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推荐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某乎:彩票中奖几百万是什么体验?

    宿溪:谢邀,就是很晕乎,就是觉得在做梦,全家人都觉得在做梦!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中奖的运气居然是玩一款游戏玩来的,简直太玄乎了!

    宿溪作为一个高二的学生,一辈子都没见过三百万那么多钱,更不知道怎么去兑奖、怎么去纳税,于是只好抖着手打电话给了宿爸爸宿妈妈。

    而在宿爸爸宿妈妈一番呆若木鸡、震惊激动到语无论次之后,总算能稍微理智冷静一点,去处理彩票的事情。

    彩票缴税后,落到宿家的银行账户的总共是2,400,000块。

    这笔钱对于宿家而言,可以说不仅仅是一笔意外横财,更是一笔解决燃眉之急的救急钱了。

    宿爸爸宿妈妈激动之后,迅速对这笔钱进行了分配,兵分两路,由宿爸爸拿了十万块零五千去找姑姑,一鼓作气地还了姑姑的钱,并且将欠条拿了回来!

    宿溪的姑姑简直惊愕至极——前几天不还在说能不能宽限几日吗,怎么这就一下子还清了?!

    十万块可不是小数目,宿溪爸妈是从哪里凑的?而且还多还了五千块利息?

    难不成是工厂突然有了起色,赚了一笔?

    宿爸爸还钱时什么也没说,但宿溪姑姑面上却讪讪。

    毕竟,她这钱才借出去不到半个月,就一直催着宿溪家还。

    本来她是觉得宿溪家根本还不上的,也就故意催一催,见着宿爸爸宿妈妈愁眉苦脸到处筹钱的样子,她有种暗暗的爽感,快过年了也有谈资。

    但万万没想到,宿溪家却说还就还上了!

    还有二十万交给宿妈妈拿去工厂救急了,解决厂子里囤货过多,资金无法周转的问题。

    而剩下的两百一十万中,宿爸爸与宿妈妈直接存了两百万起来,打算下周就去买房。

    他们一家三口现在住的是三环边上的一处70平米的两室两厅的小户型,有些吵闹不说,离宿溪的学校还很有些远,每天早上宿溪乘坐公交都要四十多分钟。

    宿溪没法多睡一会儿,夫妻两个心里头很不好受。

    他们拼命攒钱,早就想快点换一套离宿溪学校近的大房子了——可没想到,宿溪的气运居然否极泰来,一下子中了这么大一笔奖!

    宿爸爸宿妈妈从医院里出去,互相搀扶着,激动到快要爆炸,商量着把现在这套卖了,房价两万一平,能卖到140万,再从200万存款中拿出160万,加在一起直接去买大学旁边的300万135平的三室两厅!

    那样还能给宿溪弄一个书房!

    剩下的40万便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夫妻两个宁愿多存款,也不肯多花,只拿了十万出来,作为目前的家庭可流动资金。

    而七算八算,落到宿溪手上的,作为她买到彩票的奖励,竟然只有五千块。

    宿溪:………………

    爸,妈,这是不是有点儿,太苛待我了。

    不过宿溪倒也不贪心,知道这笔钱交给爸妈再合适不过,他们比自己会理财。而她自己的小钱包突然多出来一笔五千块的横财,对高二的学生来说,已经是小富婆一个了。

    知足常乐,宿溪激动地搓着手打开游戏。

    突如其来的彩票事件让她和全家人都处于做梦似的恍惚当中,以至于整整一整天,她都没空登陆游戏。等她稍微平静下来,再登陆游戏时,游戏里已经过了三天时间。

    宿溪打开游戏时,还激动难忍,对着屏幕道:“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崽,系统爸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爸爸!”

    系统:“……不要如此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少女,三百万算什么,你在做的可是扶持一代帝王登上九五至尊之位的大事情!

