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推荐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陆唤自小到大,在宁王府的处境一直很艰难。

    若只是因为庶子的缘故,恐怕还不至于如此遭人欺凌。京城但凡是达官显赫的府邸,大多都会有几个姨娘几个庶子,但那些人至少可以吃饱穿暖,不至于如他这般遭受针对。

    五岁那年,他才从下人口中得知,宁王待他刻薄,轻易不允许他出这道府门,且纵容宁王夫人与两个嫡子对他恶劣,还有别的缘故在里头。

    听说,他的生辰八字与当今东宫那位相冲撞。

    陆唤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身世也并不清楚,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间出生的,万万没想到就因为生辰八字撞了当今陛下的忌讳,扰了宁王的官运,而在这院墙高深的宁王府中,被丢弃在阴冷潮湿的柴房度过了十四年。

    陆文秀不过是个没长脑子的蠢货,不足为惧,他真正提防的是笑里藏刀的宁王夫人。

    后厨房也全是宁王夫人的爪牙,这些年来故意对他残羹冷炙相待,逢年过节更是奚落般的减少份量,故意饿着他。

    而今日送来的饭菜却突然一变,居然变成了正常的热菜热饭!

    在陆唤眼中,自然是事出反常必有妖了。

    宿溪趴在床上,手掌托腮盯着屏幕,就等着游戏小人见到热气腾腾的美味的梅菜扣肉,兴高采烈地开始动筷子。

    可就连她都快被那道梅菜扣肉馋得流口水,游戏小人却怎么还立在原地皱眉盯着?

    而且脸色还愈来愈冰冷了?

    想啥呢,动筷子啊!

    宿溪刚要戳他一下,让他快点吃,就见游戏小人从他那简笔画衣袖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捏在两指之间,软糯Q弹的包子脸异常严肃。

    宿溪:?

    不是,你不吃饭掏出一根针干嘛?

    这游戏小人真的是很不按常理出牌。

    下一秒,就见游戏小人微微俯身,将银针探入食盒当中,刺进梅菜扣肉当中。

    然后拿起来,用清水涮洗两下,注视着银针的颜色变化。

    似乎是见银针颜色居然没有变黑,他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有些诧异。

    接着,他又将银针仔细刺入米饭当中,观察银针。

    可仍然没有变黑,他更纳闷了。

    不过游戏小人仍没有放松警惕,他反复多次往食盒中刺入银针,极其的谨慎警惕。

    宿溪张着嘴巴,都懵了。

    崽崽这是,怀疑饭菜里有毒?

    不是吧,戒备心居然这么重?这游戏未免真实得太过头了吧?!

    你说别的什么游戏,旅行青蛙什么的,给游戏小青蛙氪了好吃好喝的,它们不都兴高采烈冲过去大吃一顿吗,怎么到了这个游戏里,这么的——

    宿溪被游戏小人的反应给弄得有点风中凌乱。

    就在她以为不过是游戏编程比较严谨,等游戏小人用银针测试过没有毒之后,他就会开始吃的时候。

    却见游戏小人突然面如冰霜地拎起那食盒,朝着柴门外的马厩走去,看起来像是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倒掉。

    宿溪:???

    她如遭雷击。

    我他妈好不容易弄来,你就给我倒了?

    饭菜里竟然没有毒或者泻药,陆唤心头的确也有些诧异,但后厨陡然送来这么一道热气腾腾的饭菜,必定有异常。

    一定是那女人或是陆文秀又有别的什么心机。

    他宁愿饿着,也不会动一筷子。

    他拎着食盒走到门边,欲要拉开柴门。

    宿溪见状,赶紧用手指把屏幕上的柴门简笔画死死摁着:崽,浪费粮食可耻。

    柴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受力不均的声,门框竟然好像是莫名卡在了墙壁缝隙里,陆唤居然一下子没拉动。

    他眼中划过一丝匪夷所思。

    风把门嵌入墙内了?

    陆唤站稳,扣住门框,猛然用力,他分明伤寒还没全好,可力道竟然大得很,屏幕外的宿溪居然没能摁住!

    柴门都快被两人给一里一外掰坏了!

    宿溪迫不得已移开手指头,陆唤这才开了门,拎着食盒走了出去。

    还不忘回头莫名奇妙地看了眼这门,不过这柴门年久失修,有些异常也算不得奇怪。

    “……”

    于是,宿溪眼睁睁地看着陆唤拎着食盒,走到马厩处,用铲子挖了个坑。

    她正头疼自己的游戏小人太过警惕,这样不吃不喝自己还怎么养他嘛,就听见远远的几道凌乱凶悍的脚步声,其中夹杂着叫嚣着“给我找小偷”的声音。

    她听到了,陆唤自然也听到了。

    他神情一变,似乎陡然意识到什么,漆黑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郁,手中动作更加的快。

    但是还未来得及将食盒里的饭菜倒进去,那几个人便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了。

    在那些人冲进来之前,他只来得及匆匆将食盒盖子盖上,扔在马厩角落。冷着脸转过身,对视过去。

    陆文秀趾高气扬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路甲和路乙,后厨总管和一大堆人。

    哗啦啦的屏幕突然热闹起来,聚集了一群人。

    画面如下。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只见陆文秀这穿着红色大氅,矮得像花生米的简笔小人嚣张跋扈地走到陆唤面前。

    本来是十分盛气凌人的走姿,但因为简笔画过丑,被宿溪立在那里沉稳如水、身形颀长出众、一动不动的游戏小人一衬托,看起来就像画坏了的草稿。

    “本少爷今早吩咐厨房想吃梅菜扣肉,后厨特意做好了,却不知道是被哪个馋嘴的贼给偷了!”陆文秀斜着眼睛嚷嚷道:“至于么,是饿死鬼投胎么,连一道菜也要偷,若是被揪出了那人是谁,就等着被全宁王府耻笑吧!”

