑到了游戏小人陆唤的柴屋院子里去,她顿时乐坏了,界面跟着调过去。

    那两人气喘吁吁,撑着膝盖,面比纸白。

    路甲哭丧着脸道:“刚厨房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路乙喘着粗气,胆子快飞出来了:“我,我怎么知道?”

    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宿溪曲起食指扣在拇指上,对着路甲的屁股狠狠一踹,力道太大,路甲登时飞了出去,砸在院墙上,一个人坑。

    路乙惊呆了,还未来得及思考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而宿溪踹完两人,扇完巴掌之后,响起金币落入兜中的声音。

    金币+2,+2。

    宿溪:真的有金币拿?

    她摩拳擦掌,啪啪又是两脚。

    只见屏幕上飞快弹出个不停+2+2+2+2……

    宿溪两眼被$$充满,玩得不亦乐乎,对系统道:“这个环节设计得不错,跟马里奥顶蘑菇似的,一直顶一直有钱出来。”

    系统:……

    屏幕上闪过一行,“请不要贪得无厌”,接着,就不再掉落金币了。

    宿溪看了眼右上角,见金币累积23,点数累积4,颇有些意犹未尽地撇了撇嘴角。

    而那两人奄奄一息地在地上嚎哭了会儿,不一会儿,被另外几个以为他们疯了的下人拖着带走了。

    宁王府很大很大,宁王府之外想必还有更大的京城,但现在宿溪能解锁的只有游戏小人的柴屋和厨房这两个小角落。

    这两个地方很快空下来,不再有人,她便觉得有些无聊了。

    不知道游戏小人干什么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宿溪忽然想到他的食盒还落在厨房,于是快速切画面到厨房。

    可是看到食盒中那面黄肌瘦的青菜,宿溪都有点想吐,她看了眼自己床头边香喷喷的鸡汤,深深地觉得这青菜米糠怎么能是人吃的东西呢?

    系统察觉她的心思,及时鸡贼地跳出来:“请问需要从商城里花5金币购买食物吗?”

    “不不不。”宿溪仍秉持着绝不氪金的原则,说:“我先在厨房里找找有没有吃的。”

    话音落下,她就在盖着的灶里找到了一道香喷喷热乎乎的梅菜扣肉。

    宿溪:“看,这不就省钱了?”

    系统:……

    算你狠。

    宿溪将食盒中的饭菜倒进厨房院子右边的猪圈里,然后将那香喷喷的不知道是谁藏在这里的梅菜扣肉捞起来,取而代之放进食盒里,再拿回去,放回她的游戏小人屋内的衣橱上。

    拍了拍手,她十分满意。

    游戏中的时间过得飞快,宿溪这边才一个白天时间,这游戏里好像就已经到了第三天晚上了。

    霜寒降下,月色升起,游戏小人才回来。

    宿溪第一反应是抬头去看左上角的生命条,只见生命条仍百分之三十,体力条又是濒临于无的百分之五。

    宿溪皱眉。

    他又去做什么了?怎么膝盖脏兮兮的,袍子下面全都湿透了,而且脸色也冻得苍白。

    当然,因为宿溪抠门,没有兑换游戏小人的长相的缘故,现在游戏小人在她这里还是个Q版的短胳膊短腿的纸片人形象。

    不过他外形虽Q,但走路的步子却非常稳重沉甸,神情也冰冷冷的,以至于有种令人恍惚的反差萌。

    他走进来后,似乎嗅到空气中味道不太对劲,鼻尖动了动,眉宇拧了起来,朝衣橱看去。

    宿溪观察着他,见到游戏小人面部细微的表情,心中简直有些恍惚——

    这游戏也做得太生动了吧,有几瞬简直让她没把这游戏小人当纸片人了。

    陆唤神情冷冷的,走到衣橱旁,将食盒拿了下来。

    今天的食盒似乎气味有点不对,重量也比平日里重,不过他并未在意。

    他随手掀开食盒的盖子,打算随便倒到外面的哪个草丛里时,神情却登时愕然。

    食盒里放着一道梅菜扣肉,晶莹油亮,香气扑鼻。

    下面还有洁白的米饭,光闻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陆唤瞳孔凝住。

    匪夷所思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后厨给自己一向是送糠菜馒头,今日怎会在那女人的特地授意之下,还特地送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他到底是,烧糊涂了,还是在做梦?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669/8016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