    屏幕里游戏小人还没回来。

    这三天,他又做了更多的事情。柴院外面又多了几道用篱笆围起来的栅栏,里面已经多了一只昂首挺胸、英姿勃勃的大公鸡,和三只还算肥硕、羽毛丰厚的母鸡。

    鸡们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雪地里留下密密麻麻的小脚印。

    崽崽显然很聪明很会挑,这几只母鸡一看就很能生。

    而院墙外面有几个草编袋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似乎是一些种子、萝卜土豆粮食和肥料之类的。

    还多了一些生活用的工具。

    先前游戏小人在宁王府处境艰难。时常受到陆文秀和宁王夫人想尽办法的刁难、受到下人们的故意苛待也就罢了。

    更艰难的是冬日寒冷至极,所居住的柴院环境恶劣,以及缺衣少食,衣裳单薄打满了补丁,厨房送来的粮食不是米糠就是干巴巴的馒头。

    而现在,短短三日内,他显然让他这环境焕然一新——

    小厨房已经清扫干净,堆满了他拾来的柴火,还放了一些蔬菜原材料,吃的今后完全不愁了;

    衣橱里挂了两件动物毛皮,似乎是打算留着缝制衣服,虽然看起来有些粗糙简陋、像是用尽可能少的几文钱换来的,但是好歹要比单薄衣衫能抵御风寒多了;

    除此之外,柴屋也再次修葺过,牢固结实了很多;

    竹林里挖出来了一个池塘,似乎是等着积雪消融后养鱼。

    宿溪在界面上划来划去,都有些不大认识了。

    这是先前的那一片荒芜的空地吗?

    她简直叹为观止,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在短短三天之间内完成这么多事情!

    而且三两银子怎么可以做到这么多——?

    不过显而易见,崽崽花得很省、很精打细算,几乎每一文钱都花在了刀刃上,没有浪费哪怕一个铜板。

    但是宿溪将界面转到水井和厨房那边去,见到一些下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比崽崽好——至少没有打补丁。

    更别说管家级别以上的下人了,都能穿上非常暖和的夹袍外氅了。

    她心中便不那么是滋味。

    三两银子,能买个什么鬼,老夫人未免也太小气了些。

    虽说上次送木炭盆和桌椅,有些吓到了崽崽,但宿溪现在有钱了,就十分控制不住自己剁手的心。

    别人都有,她的锦鲤王亲亲小崽不能没有。

    系统迅速给她打开商城:“请。”

    宿溪犹如打开了淘宝,看到什么都想买。

    首先,养成一只可爱的崽崽就是要给他买衣服——货架上的锦衣玉裘简直太多了,有用狐、虎、豹、熊、羊、鹿、貂制成的,各种款式,无论是大氅还是披风,长袍还是猎装,全都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大红色的成年男子婚服。

    宿溪看得直流口水,悄悄将几款婚服收藏起来,心想着等崽崽长大成人,到时候给他选秀成婚时穿。

    而现在——她先挑了三件一看就非常暖和的狐裘,月白色的。

    崽崽穿雪白色最好看了,一定非常英姿飒爽,买买买!

    买了这三件也才花了三十几块rmb!

    好便宜!

    宿溪腰杆子笔直,和先前的抠门样判若两人!

    衣服买完,宿溪自然而然地将屏幕划到男子头饰上,有玉冠、玉钗等物,但是考虑到崽崽根本不会佩戴,她也就理智地没有剁手。

    总之,现在有钱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于是宿溪打量了柴院一圈,见到什么不足,就给游戏小人补充了什么进去。

    三只母鸡怎么够?即便一只隔一天生一个鸡蛋,也太少了,于是宿溪疯狂下单,往鸡圈里又扔了二十几只母鸡进去。

    除此之外,她还买了更多的粮食种子,一袋一袋整整齐齐排列在崽崽屋外。

    似乎还少点什么——

    宿溪左思右想,在院子里放置了一座假山、一个葡萄藤架、一方石凳石桌,这样一来,总算是有点生活气息,不比陆文秀他们的雕梁画栋差多少了。

    宿溪做完这一切,心中美滋滋。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见游戏小人还没回来,她便先下线去吃晚饭了。