    宿溪愕然睁大眼睛。

    屁!死花生米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大!

    梅菜扣肉是你的个鬼!

    她当时分明是见厨房能吃的都被吃完了,只有梅菜扣肉没人要,以为是剩下的,才弄来给崽崽的。

    现在陆文秀带着一群人来,分明就是没事找事,借机发挥,为了报复之前的事情找由头!

    但无论如何,宿溪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只见陆文秀一群人盛气凌人,而她的游戏小人孤身一人。

    他脏兮兮的袍子上还有未干的雪水,被寒风卷起,犹如随时会被扯碎,他漆黑的眸子里隐隐有几分愤怒,身侧的拳头也不易察觉地握起,但仍按捺住没有动。

    宿溪突然就心尖被扎了一刀,竟然对一个游戏人物产生了愧疚的情绪。

    路甲捂着屁股,跟着帮腔道:“对,而且当时我二人将食盒落在后厨了,怎么现在跑到你这里来了?肯定是你自己取来的,见到二少爷的菜,犯了馋偷走了。”

    路乙也揉着青肿了的脸,牙齿漏风道:“二少爷,现在您的美味佳肴指不定已经进了他的肚子。”

    陆唤冷冷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果然如他所料,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说怎么后厨会突然送来一道热气腾腾的饭菜,原来是陆文秀要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前几日朝廷考官来查,他虽然是庶子,但也被召过去一道参加,结果胜了陆文秀与陆裕安两人,陆文秀颜面扫地,这之后便想尽办法找茬子。

    前日还没闹够,今日竟然又想出了一招栽赃嫁祸!

    宿溪见到游戏小人难看的脸色,也同时想到,刚才要不是自己挡着门不让游戏小人出来把饭菜倒掉,这会儿这道惹祸的梅菜扣肉早就被倒进隔壁马厩了,陆文秀这些憨批找不到什么证据,还怎么冤枉人?

    就因为她——

    可是,这游戏真是变化多端,谁能想得到啊?

    到底哪个辣鸡程序员编出来的?!

    宿溪有点急,手肘撑在床上有点酸疼,也不敢移开视线,上午她还说不会沉迷游戏,这会儿她完全宛如网瘾少女!

    “哼,你敢不敢打开你身后的食盒让我们二少爷看看。”后厨总管道:“若是在你这里找到了,你就得承认你是个偷东西的贼!”

    后厨总管确定无比,那道菜肯定是陆唤偷走的,因为在厨房发现梅菜扣肉不见了,而地上撒了一地的糠菜馒头,不是陆唤调换了那能是谁?

    而即便陆唤没有偷,是哪个下人偷的,梅菜扣肉不见了,也能推锅到他身上,就说是他吃了。

    反正,陆二少就只是想找个由头教训看不顺眼的眼中钉陆唤,并不在乎梅菜扣肉真的去了哪儿。

    陆文秀赞赏地看了一眼后厨总管,他给自己找了个好由头。

    而陆唤神情难看,脸色沉郁,漆黑瞳孔里浮动着几丝冷鸷。

    他已足够警惕,但却不知道怎么近来匪夷所思的事情频繁发生,今日自己到底是烧糊涂了,动作慢了一步?还是放松了警惕,竟然中了陆文秀的圈套。

    见他这副神情,陆文秀愈发觉得那道梅菜扣肉就在他身后的食盒里。

    现在自己只需要亲手过去将食盒掀开,便能叫陆唤这个不肯跪下的庶子变成小偷,折辱他的名声!

    陆文秀心情大悦,得意洋洋地勾勾手指头,让路甲将陆裕安和宁王府其他下人全都叫过来。

    这热闹嘛,当然是要越多人看着越好玩。

    ……

    没过一会儿,陆裕安还真被请来了,跟在后面的还有一大堆下人,几乎整个宁王府的下人都跑过来看热闹的。他们平时不敢正大光明看热闹,这次可是二少爷特意吩咐他们过来的。

    陆裕安比陆文秀还要年长上几岁,看起来沉稳许多,拧着眉,说着场面话:“究竟怎么回事?宁王府中偷窃一事可不是小事,文秀你可有什么真凭实据?”

    后面一群下人窃窃私语,对陆唤指指点点。

    一个下人凑过来,在陆文秀耳边对他小声道:“少爷,那道梅菜扣肉肯定在他身后的食盒里,我方闻到了味道,您只管揭穿。”

    陆文秀得意极了,对陆裕安道:“我自然有证据。”

    接着,他对身后的一众下人道:“你们可都睁大眼睛看看,到底谁是宁王府中连本少爷的一道菜都要偷的人!如此偷吃行径,连乞丐都不如!若是实在饥饿,可以求本少嘛,何必偷呢?”

    他字字恶意,瞥向陆唤。

    “给我把他身后的食盒打开!”

    寒风凛冽,陆唤漆黑眼底像是结了一层冰霜,他死死盯着陆文秀,抿着唇一声不吭。

    剑拔弩张,气氛绷得不行。

    陆文秀哼笑一声,推开后厨总管,亲自走到那食盒前,将食盒拎起当着众人的面晃了一圈,动作故意放得极慢,然后将手按在上面。

    而与此同时——

    宿溪动了一下屏幕。

    “哗——”陆文秀故弄玄虚得不行,足足吊足了陆裕安和所有下人胃口,才陡然掀开食盒盖子。

    他面露得意,恶声恶气道:“怎么,这可是当场抓获啊!”

    可,空气却一片死寂。

    食盒内,哪里来的他所说的美味佳肴,分明是——

    冷掉了的米糠馒头!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669/8016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