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推荐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老夫人身后六个丫鬟团团转,两个忙着给老夫人擦干头发,两个匆匆拿来棉被盖在老夫人身上,两个用布巾裹着热鹅卵石给老夫人按揉胳膊,这才令老夫人冻得发白发紫的脸色稍稍好转。

    她缓了口寒气,抬眼看向陆唤:“你救了我,你可有什么想要的?”

    老夫人这话一问,宁王夫人脸色便不大好。

    今日她邀请老夫人出来赏梅,本意是讨好老夫人,可谁知跟撞了鬼一样,竟然发生这种意外!文秀遭到老夫人厌恶与迁怒也就罢了,竟然还叫陆唤占了便宜,得了老夫人青睐!

    老夫人在宁王府中说一不二,就连宁王都有些畏惧他这位武将世家的母亲,若是叫陆唤得到了老夫人的赏识,那以后自己的日子还能顺心么?

    可有什么想要的——他一个庶子还能有什么想要的?自然是想要与两个嫡子平起平坐了!

    宁王夫人心中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分毫,只关切地立在老夫人身边,对陆唤柔声道:“既然老夫人想赏赐你,你便大胆地说吧。”

    而老夫人心中自然也有所考量。

    她虽然不经常出梅安苑,但看人一向很准。

    宁王府这三个孩子当中,陆裕安虽然还算成熟稳重、但实在是过于平庸,毫无亮点锐气!而陆文秀就不必说了,今日看来完全就是个废物点心!

    偌大宁王府,竟然只有这个庶子能力出众,远远胜过那两位。

    况且今日他还跳下那寒冷刺骨的冰水中救了自己,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给他以嘉奖。

    只是,老夫人心里也很清楚,嫡庶有别,陆唤提出别的钱财要求也就罢了,若是想和两个嫡兄长平起平坐,那便未免太过贪心了。

    她正这么想着,便听陆唤开了口。

    “陆唤喜静不喜闹,希望我的住处今后不可有人随意进出,望老夫人答应。”

    宁王夫人与老妇人俱是讶然——

    老夫人愕然:“就这?”

    少年的嗓音清冷,没什么情绪:“就这。”

    一旁跪在地上的陆文秀则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陆唤他什么意思,喜静不喜闹,是在暗讽前几日自己率领众人闹哄哄地去栽赃他吗?难不成他要趁机当着老夫人的面算这笔帐?!

    老夫人万万没想到陆唤的请求如此简单,就只是想要一处安静的住所吗?

    但随即想到,陆唤所居住的柴院确实与下人们的住所混杂在一起,鱼龙混杂,难免吵闹。

    即便是庶子,被如此苛待,也实在是过分了。这些事情一向由总管处理,而总管背后有谁在指使亦一目了然。

    可是先前老夫人根本无心管这些闲碎的事情,从来都和宁王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以至于此时才陡然意识到自己这庶孙在府中生存处境之艰难。

    能不艰难吗。她今日刚出梅安苑,就有所耳闻了,前几日陆文秀跑到陆唤那里去,胡乱栽赃陷害,却陷害不成,闹出了个大笑话。

    想必陆唤提出这个要求,也是因为烦透他这嫡二哥的百般找茬。

    老夫人一时之间心情略微复杂。

    自己已经给了这庶子要什么给什么的赏赐承诺,他却只提出了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当真什么也不贪图吗?

    老夫人思量片刻,便对身边的嬷嬷吩咐道:“去对总管说,我给了陆唤一片宅院的赏赐,让住在他周围的那些下人统统搬走,今后不得任何人随意靠近他的住处!若是胆敢违背,便自行去领罚!除此之外,每月给唤儿加三两银子。”

    宁王夫人和陆文秀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连四姨娘都没有一整片宅院,都是和一些丫鬟共住,现如今,倒是陆唤先有一整片宅院了。

    还有每月三两银子,虽说不多,可至少也足够他打点一些下人了,比起他先前处处受到苛待的情况,可是好了很多。

    而周遭跪在地上的下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心里也有了计较。

    先前他们纷纷轻侮陆唤,是因为整个宁王府不会有人在意陆唤死活。可现在,陆唤救了老夫人,恐怕日后不能再待他轻慢成那样了。

    这天,好像变了一些。

    “至于你。”老夫人转头看向陆文秀,脸上嫌恶毫不掩饰,“你还不滚回去给我闭门思过一个月?!还跪在这里碍眼干什么?”

    陆文秀又气又委屈,还想争辩,道:“奶奶,你怎么可以给陆唤一座宅院,就连我都——”

    话还没说完,老夫人气得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孬种,废物,不先瞧瞧他自己都干出了什么事,居然还不识趣地在自己跟前嫉妒陆唤.

    “若不是陆唤,我这把老骨头今日就被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给拖累得交代在溪水里了,你还抱怨什么,没罚你去祠堂跪下就是好的了!”