    ……

    而这三天对于陆唤而言,是较为罕见的三天清静时光。

    下人们搬走之后,他一个人占据这片地方,马不停蹄地对这片地方进行修整,想着至少能温饱,在宁王府中站住脚跟。

    他有计划地将一文钱掰成三文钱花,因为看到了希望,所以并不觉得辛苦。

    除此之外,柴院外他布置下的一些痕迹和陷阱这三天仍然没有被动过,而屋子里也没再莫名奇妙地多出什么东西,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最好是不要有人突兀地来接近他。

    不过,大约是三日前从冰冷的溪水中上来后,没有及时取暖,浑身在冬日寒冷的空气中冻得僵硬,一路从溪边走回到住处,导致吹了冷风,这三日他一直觉得身子有些沉重。

    本来就算受了风寒,捂着被子睡一觉应当全好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这三日他披星戴月、辛苦劳作,积累成病的原因,这会儿他扛着一捆柴火回来,竟然觉得脚步发软,浑身有些寒颤。

    陆唤咬了咬牙,竭力撑住,推开了柴门。

    他刚要将背上的柴火放下,视线就陡然凝住——

    只见院子里的四只鸡凭空变成了二十六只!吵哄哄一片,快要挤出本就不大的篱笆围栏去!

    除此之外,整个院子变得不像是他的院子了,不知道被谁送来了粮食,还送来了葡萄藤架和假山!

    又来?又有人偷偷溜进来了?

    陆唤心头重重一跳,脸色陡然变得难看,扔下柴垛,快步走到屋子里头,巡视一圈,走过去打开衣橱,只见,衣橱里齐刷刷一片多出来的新的衣袍,一看就华贵至极。

    若是前几日他还能不动声色,等着暗处那人自己露出马脚,被自己揪出到底有何目的的话,那么今日整个院子面目全非,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分明他只是宁王府的一个庶子,毫无利用价值,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送这些东西来——难道不知道若是被宁王府的别人发现,在帮助他,也会一道被宁王夫人毒害吗?难道不怕吗?

    到底为什么?到底图什么?

    更何况,每回都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悄悄潜入,还不知道是用何种办法潜进来的,难不成是什么高手不成?难不成并非宁王府的人?可是宁王府外,又有谁会知道宁王府中有自己这么一个卑贱的庶子呢?

    这种被侵入巢穴的感觉,让陆唤心头愤怒而紧绷,也就让他忽视了心底掀起的那一丝,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到的异样涟漪。

    他铁青着脸,漆黑的眸子里满是不信任与防御。

    他踏出屋外,攥紧拳头,对着空荡荡的柴院喊道:“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三番两次送东西与我?”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若不是为了害我,若真是想帮我,又为何一直不现身,只在背后偷偷做事?

    ——可难不成,当真没有恶意吗?

    可是在陆唤声音落下后,整个柴院仍是寂静无比,甚至能够听得见雪花落下的声音。

    他在原地站了半晌,吸了口气,或许是血液上涌,叫他连日以来的伤寒快要撑不住,一阵头重脚轻,面色隐隐发白。

    他退回屋内,重重将门关上。

    ……

    宿溪手机没电了,并不知道在自己吃饭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她在医院食堂飞快地吃完饭,才在护士的帮助下,快速回到病房里。

    一回到病房,就赶紧掏出手机充电。

    护士小姐姐见状,摇了摇头,又是一个网瘾少女。

    而宿溪只顾着开机登陆游戏,她想要见到游戏小人的心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比先前更加迫切。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有钱了,她可以氪金看看她家崽崽不是简笔画的时候,到底长什么样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一上线,就见到柴院外寂静一片。

    界面切入屋内,只见床上的崽崽缩在墙角,小小一团。

    他简笔画的手盖在额头上,细细密密一层冷汗。

    露出来的脸蛋苍白无比,毫无血色,嘴唇干燥起皮,分明是一副病容。

    怎么回事?!

    这可比第一次见面还烧得厉害,像是失去了意识,已经晕了过去。

    连被子都掉落在了地上!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669/8024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