    宁王夫人生怕自己这蠢儿子再说出什么话激怒老夫人,连忙拦住,对两个丫鬟道:“还不快带二少爷回去闭门思过?!”

    陆文秀被两个下人带走之前,咬牙切齿地瞪了陆唤一眼。

    陆唤亦抬头直视着他,一双眼睛冷冷的。

    老夫人不再多说,急着回去取暖,宁王夫人和一群人簇拥着她离开,廊下人群终于散了。

    陆唤乌黑的头发上还在淌水,他转身牵着庶女,将她先送回四姨娘那里。

    而宿溪这边,系统弹出一条消息。

    “恭喜:主线任务(获得宁王府老夫人的赏识)已完成1/2,主人公得到赏地一块,奖励金币+25,点数+3。”

    见到任务初步完成,宿溪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主线任务只完成了二分之一,但想来应该是后面还有什么地方会与老夫人发生关联。

    系统道:“点数累积11,可以再解锁一个地方,你要解锁哪里?”

    宿溪毫不犹豫,当然是解锁老夫人赏赐给陆唤的那块地了。

    虽然得来的过程有点曲折和辛苦,但是崽崽终于是有一座宅院的人了,再也不是只拥有一个小柴屋的崽崽了。

    宿溪都有点儿为游戏小人激动,咱有地有宅院,离称霸紫禁城还远吗?!

    外面的护士敲了敲门,宿溪用毛巾擦干净脸,一蹦一跳地去病房门口接过护士送来的早餐,笑眯眯地说了声谢谢。

    护士小姐姐纳闷儿:“26床什么事一大早上这么高兴?”

    宿溪笑了笑,拎着早餐回到床边。

    她吃了几口早餐,调转游戏屏幕,先津津有味地打开地图,看了看老夫人赏赐的这块地的全貌。

    说是一座宅院,但自然比不过宁王夫人和陆裕安他们居住的雅梅轩、雅心安那么雍容华贵,到处都是曲折游廊、葱茏花木。

    而仅仅就是一块什么也没有的光秃秃的空地而已。

    可是——

    好大啊!

    宿溪心情雀跃,好大一块空地!

    大空地上只有几间大的柴院,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竹林,此时落满了积雪。

    但宿溪依然很高兴,这么大一块地,虽然简陋了些,但如果再没有下人和陆文秀冲进来打搅的话,她随便帮崽崽开开荒、养点鸡鸭鱼、种点白菜土豆什么的,崽崽都可以过上很好的日子了!

    最起码,不会再缺衣缩食。

    简直一切都有了新希望啊有木有!

    而很显然,屏幕里的游戏小人也是这样想的,虽然浑身湿透,但漆黑的眸子透亮,回去的步伐都轻松了许多。

    柴院周围原本住着的那些下人此刻正在被管家驱散走,走之前,小声地议论纷纷,回忆自己先前有没有得罪过这位三少爷。

    甚至有几个鸡贼的下人在商量要不要上去道歉,否则风水轮流转,到时候这个庶子真的成了老夫人眼前的红人,那他们这些故意针对过他的人岂不是没有活路?

    不过陆唤对这些一概置之不理。

    他回到柴院,便去烧水,浑身冰冷彻骨,若是不早点给身子回一回温,只怕会伤寒。

    ……

    拎起水桶的时候,他回想起方才在溪边那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当时混乱,他也没看清那下人是如何让陆文秀将老夫人带下溪水中去的。

    虽说陆文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近日陆文秀的运气未免也太差了些。

    难不成又是和上次饭菜事件一样,有人在帮助自己?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随即就令陆唤心中产生了一些细微的、飘忽不定的情绪——

    他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脸色立刻一沉。

    暗中帮助自己?自己这种像是有些渴望一样的念头未免太过可笑。

    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利益可图,又怎么会有人不求回报地相助?

    他幼时倒是还对人残存着一点信任,帮助过一个下人,可接下来那下人便立刻倒戈,害他被宁王夫人抓住把柄,毒打了一顿。那几日他奄奄一息,鲜血淋漓,身边人来人往,唯独没有人扶他一把,他身上留下的一些疤痕至今未愈。

    从出生到现在,若不是他命硬,恐怕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人命卑贱、命如蝼蚁。

    在这宁王府中,他的生存比旁的人远远要艰难一百倍一万倍。

    他深知,这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至于一直在暗处的那人——

    陆唤视线落在角落里那盆仍然未熄灭的炭火上,手指神经质地蜷了蜷。

    他竭力去忽视那点可怜的温暖,那点落在自己冻得发僵的肌肤上、悄然顺着血液蔓延上心脏的细微感觉,冷漠而嘲讽地移开了视线。

    在暗处便在暗处,总会露出马脚,被自己揪出来。

    虽然暂时不知道对方目的为何,但总会被自己知道。

    相信这世上会有人对自己好,是陆唤宁死也不会去做的事情。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669/802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